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天津金融系统崩塌“前兆” 神秘海航系身影隐现

5月份的中国政坛,似乎再度掀起一股官员“自杀潮”。北京时间月26日14时许,天津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殷金宝在办公室割腕身亡。

有分析人士表示,殷金宝自杀背后,或许是天津金融系统可能存在塌陷的“前兆”。

漩涡中的滨海银行

资料显示,殷金宝出生于1964年2月生,河北衡水人,199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全日制大学学历,高级经济师。殷金宝先后履职于中国农业银行天津市分行、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和天津农商银行三家机构。

现年54岁的殷金宝仕途一路顺畅,于2017年11月起担任天津农商银行董事长,此前先后任职中国农业银行天津市分行及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曾任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行长。从银行年报来看,2017年天津滨海农商行业绩大幅下滑,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超过41%;近两年天津农商银行业绩同样表现不佳。两家银行的不良率均在2%以上。天津滨海农商行还曾因“侨兴债”一案被罚1.6亿元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6美元,下同),该案爆发时殷金宝仍在天津滨海农商行的任期内。

殷金宝于2014年3月至2017年任职天津滨海农商行,曾担任天津滨海农商行行长、党委副书记等职。天津滨海农商行年报显示,2017年该行业绩大幅下滑。2017年该行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分别为21.22亿元、6.15亿元、5.04亿元,同比下降46.34%、45.59%、41.73%。其中,利息净收入的下降导致营收大幅下滑,2017年该行利息净收入20.3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45.28%。此外,天津滨海农商行不良率在2%以上,2016、2017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35%、2.29%,高于银监会公布的1.74%的行业水平。

公开信息显示,殷金宝在滨海银行任职期间,该行曾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2016年初,曾名列世界五百强、天津本地第二大企业渤海钢铁集团债务炸雷,曝出近2000亿金融债务,据大陆媒体财新报道,滨海银行是渤海钢铁最大的债权行之一,敞口高达百亿。大摩财经查阅滨海银行2016年财报发现,原渤海钢铁集团旗下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冶金轧一钢铁集团、天津冶金集团轧一制钢公司在前十大贷款户中名列前茅,该年末表内贷款余额合计达32.14亿。2017年财报显示,上述公司的贷款余额基本保持不变。

二是2016年底闹的沸沸扬扬的侨兴集团120亿违约事件,滨海银行牵涉其中。2015年11月,滨海银行通过投资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设立的资管计划,向侨兴集团、侨兴电信提供10亿融资,由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兜底担保。2016年11月投资到期后侨兴却违约未能偿还。侨兴集团总共涉120亿违约,由此更是揭出了广发银行惠州分行的“萝卜章”事件。银监会于2017年底对涉案的13家金融机构作出处罚,滨海银行因“同业业务违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被罚1.6亿,这也让滨海银行去年的业绩雪上加霜。

海航系的身影

此外,据“大摩财经”报道,海航系在滨海银行的地位仅次于国资。公开信息显示,海航系渗透滨海银行是殷金宝上任行长后开始的。

海航系的架构复杂隐秘,除明面上的海航系公司外,有大量自然人持股的公司被视为海航系的影子公司、关联公司,这些自然人有的是海航核心管理层,有的是海航核心管理层的亲朋,有的则是海航系员工。

天津为海航集团北方总部所在地,海航在此布局甚广,海航系控制的渤海人寿总部即在天津。2017年10月,保监会曾对渤海人寿发出监管函,认为渤海人寿存在多重治理问题,要求监管函下发6个月内,禁止渤海人寿直接或间接与海航集团及关联方开展借款等资金交易,6个月期满后的3个月为观察期。也就说目前渤海人寿仍在监管观察期内。

海航系隐控的另一家主要保险公司华安保险也不安宁。今年4月底,华安保险董事长李光荣因涉嫌行贿罪被批捕,李光荣还曾在2014年至2017年长期担任海航系控制的渤海信托的董事长。再加上这次滨海银行前行长殷金宝自杀,海航系渗透的金融机构已是接连出状况。

成立于1993年的海南航空公司,已经扩张成中国最大的独立航空公司。除了涉及航空,集团业务还包括物流、旅游、酒店和金融服务等。据陆媒《21世纪经济报道》称,海航集团自成立至今的24年历史中创造了奇迹般增长,该公司1993年的创业资产1,000万元(1美元约合0.145元人民币)发展到2016年增值了1万倍,海航收入超过了6,000亿元人民币。在2018年初,海航集团一度陷入陷入资金链断裂的传闻。

天津“危机”

2015年之后,中国政府掀起了大规模对于金融系统的监管。分析认为,在中国监管层严重,包括财政、税收、股市在内的整个金融系统是中国政府的“钱袋子”,能否阻止“硕鼠”横行,保证“钱袋子”的安稳,将直接决定本届政府能否顺利开启新一轮改革和推动其他新政措施。而目前,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断发展,内幕交易、虚假陈述、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其类型也是越来越复杂多样。中国的股票、债券和期货市场长期充斥滥权行为,一直是中国经济崛起版图中一个较为薄弱的环节。会计欺诈行为、公司治理不力以及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长期存在,在这其中藏匿着的腐败更是很难发现。国际投行与评级机构,不断发布中国金融风险警报,也加速了中国监管层的动作。

在天津金融领域,问题似乎更加严重。银行、保险、上市企业、债券等一系列金融领域的高风险问题十分复杂。但是一方面如前文所说,中央政府对于地方政府金融监管的加强;另一方面天津经济的下滑,似乎让金融风险的“盖子”很难再盖住了。

自1999年起,天津经济增速一直领先,增幅长期保持两位数增长,2016年还是9%,2017年一下子就掉下来了。2018年1月3日召开的天津市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李鸿忠忧心忡忡地说,“对天津来说,2018年是抢抓历史性窗口期,闯关口、度关山,实现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生死攸关的一年。”但是2018年的数据,天津经济仍然未见起色,排名倒数第一。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也不无担忧的问“直面历史低点,天津怎么了?站在经济拐点,天津怎么看?闯过发展关口,天津怎么干?”

可以说,今天的天津市和天津滨海新区正处在地方债务高企、GDP去水分、经济增长放缓的麻烦中,前不久,滨海银行的股东之一、地方大型国企天津房地产集团也因债务问题受到外界关注。而这次自杀的殷金宝所主管的滨海银行,也只是天津“危机”的缩影。背后会否有更大的“盖子”揭开,值得后续关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多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