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李怡: 悲观是一种远见

2018年已过去,但旧历年未到,现在仍然是戊戌年。在戊戌将去的时刻,除了上周我引用的仿古檄文《2019谶言》之外,大陆网页还有几段有关戊戌的帖文,值得广传,因为这些帖文都被删除了。

署名荣剑的“改革四十年感言”:四十年改革已然谢幕,三千年变局依旧激荡,在此时刻,上溯康梁以来,知识人坦然立危墙之下,徒手挽狂澜既倒,求维新求变法求改革,前仆后继,不绝如缕,屡战屡败,虽败犹荣,凡百二十年,苍天可鉴,汗青留丹。而今时间轮回,历史三峡千回百折,吾辈已尽天命,践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计其功,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噫吁嚱,何其难哉!历代历朝在前,列祖列宗在上,天下广大,吾土吾民,岂容一家之姓!匹夫之责,无求功名,惟求尽心尽力,即使前功全弃,听从内心召唤,从头再来!

中国人权律师团的“新年献辞”亦以戊戌年开头:

一百二十年来,戊戌年总是多事之秋。1898年,戊戌年,甲午战败后第四年,变法失败,谭嗣同等六君子喋血闹市;1958年,戊戌年,大跃进、人民公社狂飙突进,数千万人死于饥馑和纷争。

2018年戊戌年,中国社会遭遇诸多深层次、结构性难题。对外而言,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其本质仍是中国如何对待普世价值,即如何融入国际社会的问题;对内则是,高压维稳、强拆、上访、冤假错案、司法腐败等社会恶疾持续不断地戕害民众的基本权利,阻挠人民对自由、民主、法治、宪政的追求。百余年来,三个戊戌年所遭遇的共同难题都可归结为社会转型问题,即由传统封闭、人治、官本位、权力本位社会向现代开放、法治、公民本位、权利本位社会转型的问题。这是一个以权利驯服权力的过程,也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必须承认,中国至今没有顺利跨过李鸿章所惊呼的那个“三千余年之一大变局”的门槛!

署名董玉伟的帖文“不过都是奴隶,有什么好祝福的”:又值年轮交替,年复一年,自由还在遥不可及的远方,奴隶仍是你我的身份。“忍看朋辈成新囚”,却没有勇气“怒向刀丛觅小诗”。习惯了耻辱,也就习惯了麻木不仁的日子。

党霾弥漫,魔兽横行。遍地血腥,仍要强作欢颜?奴隶们也如野百合般拥有春天?

所谓民俗,大概是人民很俗气之意罢。深受恶俗缠绕不得解放又如何?那就索性逢人道几声“祝福”吧——“祝你早日结束奴隶身份!”“愿你为人的自由和尊严而战!”

无署名的帖文引述已故画家、诗人木心的句子:“说到底,悲观是一种远见。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观。”

我敬佩,衣食无忧的朋友为国为民而担忧。我敬佩,一路顺风的朋友为社会不平而呐喊。我敬佩,不昧着良心敢说真话的朋友。我敬佩,善良做人简单做事的朋友。我敬佩,为了民众的利益而奉献自己的才华、财产的朋友!我更敬佩,坦荡做人、诚信为人、舍生取义、执着信念、黑白分明,勇敢善良、以身作则的真正好人!

这些告别戊戌的帖文,都道出“悲观是一种远见”。悲观并非意味消极。悲观而积极,正是我一以贯之的人生信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