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扩权刘鹤收权江系 “猪队友”给习挖坑?川普:只要真协议

中美贸易谈判落下帷幕,未达成任何协议。港媒刊发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文章,直指刘鹤是再次被同僚“猪队友”害死了。曾庆红旗下南华早报称,美朝首脑峰会和美中首脑峰会或2月下旬在越南岘港相继举行。日媒表示,中美朝举行三方会晤的可能性不大。川普总统周日3日表示,不会达成一个作为权宜之计的协议。日前,副总理刘鹤领导的金稳委直接插足易纲领导的央行。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这凸显习近平对江系把控的金融系统的不信任,和刘鹤和习近平的紧密关系。

川普总统31日会见中共副总理刘鹤

中美贸易谈判落下帷幕,未达成任何协议。港媒刊发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文章,直指刘鹤是再次被同僚“猪队友”害死了。曾庆红旗下南华早报称,美朝首脑峰会和美中首脑峰会或2月下旬在越南岘港相继举行。日媒表示,中美朝举行三方会晤的可能性不大。川普总统周日3日表示,不会达成一个作为权宜之计的协议。日前,副总理刘鹤领导的金稳委直接插足易纲领导的央行。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这凸显习近平对江系把控的金融系统的不信任,和刘鹤和习近平的紧密关系。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王笃然分析,中美贸易谈判的焦点是知识产权和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习近平虽然对川普在阿根廷做出许诺,但还是以拖待变。白宫公报没有提到达成共识,只说是技术性讨论。习近平会拖到2月底。刘鹤已经说了当天买500顿美国大豆,目前的消息是只买了100顿。100顿大豆根本没有多少钱。当然,中美贸易战和中南海内斗是同时间进行。这是习近平政敌的大好机会。

王笃然表示,中共的金融系统,几十年都在江泽民派系的掌控下,易纲也不是习近平的人。金稳委主任刘鹤的权力进一步扩大到央行,这显示习近平对江系掌控的金融机构和央行不信任,希望通过金稳委收回对金融系统的领导权。

贺江兵:“猪队友”挖两大坑;刘鹤再折戟沉沙

4日,香港《苹果日报》刊登的大陆金融学者贺江兵文章。

贺江兵认为,其实去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已在阿根廷就贸易磨擦停火达成全面协议,接下来只是落实元首共识问题,理论上包括争议最大的结构性问题也有重大突破,刘鹤今年一月底的新一轮谈判达不成协议都困难,但还是发生了意外。

文章说,“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贺江兵认为,这次中美最终未达成协议不在于贸易本身,而在于中共两次外交失败。

第一个失败是抓加拿大人。中共“人质外交”失败,不仅得罪了美国,更让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转向强硬,甚至在加国形成反中共情绪升温。

中共抓人报复性太明显,全世界几乎没人支持,而加拿大获得其盟友美国、欧盟等强力支持。连俄罗斯总统普京都说:“俄罗斯不会以抓扣外国公民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第二个重大失败是中共支持马杜罗。

推行社会主义和公有制的委内瑞拉,上月爆发大规模反独裁者马杜罗的示威游行和对大选的舞弊指责,1月23日,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议长瓜伊多,宣布担任委内瑞拉临时总统,随即得到美国支持。欧盟也已承认,只有俄罗斯、中共和土耳其等少数国家支持马杜罗。

委内瑞拉在查韦斯执政期间推行社会主义和公有制,对外竖起反美大旗,继任者马杜罗变本加厉,最终导致经济崩盘。

另外,委内瑞拉也是推行社会主义和公有制,该国政变也让中共有唇亡齿寒的感觉。中共高层近期一再强调要保“政治安全”,要他支持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瓜伊多也是难堪至极。

贺江兵去年8月20日也曾在香港《苹果日报》撰文认为,中共外交是美国制裁谁,中共就明里暗里支持谁。中共党媒最大问题是不说人话。川普和其团队又不傻,中共外交和文宣是中美谈判最大的麻烦制造者。

川普2月3日接受CBS采访

党媒放风:2月川习会和川金会或同地举行

江泽民军师曾庆红旗下《南华早报》2月3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美中首脑正在考虑于2月27日和28日在越南沿海城市岘港举行会晤,以便继续讨论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

届时北京领导人习近平可能也会赶赴岘港,事关未来国际局势发展的川金会和川习会或相继在同一地点上演。

日本富士电视台同日报导称,越来越多的消息证实,2月美朝第二次首脑会晤的地点,很可能已确定是越南岘港。

不过,日媒分析,中美朝举行三方会晤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美中会谈的议题,与美朝间的话题存在隔阂。另外,由于中朝关系密切,华盛顿应该不愿在一个谈判桌上,同时应付北京和平壤。

刘鹤

川普:不会达成权宜之计的贸易协议

川普周日(2月3日)接受CBS采访,谈及了委内瑞拉、撤军、朝鲜及中国等诸多问题。

川普在采访中说,中共因为美国的关税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中国的经济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我希望他们能够做出公平的交易”。

川普还说,虽然还不知道美中是否会达成协议,但“我们很有可能会达成协议”。

“如果达成一个协议,那将会是一个真正的协议。”川普说,而不会是一个权宜之计的协议。

上图由左至右依次为周小川、易纲和刘鹤。

刘鹤架空易纲?央行权力机关突生变动

北京时间2月2日,中共中央机构编制办公室公布了央行最新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对央行权力结构进行了大调整。

按照新规定,中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稳委)办公室设在央行,接受金稳委直接领导。并且,央行的内设机构将根据工作需要承担金稳委办公室的相关工作,并接受该办公室的统筹协调。

观察人士认为,这相当于金稳委通过其办公室实现了对央行的直接领导,央行行长易纲的权力将大幅缩水。央行或由此转变为一个业务执行部门,其原有的金融货币政策制定权,将收归金稳委以及北京最高权力。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