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任正非 吴敬琏为何不在中共“表彰名单”上

原本被认为肯定入榜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蹊跷落选,有分析认为,这与中美贸易战有关。

近日,中共官方公布了拟对100名所谓“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者”进行所谓“表彰”的名单。但这份名单有特别之处,如任正非、李嘉诚等人竟然落榜,引起诸多议论和分析。

“改革开放表彰名单”多名知名人士落榜

今年是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40周年,官媒《人民日报》11月26日公布了“100名改革开放杰出贡献拟表彰对象”的名单,并附他们的简介和评价。这份名单中80%的人物为中共党员。

大陆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马云、腾讯的马化腾、百度李彦宏在名单之内。同时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中共党员身份遭意外曝光。

这份名单上,港商红人霍英东、曾宪梓入选,李嘉诚没有;在经济界代表人物中,北大教授厉以宁上榜,吴敬琏却落榜;而知名民营企业家任正非、宗庆后也不在名单内。

对此,外界议论纷纷。

任正非不上榜分析:此地无银三百两

原本被认为肯定入榜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蹊跷落选,有分析认为,这与中美贸易战有关。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中共担忧任正非入选,美国会顺理成章认定华为与中共之间的关系,使得华为步中兴后尘,遭到美国的制裁,因而故意将任从名单上剔除。

李林一分析认为,这其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正好体现了中共的忧虑。

这之前的10月24日,中共统战部与全国工商联公布了“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任正非名列其中。

今年中美贸易战以来,川普政府持续扩大对中共科技产品的围堵。具有中共军方背景的华为,已让包括美国在内等西方国家警惕国家安全问题。

美国国会2012年发表一份报告,指中共有可能通过华为及中兴通讯的产品监视美国人。

上周《华尔街日报》报导,美国正发动盟友国家,在全球范围封杀华为。美国政府正努力劝说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等盟友,禁止使用华为的电讯设备,以免增加间谍活动的风险。

新西兰电讯公司Spark New Zealand在11月28日表示,新西兰政府通讯安全局已否决该公司拟使用华为5G设备的提议,理由是对国家安全构成重大风险。

10月,英国政府表示,正在评估该国电信设备市场的供应商。

8月底,澳洲已禁止其5G手机网中使用华为设备。

日媒《产经新闻》8月26日报导,日本政府打算跟上美国、澳大利亚的步伐,在建设信息系统的招标活动中将华为与中兴通讯排除在外。

8月,美国总统川普签署的国防授权法案中,禁止美国政府人员使用华为产品。5月,美国五角大楼表示,基于安全考虑,已要求全球美军基地贩卖部停止销售华为及中兴通讯的手机。

4月,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报告指,中共可能支持某些企业进行间谍活动,以提高中企竞争力并促进政府利益;报告点名华为、中兴通讯、联想三家大陆企业,具有这样的特点。

任正非背景特殊

今年8月,市场研究机构IDC、Counterpoint Research、IHS Markit和Canalys分析得出结论:中共华为已经取代苹果(apple),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商。

据推算,华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约为15.8%,而苹果为12.1%。

华为公司的两名实权人物--任正非、前董事长孙亚芳的出身背景十分特殊。

任正非曾任中共军方的团职干部,在1987年43岁时就创办华为,其凭借岳父四川副省长孟东波的势力,在中共西南军区取得程控交换机庞大市场,奠定华为公司成为大陆“电信帝国”的基础。

孙亚芳在1992年加入华为前,曾长期在国家安全部任职,有传其身份是国安部代表。她加入华为后,实际负责与各国政府和军方之间的业务。

今年8月16日,中国经济界名人曹山石在其推特上披露了当日任正非发的一份内部文件。文件称:“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和美国的关系可能会出现比较紧张的一个阶段,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投降没有出路,从来亡国奴就是任人蹂躏,我们不会愿意甘做亡国奴。因此,每条战线要收缩一些边缘性投资,同时在关键领域加大投资,避免生命线被卡住。……”

李林一表示,考虑到华为和任正非所具有的中共官方的背景,文件中所透露的信息极有可能是目前中共内部暂时达成的共识。“春江水暖鸭先知”,否则任正非何以能预知中共反应?

吴敬琏落榜分析:其言论触及中共痛处

名单的另一个看点是,经济学者中,厉以宁入选,吴敬琏落选。

吴敬琏与厉以宁,两人同龄,同乡、同学、同事。在国企改革中,前者推行市场化,认为应优先考虑价格改革,后者推行私有化,认为企业改制势在必行,所以一个外号叫“吴市场”,一个叫“厉股份”。

有网络分析认为,吴敬琏落选,或是他过去的言论太过犀利,让中共不满。反观厉以宁,并无太多出格言论,而且他是李克强的博士生导师。

吴敬琏在2008年曾批,中国大陆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做庄、炒作、操纵股价可说是登峰造极。

而吴敬琏最知名的话是,市场波动,经济过热过凉几乎都是市场受到政府行政干预的结果,中国大陆出现权贵资本主义式的腐败,几乎全部是官员进行权力寻租的结果。

今年4月22日,吴敬琏在清华大学CIDEG主办的2018学术年会上谈中兴事件,他认为,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危险的,应该跳出政府拚命砸钱就能搞好产业的思维怪圈。

9月,吴敬琏在经济50人论坛上批评中共的经济改革没有到位。他认为一定要坚持市场化、法制化的改革方向,但现在“今年年初说是要消灭私有制,最近又是要退出。这都是一种不谐和的声音”。

他说,经济增长主要是靠大量投资去拉动的,而大量的投资又造成了过高的杠杆率,造成了系统性风险的隐患。在这种情况之下,宏观经济政策就很难处理,如果要降杠杆,那么增长率就下去了,如果要保持一定的增长率,那么杠杆就上来了,爆发系统性风险的概率就增大了。

11月25日,中共第十六届改革论坛在北京举行。吴敬琏发表了视频讲话,再次批评中共的计划经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