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金庸6次返乡拒踏家门 同父异母弟故居守灵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本名查良镛)今年10月30日逝世,享寿94岁,今(12日)将假香港殡仪馆设灵堂,13日举殡。香港“苹果”记者特别远赴浙江海宁,探访金庸的故乡。古时,从杭州到海宁,应搭船从钱塘江顺流而下,半日可抵。如今则是从杭州萧山机场出发,经由陆路全程高速公路,不消一个小时即可到达,那里是金庸的故乡但金庸离乡之后六次回乡,却没有到访他出生的旧居;与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查良楠,则在旧居「赫山房」为亡兄守灵。

宽阔的海宁大道往来六条线行车,沿路不少正在兴建的高楼都隐隐暗示着这个城市的富庶。沿路整齐的树木将我们一行引向袁花镇的金庸旧居,金庸六次回到故乡却一次都没有踏入旧居,与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查良楠,一直居住在这里。金庸去世一星期,查良楠没有收到任何来自香港的消息,1

031日晚,他在金庸旧居赫山房的灵堂上,静静地守了一整夜的灵

查良楠是农民,与查良镛白净而丰腴的钟形面庞毫不相像,他皮肤黝黑,身形有些佝偻,双手布满了老茧。1946年金庸回到袁花镇,向家人告别后便转赴香港,当年只有4岁的查良楠目送二哥的离开。1951年,查父被中共处决,金庸提及听闻父亲被共产党杀害,在香港哭了3天3夜;而对于远在家乡海宁的查家却几乎是灭顶之灾,查良楠的母亲顾秀英要独立抚养六名儿女。「家里成份不好,哪怕是查氏同宗也不敢帮忙……平时干活都要被分配重活,别人割稻子,让我们去田里挖泥。」回忆令查良楠悲从中来,眼泪夺眶而出,他便一边哭一边微笑,想要把泪止住,那样貌是扭曲的。「他们(政府)原来也不让我说,现在我自己也不愿说了…85年以后就都好了。」

查良楠等待兄长的归来并非什么动人的亲情守望故事,取而代之的是数十年空空的盼望。1981年7月,金庸偕妻儿首次返乡,却并未造访查良楠家。1997年年查良楠家修房的时候,金庸曾经寄给他数万元人民币作为资助。其后查良楠的大女儿罹患脑瘤,需要做手术开刀施救,查良楠曾经多次通过姐姐查良琇(金庸亲姐姐)向金庸求助,然而却没有任何回音,查良楠的女儿最终还是回天乏术镇上的人对此都颇有微词:「良楠的日子过得这么辛酸,回乡六次,捐了那么多款–。对自己家人,哪怕和良楠吃个饭见个面总是应该的吧」

查良楠也不知到为什么直到哥哥去世,两兄弟也不得见面他总会一直自责于在饥荒年代,没有把父亲的坟保护好。「那些年生存都成问题,谁还管得了祖坟啊!」他喃喃道,似乎是在默默对金庸告解。2002年,查良楠把祖父查文清墓迁到了自己家的菜园。

查家命运的转折出现在了查良镛离开故乡后,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从书香世家一落千丈成为农民,生活的艰辛外人难以想像。查良镛人如其名成为了一座文学的洪钟,查良楠则如一棵大树,在祖辈的土地上顽强落地生根,两厢对比着实令人感到唏嘘。

当被问及要不要去香港见哥哥最后一面,淳朴的查良楠只是说,「要等香港那边发来讣告,(他们)要我去我再去,不要打扰他家的计划。」

在金庸去世后的第二天晚上,自发前来旧居赫山房悼念的人们在广场上围成一个大圆圈,中间用蜡烛点起了一个巨大的「侠」字。穿过挂起黑纱的旧居大门,正面由康熙皇帝御笔亲题的「澹远堂」已经被布置成了灵堂供人凭吊。短短几日,已经有上千金庸迷从​​全国各地赶来祭奠,对着金庸的音容笑貌三鞠躬,默默将一束菊花放在供桌之上。而更有悼念者脚步踉跄地跨过门槛,便双膝跪地痛哭失声。

1924年金庸在赫山房里出生。海宁查氏,家世显赫,文人辈出,算得上书香门第。查氏祖先为避战火在元朝末年自徽州婺源县迁往浙江海宁,其后海宁查氏在清代造就了「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的成就,更有康熙帝亲自赠言「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这个名门望族却在清朝至今的近四百年间,不断被动荡的时局所洗礼,从祖辈两遭文字狱冲击,金庸出生时查家虽然已经不复当年繁盛,但仍有3600多亩土地,100多户佃农,仍是富甲一方。而对年少的金庸来说,这个大宅便是他追逐嬉戏,也是对诗书文字耳濡目染的地方。1937年海宁沦陷于日本侵略,金庸全家离开赫山房逃难,金庸时年13岁转赴省立嘉兴中学就读。查氏祠堂和藏书楼则在战火之中付之一炬。金庸直到1946年才回到家乡,在赫山房住了20多天,然后与父亲,继母和弟妹们告别,与新婚妻子到了香港。

随着金庸在中国大陆知名度不断提升,不断有金庸迷来到海宁想要找寻金庸儿时的足迹,当地政府便萌生为金庸复建赫山房的计划。查氏族人,海宁市前人大主任查建国指出1997年年当金庸第二次回到海宁时,他和市委副书记等领导一起拜会了金庸,并向他提出复建旧居的计划「当时金庸先生楞了一下,但是当即提出三点建议。」金庸当时称:第一,恢复旧居可以,建出来给人看看也好;第二,复建不是金庸本人提出的意愿,是政府方面所提出的,但是重建要做的干净一点;第三,请向负责的书记领导转达,请示查建国清清楚楚的向记者复述了这三点要求,他说金庸面对乡人这突如其来的要求,他的回答既和气,又有。智慧还通情理。

获得了金庸的首肯,当地市政府凭借查良楠的记忆,在1998年对金赫山房进行了全面复建,官方绘制赫山房五进大宅院的复建图,白色的外墙则「被设计」成铺满琉璃瓦。当图则到了金庸手上,他对着琉璃瓦的设计说「我家原来不是这样子」,最终五进院落的规模在金庸的要求下亦被缩减成为两进。

旧居中保留着金庸出生的房间。

在金庸的旧居,家属特别设置灵堂,让前来的金庸迷吊唁。

旧居中设有展览,展示金庸的事迹。

海宁的查氏宗亲,早前已为金庸举行追思会。

金庸父亲的坟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