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微揭秘】 八宝山火化:周恩来和邓小平独有的特权

若干年前一位长辈在八宝山火化,有亲戚问工作人员能不能把炉膛清理干净再火化,对方说“我们八宝山的炉子只清过两次,一次火化周恩来,一次火化邓小平”。

@演员孙海英: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战争史研究WHS:若干年前一位长辈在八宝山火化,有亲戚问工作人员能不能把炉膛清理干净再火化,对方说“我们八宝山的炉子只清过两次,一次火化周恩来,一次火化邓小平”。

绍兴师爷在北京:宋庆龄晚年十分谨慎,写给朋友的信末尾都会注明看后销毁。《宋庆龄的后半生》里记述:“秘书张钰就在她的对门,两人的房间只隔着楼道,但是她要张钰做什么,都是用英文写字条说明,张钰也用字条回复,两人的字条相互插到对方的门缝里。张钰说,夫人写给她的字条都要交回去,再由夫人亲手烧掉。”

@王大国中庸:我是党的一泡尿,随时随地听党召。党让滋谁就滋谁,不怕淹了龙王庙!——1979年群众赛诗大会极品钻石奖作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