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黄乐祈:中共向国民党投下核弹

——国民党忽然发现“政治一日也嫌长”的真理

“九二共识,一国两制”,真的叫国民党措手不及,让蓝营新年伊始就赶着救火。月前还说“不排斥统一”,又出自传批评太阳花学运的马英九,发现这与他常挂在口边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截然不同,他已不能在群众面前宣传自己与中国一边有什么共识。这个核弹,炸的当然不只是这位民望曾低到只有9.2%的前总统,还有整个国民党。

作者认为,选前「韩流」的崛起,在选后反而成为国民党的梦魔。(摄影:李智为)

老子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回首台湾这一个多月的种种,所言非虚。

民进党曾迷失在全面执政的云雾

犹记得,当九合一选举尘埃落定,兴奋的兴奋,惊讶的惊讶。毕竟,国民党只消四年就“翻盘”,还打掉了民进党执政二十年的高雄。一时之间,国民党气势磅礡,抢着承认“九二‘共识’”。另一边厢,民进党内斗四起,甚至有人在议长选举前忽然退党。于是,一个问题自然在舆论间浮起:蔡英文会否竞选连任?这个疑问,也许很多人在之前从没想过。

翻开郝明义先生在2016年大选后撰写的《大航海时刻》,论到民进党的“大胜”,他说:

“虽然大胜,但他们自己也带着一些铅球。过去,民进党可以辩解那是被对手所拖累,现在完全执政之后,也到了要和铅球告别的时候了。”

两年后,被郝先生不幸言中,民进党未闻外界忠告,在地方选举体会到四年前国民党的百感交杂。祸兮福之所倚,全面执政的民进党被大好优势冲昏头脑。郝先生近日发表〈蔡英文和四大老的共同盲点以及大家应该要求的事情〉一文,就点出民进党在选前的施政弊病之一,在于无视立法程序。民进党遗忘了昔日国民党的死因,为自己设下一个败选的格局。

国民党和中共太得意忘形

不过,祸兮福之所倚并非只属用于执政党。选前“韩流”的崛起,在选后反而成为国民党的梦魔。谚语也有说“人怕出名猪怕肥”,韩国瑜这三个字,在选前连香港也时有所闻,选后大家不把他的一举一动置于放大镜下,除非白天见鬼。“一人救全党”的韩国瑜在胜选后地方工作如何糟暂且不提,他于两岸议题的意气风发显然犯下大忌,则把自己与中共的关系拉得太近。

韩国瑜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个市长,却高调接受中共喉舌《环球时报》专访,豪言“两岸政策中央要跟着地方走”,又不断重复“承认九二共识发大财”的施政方向,还因此引来不少同党的和应。他们没想到,中共在新年的发言会坑了他们。

国民党以至中共,似乎忘记了地方选举虽有一定指标性,但它不过是总统大选的前哨战,且两者性质不一。国民党“翻盘”后,中国的国台办旋即表示“反映广大台湾民众希望继续分享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红利’,希望改善经济民生的强烈愿望”,似乎为习近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会谈话下了基调。中共以为,国民党意外的逆转四年来的颓势,证明台湾人以利为王。这个误判,错得过分。

曾是柯文哲竞选总部成员的萧伶伃女士,最近在〈当她选择成为习近平的敌人谁会是习的代理人〉一文,认为习近平的发言给了蔡英文机会,可能缘于“有了独派,习在台湾问题上才有角色,才有施力点”之考量。笔者不尽同意。同意部分,是“以政治斗争而言,每一个战斗者最怕的就是敌手死透”一句,但说习近平因此让民进党有机会在大选挽回,而不是让国民党乘胜追击赢得总统之位再里应外合——一如马英九年代——于理不合。细心一想,如果国民党在一年多败阵而回,习近平有什么好处?纯粹得到一个政治斗争的假想敌?

中共向国民党投下核弹

中共始终改不了个性,它的独裁本质,让自己看不清形势。1996年,中共为了阻止李登辉连任,引发台湾海峡飞弹危机,最后反而把李登辉推上总统之位。时移世迁,习近平可能觉得自己说了很多次“和平”,就会令台湾人感到平和,以为这叫以柔制刚,岂知自己向台湾投下一颗意识形态的核弹。说是核弹,是因为爆炸之后还有严重的后遗症。

“九二共识,一国两制”,真的叫国民党措手不及,让蓝营新年伊始就赶着救火。月前还说“不排斥统一”,又出自传批评太阳花学运的马英九,发现这与他常挂在口边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截然不同,他已不能在群众面前宣传自己与中国一边有什么共识。这个核弹,炸的当然不只是这位民望曾低到只有9.2%的前总统,还有整个国民党。譬如主席吴敦义一样难以向群众交代“一中各表”的现实意涵。而韩国瑜面对核弹,竟说出一句“不要怀疑中共收复台湾的决心”(下句“台湾追求民主自由的决心”顿时逊色)。

曾和他一同叫喊“承认九二共识发财”的台中市长卢秀燕,则隐了形。甫宣布参选总统的朱立伦更惨,在这个时刻竟出现在中国央视的纪念片,谈一个没有“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被炸得体无完肤。与蔡英文“台湾绝不会接受‘一国两制’,而这也是‘台湾共识’”,以及应对中国的非洲猪瘟之决断一比,国民党的回应实在惨不忍睹。而这个对比,肯定会大选前夕一再被讨论。两岸议题在大选的份量远较地方选举比重大,众所周知。对蓝营是好是坏,大家心中有数。

末了,想起一段日本史,战国最后的大坂之役。时为1614年12月初,丰臣军的真田幸村重创德川军。未几,德川军因寒冬欠缺粮食而与丰臣军议和,条件是丰臣军只保留大坂城的本丸和填平濠沟。填平濠沟一事,把大坂城沦为无险可守的裸城,成为翌年德川军翌年压过丰臣军,一统日本的关键。是继续“承认九二‘共识’”,填平濠沟与中共议和,还是同心与盟友面对中共的软硬兼施,台湾还有得选择——这是实行一国两制的香港和澳门早已失去的空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