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心灵之灯 > 正文

重口味 正在毁掉你

拾遗物语

整个中国,都在重口味——梁文道

1

前几日看到了梁文道的这句话:

近三十年来,中国最大的变化之一,

是越来越重口味。

几乎是条件反射,

我想到了过年的一件囧事。

回安徽老家过年,同学请吃饭:

走,预定好咱县城最火爆的火锅店了。

我苦笑:我可是从重庆回来的啊。

更尴尬的是,同学带我去寻觅家乡味,

尽目望去,

满大街的却都是些川菜、湘菜馆子。

红红火火,也让我恍恍惚惚:

我,是回家了么?

贾樟柯曾这样说:

当你离开故乡,你才能真正拥有故乡。

可当我回来后,反倒失去了她?

所以,同事们最近有点烦我了——

因为我老是在工作餐的时候,

碎碎念家乡的美食:

薄如蝉翼的鸡汤面叶,

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小馄饨,

白玉凝脂的凉粉凉皮…………

原来果真是相见不如怀念,

就好像昨天我们还在感叹,

时代给予了我们更多的选择,

也在今天哀叹:世界越来越丰富,

却也是越来越单调贫瘠的味道。

2

口味的变化不止是在味觉上,

还反映在人们的语言上。

年初的冬奥会上,

男单自由滑比赛中,

日本的羽生结弦以317.85的总分蝉联冬奥会男单金牌,日本举国欢腾。

夺冠的是日本人,

抢戏的却是中国人——央视解说陈滢。

因为她的解说,让日本人惊叹中文之美:

容颜如玉,身姿如松,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索契冬奥会冠军在平昌周期面对四周小将们的挑战,

让我想起了一句话——

命运,对勇士低语:你无法抵御风暴。

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

并不难想像我们会怎么夸:

太厉害了!厉害得不要不要的!

简直是使出了洪荒之力!

wuli小鲜肉有颜有实力!

我们不正是越来越满足于这种粗糙的重口味表达么?

男的从帅哥升级到男神,

女的从美女升级到女神,

好友相聚,则是各种限制级重口味话题,

似乎不如此,便不能愉快聊天。

重口味降低了交流的门槛,

但增加了理解对话的难度。

同时也掩盖不住现代人语言上的饥荒。

3

在味觉上追求更大的刺激,

限制了我们对美食的想像力——

食物上的重口味带来人舌头能够感觉到的东西少了,其实是我们所有人的感官的封闭跟敏感度在下降;

在语言上追求简单粗暴的刺激,

则限制了我们对生活的想像力。

语言上的重口味带来的是言语的饥荒,

随之而来的是思想的贫瘠。

来看一个故事:

作家韩少功去海南的时候碰到过一件事,

他去菜市场逛,看到一种鱼很特别,

他就问老板:这叫什么鱼。

老板回答:这叫大鱼。

在他的追问下,

老板迫于无奈,告诉他,

是有名字,但不知道怎么说,

只能给你说这叫大鱼了。

想一想挺可怕,

如果是我们的孩子在问我们,

我们只能用如此贫瘠的语言描绘这个世界么?

这也是我们的无奈:

可感知的世界远比可知的世界要大,

重口味却把我们牢牢降维在可知的世界。

重口味,给予人们“低成本、高回报”的刺激,而一旦你习惯了,

也就很难有动力去想像更好的生活了。

4

来看一个佛洛伊德式笑话:

有一个病人去看心理分析师。

医生拿了一叠上面印有墨迹的卡片。

并一张一张拿给他看。

每看完一张,

分析师就会问他想到了什么。

那人看了第一张以后,

分析师问他看到了什么。

他说:性。

看第二张:问他想到什么。

他说:性。

然后他看剩下的每张图片,

回答的都是:性。

看完以后,心理分析师说:

我不是想让你担心,

但是不得不说,你脑子里全是性。

那人听后当时就震惊了:

我真不敢相信你刚才说的话,

拿着一叠色情卡片的人可是你!

讲这个笑话,不是为了讽刺那个医生,

其实是为了讽刺我们自己,

因为我们是那个病人,也是那个医生——

我们在抱怨生活越来越无趣的同时,

也在纵容重口味简化我们的口味选择。

重口味,

毁掉的不只是关于生活的想像力,

也在毁掉我们的审美力,

让我们再也欣赏不了复杂的东西。

有一个词叫做tyranny of over-simplification(过分简化的暴政),

大意就是过度简化,

会让我们看到的事情比实际的简单。

5

重口味,

自然不仅限于显而易见的味觉和语言。

简书作者君何忆写过一篇《你是隐性重口味么》,大家不妨来自我对照下。

“欧洲10国7日游”,是不是似曾相识?

估计如果有“地球1日游”,会更供不应求。

追求的就是旅程上的超密度。

还有,人们已经把购物当成一种休闲活动,购物车里塞得满满的,

不是在购物,就是在购物的路上,

而不管是否需要。

从某种程度上,就是欲望上的超密度。

…………

在知识获取上亦是如此,

君不见,最受欢迎的帖子就必须是以“干货”打头吗?

干货主义,不就是追求超密度的知识吗?

这就是我们更应警惕的隐性重口味:

凡事追求太满,太快,在有限的空间,

有限的时间,追求最大的刺激——

听歌只听高潮,最恨电影院没有快进键……

所以,周国平这样说:

我们看见利益,却看不见真理;

看见万物,却看不见美;

看见世界,却看不见上帝。

我们的日子是满的,生命却是空的;

头脑是满的,心却是空的。

6

知名广播节目《冬吴相对论》嘉宾吴伯凡,曾遭遇过一件囧事。

一日,有朋友到他家,

看到他书桌上一本书,非常诧异:

我以为你只会读技术史、商业史、管理经典之类的书,

你怎么还会读这样的书?

什么书呢?一本古代诗文集《悦心集》。

确实,作为知名杂志《21世纪商业评论》主编,每天应该紧跟新鲜热辣的专业资讯,《悦心集》于他,无疑是一本寡淡之书。

那么为什么?吴伯凡给出了答案:

那些优秀的文学作品,

实际上是在拯救我们的感觉,

拯救我们被日常琐碎的事物磨损的那些非常迟钝非常简陋的感觉。

经过文学不断地滋养和打磨,

我们会变得十分敏锐,

能够从哪怕十分简单的事情上找到一种深刻的乐趣。

就好像,我们只能把大红大绿穿成恶俗,

而优秀的设计师能用第七种红和第十一种绿色,巧妙搭配成大雅。

如何恢复你的想像力?这就是答案:

别让你的生活太满,

被重口味环绕的我们,需要给自己适当留白,回到“寡淡”的经典当中。

7

芷语是一名旅居温哥华的华人,

写过一篇中国人不敢慢下来的文章,

很喜欢里面一个煎饼摊主的感慨:

有一天去煎饼摊买饼,

我们想吃没有涂酱的原味饼,

老板说:“那可要等等,还要一会儿。”

我们很虔诚地站在小摊前,

盯着煎锅的眼睛里闪着吃货的光芒,答:

“没事,我们不赶时间。”

老板居然感慨:

“我见过很多人,他们都不赶时间,但很少人愿意等,一分钟都不能等,不然他们就买别的东西吃去了。”

“礼失而求诸野”,

这位老板一语道破当代人审美力匮乏的关键——不能等,不敢慢。

相反,重建你的审美力也很简单——

点开一首歌,慢慢等高潮的回环往复;

坐进电影院,慢慢等情节的递进铺陈;

…………

要知道,审美,从来都是忘时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雪花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心灵之灯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