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废老和废青

同属废老,贾母和刘姥姥不同;同为废青,贾宝玉和薛蟠有别。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上有废老、下有废青,即升级为一个废国,一个废族,迨无异议,不过一切有GDP撑着,都有习主席领导,所以,都不要吵。

由“占中”开始,亲中阵营率先大骂“废青”,然后香港下一代以“废老”相讥。

几年厮拚,“废老”一词比“废青”更压倒性地流行,特首林郑及其高智商局长又率开“六十岁其实尚未算废老”之争,遭到全城驳斥。单此名词之世代口舌战争,年轻人先胜一局。

废青再废,毕竟尚有青春这一层包装——“阿飞正传”里的占士甸开跑车、嘴巴叼根香烟,即废青之典型,眉毛一扬,即有大把少女中女送上门。

废青有比废老优越的许多特权。如无所事事,尚可以穿件白衬衣,解开几颗钮扣露出一片肌肉精薄的胸膛,已是一道叫OL和师奶都全线心跳的小风景。你叫一个维园阿伯同样也这样穿,对着一个红舞大妈——虽然两个志趣相投,都热爱国,敬爱习近平,两种Encounter,我下的赌注:是前者会有令人感兴趣的故事发生,而后者?算了吧,拍不成一出许鞍华。

平心而论,即使两俱报废,废老的问题,一定比废青严重。因为老人已经先起跑,已经历过而拥有过。

若时间就是金钱,一个老人曾经拥有过十亿,他已经花光了,却End up蹲在张长櫈上拿着一张折得皱皱的华文报纸,捞汁式嗅看完马经和风月版之后,大骂香港的黄之锋及其追随者时时示威妨碍治安,见到电视新闻里梁振英出场即激动鼓掌、见林郑月娥主持答问大会即瞪视而张大嘴巴拉搭着一丝涎沫说不出话的时候,不要告诉我,若你发现一个堆填区,应该将废青还是废老集体优先推下去,你不懂得选择。

在英国殖民领导时期,这个城市也有过很多风采辉煌的老人:张大千弥敦道寄居一照相馆,杜月笙晚年栖迟坚尼地台,易君左徐复观蜗居钻石山,钱穆讲学于农圃道。都是老人,穿一袭长袍,都对时下的现状不是蔑视就是看不惯,都认为留长发喇叭裤即“阿飞”,但他们和那一代,不是所谓的废老。

再看邻近地区:丰子恺、梁潄溟、马连良、张伯驹,前尘回首不胜情,龙吟虎啸京华暮,都折射着清末的流韵,到了一九六六年,走到一座腥红的地狱的大门,这些人,都老了。

同属废老,贾母和刘姥姥不同;同为废青,贾宝玉和薛蟠有别。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上有废老、下有废青,即升级为一个废国,一个废族,迨无异议,不过一切有GDP撑着,都有习主席领导,所以,都不要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