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吕月:李锐与习近平的交情与交锋

中共党内首屈一指的“男儿”走了,他就是差两个月满102岁的李锐。称李锐是“男儿”,则因他对习近平的逆龙鳞。

习近平2012年登基后,仿照邓小平南巡,到深圳向邓小平铜像献花、鞠躬,沿途也整理出一份广东讲话,其中最刺耳的一段,是对苏共解体的斥责,称两千万苏共党员“竟无一人是男儿”。随后,他又在中央党校专题研讨班发表“两个30年互不否定”的讲话,引发强烈反弹。2013年2月27日,《炎黄春秋》举行新春联谊会时,总编辑吴思主持,社长杜导正,顾问李锐、何方、郭道晖、江平、胡德华,还有老作者、老读者胡德平、陆德、资中筠、李洪林、曹思源都针对习的两个讲话提出极为尖锐的批评。据说,会场实况摄像录满一盘就直接送进中南海。

4月2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通知》,简称九号文件。中央认定的七大危险,条条都针对联谊会上的发言,文件要求“确保新闻媒体的领导权,始终掌握在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一致的人手中”,该文件的反常识、反文化、反思想,震惊知识界。

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2016年终于发生《炎黄春秋》杂志被夺权事件。六四之后中共党内民主派和自由知识界共同开辟出来的重要思想舆论阵地就这样失守了。99岁的李锐在93岁的杜导正家里悲愤地说了八个字:“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炎黄春秋》创办25年遇到的大小危机不下几十次,最严重的一次是发表田纪云等纪念赵紫阳的文章,江泽民大怒一定要换人换班子,李锐出面全力斡旋。据说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偌大的办公室变了样,报架上从来只有一份《人民日报》,忽然出现了两大叠、二尺高的《炎黄春秋》。看来胡锦涛认真看了,因为杂志保住了。

江泽民没有办到的事,习近平却能三拳两脚就办到。李锐与习近平的关系远远不止一本《炎黄春秋》。李锐在中共党内受到九死一生的磨难,但因个人杰出的才干不时受到中共最高层的青睐和重用。因为反对修建三峡大坝,1982年初65岁的李锐从水电部离休,随即被中共二号权势人物陈云调进中组部,成立青干局任局长,即参加中共十二大人事小组,筹组十二大班子,后进入中央委员会,担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

青干局是负责第三梯队千人的选拔,为各省市部委班子选择青年干部。权力之大被称为“第二中组部”。江泽民、胡锦涛都经过李锐的筛选,都是李锐向中央写的推荐信。20年之后,老友李普直言不讳地批评他:“你看看你选的人!”

1983年10月,青干局成员阎淮到河北正定县考察习近平。他称这是“三特殊”考察:一、通常考察是地方推荐人选,此次是李锐指名道姓。二、历来考察是长期成绩突出者,而习下派不过一年,刚升为县委书记。三、青干局只考察省级后备的优秀干部,习差好几级。但是考察后,习近平和栗战书一起进了河北省级第三梯队,也就是进入千人省部级干部后备名单。

1985年习仲勋直接和省委书记高扬打招呼,结果河北省委干部会议上演了一幕“高山下的花环”。高扬成了军长,习仲勋成了北京那位神通广大的首长夫人,习近平就成了企图不上火线的高干子弟。很快中组部下了调令,调习近平去厦门。习去向高告别,这个倔老头回答:“你是中央管的干部,不用跟我说。”

高扬后来回北京当了中央党校校长,活到100岁去世,当时的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不但不出席遗体告别式,连个花圈也不送。

从中组部二次离休的李锐,一直有向中央上书的通道,李源潮任部长时最畅通。习近平上台之后说过:“李锐的东西不要再送这里,我不看。”

去年4月13日,是李锐101岁生日,他在病榻上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当时网上有传,习近平对李锐十分宽宥,不在意他说的那些话,但没人相信。据悉,北京医院不惜一切抢救李锐,就是最高层不愿让他死在中美谈判和两会之前,希望他昏迷中度过六四。

这次,李锐病逝不到十个小时,中共就违背他本人的意愿,安排妥官办遗体告别仪式,这更是蠢之又蠢的决定。李锐在最高层眼中永远是个最大的麻烦,但是他对宪政和自由的呼唤,他的春秋实录,他的道德文章,他无人可比的阅历、思想和风骨,是留给最黑暗的中国的不朽遗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