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陶杰:我有钱你知道吗?

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以花钱的大爷身份,喝令多伦多大学学生会换人。在商业上,完全正确,帮衬一家茶餐厅看见伙记端上来一碗餐蛋面、发现少了只鸡蛋,你也会觉得受辱:冇钱俾呀?拍枱大骂那个狗眼看人低的新移民大妈侍应啦。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一间学院,选出了西藏女生做学生会主席,副主席是来自台湾的一位男生。

西藏这位女学生会主席大力维护西藏文化,在中国眼中这就是藏独的意思。副主席那位台湾男生,除赶上西方思潮主流,与蔡英文总统想法一致,支持LGBT,无疑也是一位年轻的台独分子。

这下子激怒了大量付钱来交学费的中国留学生,纷纷要求大学当局,剥夺至少西藏女生的学生会主席职位。

这就令加拿大方面很为难。加拿大一向反种族歧视、大爱平等多元。两位主席都经过正常的学生民主票选。若是坚守左翼自由主义的原则,理应全加拿大的大学行政当局和学生会极力谴责中国留学生,并维护为弱势少数民族的西藏女孩。

但是加拿大共有十五万中国留学生。他们对包括多伦多大学在内的至少四家大学的财政收入生计,举足轻重。加拿大大学组织总裁戴维逊说:“中国留学生市场,对加拿大的教育产业很重要。”

教育是培养知识精英的摇篮,本来理性、原则、道德价值观才是最重要。但当一个国家的大学,变成产业,面对另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市场,确实学费的收入高于一切。

在英美许多包括名牌的大学,十年前开始,当你走进一个课室,发现黑压压一大片多数是中国的留学消费者。洋教授讲课,你仔细看看该洋人的表情,无精打采自说自话,明显并无教学热诚,与台下的顾客没有目光交流。洋教授他说他的,台下的中国人玩自己的手机上百度或窃窃私语用中国话交谈,你就知道,该洋知识分子,有如大明星麦迪文屈就出演中国大电影“长城”,在银幕上交出那种三成功夫的行货演技,是为了高三倍的片酬;你就知道这个洋教授心里很明白:没有课室里这帮顾客,那个学系就会裁员关门,他就会失业。

所以报读英美的大学,不管他名牌不名牌,排名高低,该大学若有一家孔子学院,精于计算的家长或学生,心中一片明亮,就明白该校之教育路向,是什么一回事。

然后到饭堂或校园看一看,见到头发一片黑色,多于其他色彩,耳边京西口腔之普通话,你就明白这家学校你进去,只要交足学费,证书必到手。

最重要是能在未来这三四年展开你的Networking,学好流利普通话,认识几个军区司令省市委书记的子女,毕业赶快回来,看看大湾区接不接得通一两张合同。

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以花钱的大爷身份,喝令多伦多大学学生会换人。在商业上,完全正确,帮衬一家茶餐厅看见伙记端上来一碗餐蛋面、发现少了只鸡蛋,你也会觉得受辱:冇钱俾呀?拍枱大骂那个狗眼看人低的新移民大妈侍应啦。

多伦多大学校长,和香港得罪了你的那个茶餐厅女侍应,皆不敢哼声。在亚当史密斯的市场原则前,一样平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