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资本外逃曾庆红家族卷入 危及加拿大 对特鲁多调查开始

中国人将大量金钱转移来加拿大的现象,在一位加拿大法律专家的眼里,是中国人不信中共政府、使得罪犯借机得益的表现。为杜绝资金外逃,近日中共最高法和最高检联手打击地下钱庄。有港媒披露,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家族染指地下钱庄生意,并牵涉中共官场买官卖官黑幕。此外,因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涉嫌干预司法,联邦道德专员11日宣布,已经对总理办公室展开调查。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12日编译报道,因为中共对民众汇钱出国有严格控制,中国大陆人通过非正常渠道把钱转移来温哥华的做法,一直是加拿大媒体报导的焦点。

典型的做法,就是在温哥华向当地人借钱去赌场赌博,在中国还钱给债主。他们把钱存入赌场的目的不是赌博,而是把这些钱换成赌场的支票后,存入加拿大的银行,从而把这些钱“洗白”。

通过非正常渠道从中国流入加拿大的钱有多少,谁也没法说清。根据加拿大媒体《环球新闻》1月底的最新报导,他们最近获得的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在2010年至2018年间,为了洗钱流入卑诗省赌场的脏钱或高达20亿加元,多数是来自中国的赌徒所为。

科菲尔德(Arthur Cockfield)先生是安省女王大学法学院教授,他上周末在《环球邮报》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表示,这些人将资金转移到海外的原因,是担心中国经济可能陷入困境,或者人民币贬值,使他们的钱缩水。更糟糕的是,如果这些人不幸成了中共腐败官员针对的对象,他们的钱可能会被不公平地夺走。

中共打击地下钱庄;曾庆红家族卷入其中

中共最高法与最高检2月10日公布,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数额在人民币500万元以上,或违法所得数额在10万元以上,以非法经营罪“情节严重”定罪处罚。

据中共官媒报导,资金跨国(境)兑付是典型的变相买卖外汇行为,目前多数地下钱庄的主要业务就是资金跨国(境)兑付。地下钱庄通过与境外人员、企业、机构勾结,或利用开立在境外的银行账户,协助他人进行跨境汇款、转移资金,导致巨额资本外流,危害性巨大。

早在2004年至2015年间,地下钱庄已遍布大陆各地。有港媒2016年披露,大陆地下钱庄之所以如此嚣张,不但有后台,而且涉及买官卖官。从2000年至2012年期间,中共国有金融机构官职,开价从15万元暴升至50万到60万元,甚至超过100万元。

2015年5月29日,有海外媒体披露,曾庆红家族染指地下钱庄生意。大陆房地产商戴永革将人和集团40%股份,无偿转让给曾庆红之子曾伟的妻子蒋梅。

2010年,戴永革与蒋梅将澳门赌场作为洗钱工具,在大陆各地成立地下钱庄,专为中共高官、大陆富人提供境外转移资产服务,手续费为总额的1%,蒋梅获益4成。如1亿元手续费,就有4000万归属蒋梅。

据报导,在深圳、珠海、大连、北京、上海、长沙等地,戴永革与蒋梅等人通过地下钱庄大规模洗钱,获利和转移资产超过1000亿人民币。

对加拿大总理的调查开始了

加国无忧12日编译报道,上周《环球邮报》披露了总理办公室干预魁北克工程建筑业巨头SNC-Lavalin公司欺诈贪腐案的司法程序,向前司法部长施压的爆炸性丑闻后,联邦道德专员今日宣布,已经对总理办公室展开调查。

总理杜鲁多随后作出回应,表示“欢迎”调查。他在温哥华对记者说:“过去几天这件事被炒得沸沸扬扬,我认为加拿大人对我们的制度有信心极其重要。”

据CTV报道,联邦利益冲突与道德专员将负责调查总理杜鲁多以及其办公室的职员是否让前司法部长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指示检察官放弃对SNC-Lavalin公司的刑事指控。

道德专员Mario Dion办公室证实,已经根据利益冲突法(Conflict of Interest Act)展开调查。

反对党新民主党(NDP)提出这一要求,并在一份声明中说,Dion专员已经同意,有足够的理由展开调查。

王洲迪(Wilson-Raybould)于1月14日改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

上周,《环球邮报》的一篇报道指总理办公室企图影响前司法部长,要求检察官就SNC-Lavalin涉贪污和欺诈一案达成和解。

《环邮》的报道称,王洲迪部长不愿意听从和在压力下屈服。

杜鲁多已经坚决否认了有关报道。

上周五,王洲迪本人表示,她在此事件上有“律师与客户之间的保密特权”。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Nathan Cullen发表今天声明称,调查已经开始。“我们敦促杜鲁多的团队停止对王洲迪女士的怀疑,全面配合道德专员的调查。”

Cullen也指出,“自由党政府应该支持国会司法委员会的工作……加拿大人应该知道答案。这件丑闻直刺我国民主的心脏和我国司法公正的核心。”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