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周晓辉:欧洲政策转向 习近平访欧效用难言

为应对中共政府支持的国家资本主义,越来越多的欧洲政界人士正在考虑政府干预措施,以防欧洲企业被中资等外资收购,同时也会保护欧企免受外国竞争的冲击。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3月21日启程前往欧洲三国———意大利、摩纳哥和法国进行访问,而其此行的效用与当初的设想相比,应该是大打折扣。因为就在其启程前,欧洲在对华政策方面,出现了不同以往的强音。

3月18日,德国外长马斯在布鲁塞尔欧盟外长会议上有关欧盟对华战略的讨论中,呼吁欧盟以统一姿态和中国(中共)发展关系,维护自身价值和利益,而不应是各国各行其是。他还警告面对中共不能太天真,特别是在5G网络建设上。

同日,丹麦最大电信公司“丹麦电信”(TDC)宣布,出于安全考量,该公司已选择瑞典电信设备制造商爱立信替代现有的供应商华为,作为其在全国范围内推出5G移动网络的合作伙伴。

3月19日,欧盟委员会通过《欧盟-中国(中共):战略展望》(EU-China: Strategic Outlook)报告,报告调整了对华政策,采取了强硬立场,将中共列为5G等关键发展领域的“经济竞争者”,以及政治上的“体制性竞争对手”,并表示要对中国在欧洲的投资采取更严格的监管规定。

报告中写道:“欧盟及其任何成员国必须在完全一致的情况下,才能有效地实现对华政策的目标。所有成员国都有责任实施与欧盟法律、规则和政策保持一致的措施。”之所以提出此点,是因为以往有过个别成员国未能与其他成员国保持一致的情况。比如2017年6月,欧盟原本要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表声明,提倡言论自由、反对死刑,并对中共人权状况进行批评,但因希腊的否决,该声明未得到欧盟28个成员国一致通过,因此无法发表。这是欧盟首次未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表该声明。

不知这是不是巧合,欧盟和德国外长在习近平访欧前夕释放这样的信号,不仅是对意图消除欧洲对“一带一路”和华为窃取信息担忧的北京的警告,也是对受访的三国的提醒和警示,即欧盟成员国要小心中共的陷阱,任何成员国最好在与北京打交道时,不要太天真,不要单独达成有损欧盟利益的协议。这样的声音大概主要是说给意大利听。

习近平访问首站是意大利。欧盟国家中,意大利经济十分困难,债务较高,因此迫切需要中共的资金。根据报导,3月8日,意大利总理孔特表示将与习近平签署“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如果意大利与中国签署该协议——即便如其所说是不具约束力的,它将是第一个加入该计划的G7成员国,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对此,美国白宫国安顾问发言人马奎斯9日发推文称:“意大利是全球主要的经济及投资目的地之一,意大利政府没有必要支持中国(中共)虚浮基础设施项目的合法性。”

面对着美国的压力和欧盟的战略调整,“仍然致力于与欧洲盟友以及美国的盟友关系”的意大利政府,即便签署了备忘录,但在未来与北京的关系发展到怎样的程度,也必定有所顾虑。据知情人最新透露,意大利政府在备忘录中删除技术和通信合作就是一个信号,毕竟让美国与其分享敏感情报更为重要,意大利不可能罔顾盟友的警告。因此,习近平访意的成果很可能没有其想像的大,而且很脆弱。一旦欧盟统一立场,立足欧洲的意大利,摒弃没有任何约束力的“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也不是不可能的。

另据意大利媒体报导,原定在习近平访问期间在意大利汽车厂商Blutec举行合作签约仪式很可能发生变故,原因是3月12日其主席和执行官被以涉嫌“非法挪用政府资金罪”被捕,而Blutec与中方的合作协议也将面临司法调查。这样的巧合或许耐人寻味。显然,意大利内部也存在着巨大分歧。

而习近平访欧最后一站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刚刚结束对非洲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访问。根据CNBC报导,马克龙此行要是为了增进和非洲的关系,削弱中共在非洲的渗透和扩张。马克龙在抵达非洲时即表示,中共日益增强的经济影响力可能对非洲国家的主权构成威胁。他还在访问吉布提时警告说,中共贷款附带的条件长远来看可能是危险的。“我不希望新一代的国际投资侵犯我们历史上合作伙伴的主权,或是削弱他们的经济。”

这样的马克龙在习近平到访时,基于欧盟和法国的利益,很可能会重申欧盟的立场,要求北京开放市场,保护知识产权,但双方离达成切实可行的共识应还有一段距离。至于摩纳哥,因其大部分政治权利和经济受法国制约,因此也会追随法国的政策。

从欧洲近期的举动看,欧洲国家正在追随美国,慢慢从昏睡中醒过来,即对中共针对欧洲的渗透、影响力和采用“订单外交”的分化政策开始逐步有了清醒的认识。这可以从其2017年的拒绝中共提出的结盟建议,到今天的调整战略,将中共视为“竞争对手”中看出。北京分化欧美,利诱欧盟,使其与己共同应对美国的贸易施压,以减轻北京的巨大压力的希望差不多落空。是以,习近平访欧的效用并不高,4月李克强参加中欧论坛也很难改变现况。

原因就在于同为民主国家的欧美,有着天然的信任感,它们之间的摩擦属于在同属市场经济下的正常摩擦,双方可以通过沟通和摆在台面上的谈判加以解决,如汽车税。而且,基于共同价值基础的欧美在政治、军事方面的盟友关系,也不是说变就变的。至于中美、中欧间的贸易分歧,则是结构性矛盾。由于中共的出尔反尔,欧美很难对其产生信任。听其言,观其行,已成为欧美的共识。

那么,针对中共逐渐走向强硬的欧盟,未来将至少会在贸易方面加强与美国的合作。如果西方国家达成了新的经济一体化模式,美欧在贸易投资方面的争吵就会消失,双方的联系也将更为紧密,世贸组织将被边缘化,而被排除在大门之外的中共等亚非拉国家,或者选择同意规则加入,或者重新与各国谈判,支付高昂关税等,业已在贸易战下遭受重创的中国经济将面临怎样的困境不言而喻,而与普世价值格格不入的中共政权,也将在人民的唾弃声中走入历史的垃圾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