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查建国:敬一丹被抄家不新鲜 我四次被抄家

第四次被抄家在2017年。因64期间的一篇文章我被刑事传唤。从被押处带着手铐与警察一块回家接受抄家。因家里还有我的客人,我带铐坐在客厅的照片在我被带走后马上传了出去。手机拍照功能真好。

听了群里传的敬一丹对她家被抄的描述颇有感受。“被抄家”,多少中国家庭有此回忆呀!

我母57年的右派,父文革被打倒,那时我与敬一丹岁数差不多,却因住校竟对抄家不甚清楚。但我铭记于心的是我结婚后对我家的四次抄家。

第一次抄家在1976年。因在农村工作队下乡时搞“资本主义生产”,县委决定对我“隔离审查”。去抄家的都是县委同事,拒绝妻子倒水招待后就开始大翻开了。这些人带着大包文字材料和我走了。在与妻子和刚滿月的女儿一别两年期间被批斗三十次。

第二次被抄家在1999年。因组反对党判刑九年,抄家是第一道程序。抄家的市局警察对我讲,你是(异议者)后起之秀,但还缺坐牢这一环。

第三次被抄家在2009年。因在出狱后的被剝权期间不断发表政治言论被抄家。这时我已是“老炮”了,抄家人刚走,我就去银行报遗失,抄走的银行卡因此没受损失。

第四次被抄家在2017年。因64期间的一篇文章我被刑事传唤。从被押处带着手铐与警察一块回家接受抄家。因家里还有我的客人,我带铐坐在客厅的照片在我被带走后马上传了出去。手机拍照功能真好。

沉重的回忆不会被抹去,它激励我们前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