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凌晨 一个人 脑出血

前天凌晨,我接到了一位朋友的电话。

那时的他正在医院抢救室门外,打电话过来借钱。而在事后我回想整件事,感到尤为的恐慌。

他独自在外,与人合租。一切都很正常,舍友晚上还开心的吃了火锅。可那天晚上,舍友在卫生间里突然就晕过去了。

他立刻打了120,然后背着他下了6楼,进了医院立刻抢救,医生说是食物中毒,需要立刻洗胃。

抢救、各项检查、洗胃......

来的急他的身份证和医保卡又没带,不知道手机解锁密码,家属又远在四川......

近两万的治疗费用,他为了救命,只得先凑一凑帮他交上,然后立刻赶回家帮忙找身份证和医保卡办延迟缴费。

幸好,人是救回来了,但也进了重症监护室,联系了家人,家人正在从四川往南京赶。

说真的我其实为他感到庆幸。

试想一下,如果是一人独居,遇到这种紧急可以致命的疾病,却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有效的治疗的话,是不是这条命可能就捡不回来了?

而他让我想起了我另一个朋友。

她曾发过一条朋友圈:“如果我有一天死在了出租屋里,可能除了来催房租的房东,没人会知道吧?”

和上文一样,她也曾遇到过急性事件,而她,没有舍友,一个人独居。

有天她从床上坐起时,可能是起的太猛,眼前一黑,开始浑身冒冷汗,哆哆嗦嗦的话都说不出来。

幸好那时候她还有点意识!倒在地上的她颤抖着翻电话簿,独自在外没什么朋友,家人又远在家乡,她真的不知道拨给谁。

于是她先打了120,然后费尽全力的去把门打开,把手机钱包和医保卡揣进衣服里,到了医院,把医保卡和钱包给了护士请她帮自己挂号缴费。然后就晕过去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意识才清醒。

这时候她才知道是因为脑出血,幸好抢救及时。

她才24岁,脑出血......

后来谈起这事她还满是恐慌:“如果是急性的,没来得及拨120,那我可能就死在出租屋里了吧。”

辽宁曾有一位38岁的妈妈,独自在家带娃,三天前她和朋友聊微信,聊一半没声了,朋友也没在意。

而在三天后,周围人发现家里无论白天还是晚上灯都是亮着的,但敲门也没人开。敲开门发现,妈妈已经死去多时了,因为心梗。

房间里散发着尸体腐烂的恶臭,而孩子坐在尸体旁吃零食,他以为妈妈只是睡着了。

前段时间,一篇文章曾让许多网友心酸:

81岁独居老人屋内有异味,警察上门发现已死亡两月余,而老人在遗书中写道:“我于昨晚走了,走时心如止水……当你接到通知回来办丧事时……记得开窗通风才不会被染病,遗体速火化,一切从俭”

到死他还在怎么不给子女添麻烦,可或许他也未曾想到,被发现已是两个月以后......

当疾病突然的那一刻,他们该有多无助啊?

那种一个人面对着这些突发事件的无力感,躺在地上除了等死别无选择,或许才是世间最让人心酸的事吧?

日本有一个名词叫做“孤独死”:

指的就是独居者在其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孤独地离开世界,尸体一段时间后被人发现。

从2016年开始日本每年的孤独死人数就已经超过了4万,预计到2025年会超过10万,所以他们还有专门的孤独死清洁工。

在尸体运走之后,他们负责清理死者生前留下来的所有痕迹。

但其实最让这些清洁工动容的不是那些尸体腐烂留下的痕迹,而是死者屋子里的照片和信息。

他们会有保存好家人照片:

那些往来的信件也保存的很好:

还有死者的身边还发现纸条,上面写着“管理员,请帮帮我”,但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送出,生命就结束了。

可最让人难过的是,照片里那么多的人,可可能连一个来见最后一面,取走遗物,料理丧事的人都没有......

你看,这可能就是最极致的孤独吧?连死亡都这么的残酷。

空巢青年,空巢老人,而在中国又有多少人,正在孤独的生活着?孤独的死去?

很多人都说:空巢青年回来了,不就不会有空巢老人了吗?两全其美。

后来一位保洁阿姨的一番话让我深思:

如果可以,谁不想轻轻松松的生活和家人相守在一起,但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生活在同一个地方互相照料着的。有太多的人迫于生活的压力分居两地,他们也做不到像很多人一样每天都嘘寒问暖,他们生活的目标就是多赚钱,让这个家好过一点。

有的时候回觉得一个人的生活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有的时候又会觉得孤独寂寞,想着回到故乡和家人在一起。但无论是选择回到故乡,还是继续留在这个城市,好像都会有各自的烦恼和弊端。

我们都觉得自己是英雄,但是在这个世界里又显得这么的渺小。

有太多的无奈,好像让人根本就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或许更告诉我们:你该更小心翼翼的生活,你该抽出更多的时间,去关心远方的人。

为了自己:

家中一定要常备常用的药物!

要和邻居打好关系留下联系方式!

注意饮食、睡眠!

定期体检!有病尽早治疗!

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

......

在照顾好自己的前提下,一定不要忘记,远方可能还有和你一样正在“孤独生活”的家人。

你要知道,假设我们的父母平均五十岁,他们的人生是这样的:

假如天天见面,你能陪伴他们的时间是这样的:

假如一个月见两次面,你能陪伴他们的时间是这样的:

假如一年见一次面,就会是这样的:

如果能多打几个电话,是不是就不会死亡三天才被发现?

如果能经常回家看看,是不是就不至于,死亡两个月后才知道?

再忙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他们其实并不求你大富大贵,给他们多么优渥的生活,他们最想要的不过是能多听听你的声音,多见见面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辣笔小尖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