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重庆大医学家哭晕 儿子被饿死 更是被人害死

中共劳教干部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他们盗占了王眉白夫妇邮寄给儿子的食品,让其子活活饿死;他们不择手段,占尽好处,把“死”留给了“阶级敌人”,真是做到了雷锋“同志”说的“对敌人,象严冬一样的冷酷”——这就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干部”!

1958年被从北京送到黑龙江北大荒农场的“右派分子”。

虽然迫于国内外的强大压力,中共当局已于2013年12月28日通过了废止劳教制度的决定,但根据此决定,劳教制度废止前,当局所谓“依法”作出的“劳教决定”仍然有效;而在劳教制度废止后,对正在被执行劳教的人员,也只是“解除劳教”,剩余期限不再执行而已。由此可见当局对这个残害了千百万无辜民众的罪恶制度,并无半点反省,更不存在“平反”或“纠错”,实则仍在肯定其曾有过的罪恶行径。尤其是这个罪恶制度,在对1957年被打成的所谓“右派”分子进行的大规模迫害中,其罪恶更是罄竹难书、令人发指,下面仅举一小小例证,便可见一斑。

王眉白先生是中国杰出的医学家,抗日战争时期,因躲避日军侵略,迁到重庆,在当时战火纷飞、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从事卡介苗的研制工作。卡介苗是一种用来预防儿童结核病的预防接种疫苗,接种后可使儿童产生对结核病的特殊抵抗力。王眉白先生是中国制成卡介疫苗的奠基人之一,在当时抗结核药还极其昂贵稀缺的年代,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

王眉白先生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也是个医生,后来改行作医学检验,是重庆市一医院的检验师,1957年因为给领导提了点意见,就被打成了“右派”,送四川415劳教支队劳教。这个“415”劳教支队是当时“右派”人员被大量集中进行劳教的地方。他们每天被强迫去修建铁路。开山、放炮、抬石、挖土方,不但劳动强度大、危险,也无任何安全防护措施。更要命的是,饭都吃不饱,根本不拿人当人。尤其是当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大饥荒来临时,这些人的日子就更难过了;而我们这位王检验师,被饿得皮包骨头,全身浮肿,终于卧床起不来了。

当时中国著名的骨科专家车玉生医师也被打成“右派”,被安排在415医院当医师,而王眉白先生是车玉生的老朋友。他看见自己好友的儿子奄奄一息,却爱莫能助,只能给他注射点葡萄糖液;而当时葡萄糖比黄金还宝贵,要院长批,所以形同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王检验师临终前在病床上拉着车医师的手无限悲愤地说:“车叔叔,你有朝一日回重庆一定去问问我父母,他们究竟还认不认我这个儿子?为什么让我饿死,都不给我寄一点吃的东西来救救命……”说罢在哽咽含恨中离开了人间。

车老流着眼泪送走了好友的儿子,把他的话也牢牢记在心中。当时415劳教支队,极缺医务人员,而像车玉生这样专家水平的人更是没有,于是便对车医师施点小恩小惠的“仁政”,以便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个“劳动力”的“积极性”(这是劳教队内部的专业术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笔者注)。他们给车医师摘掉了“右派”的帽子,还给了他一张按“技术干部对待”的“空头支票”,因而他比其他那些“右派劳教分子”不但可多得几个钱,每年还可获“恩准”回重庆探亲一次。

那年车玉生回渝探亲,望着妻子、儿女一个个饿得皮包骨头,真是心如刀绞,但他仍然抽空去了王眉白夫妇家。车老是个直性子,几乎用责问的口气问老朋友夫妇:“你们怎么一点东西都不给儿子寄去,等他饿死,你们当真是要站稳立场,划清界限吗?”王眉白夫妇一听,真如晴天霹雳,哭着答道:“我们怎么没寄啊?我们每个月口中不吃、肚中省地做成炒面粉,糖、油都用邮包寄了去,寄了还不放心,还去邮局复查……”接着他们拿出一大叠邮寄包裹单,邮件复查单,上面赫然盖着邮章,明白无误地写着“对方单位己收妥”。真是天大的怪事!那么多次寄去的食品,难道都被狗吃了?!

还用问吗?不就是那些穿着“军干服”成天绷着脸教育“劳教分子”必须“改造反动世界观,重作新人”的劳教干部们干的“好事”吗?除了他们,还能有谁?他们真不愧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他们盗占了王眉白夫妇邮寄给儿子的食品,让其子活活饿死;他们不择手段,占尽好处,把“死”留给了“阶级敌人”,真是做到了雷锋“同志”说的“对敌人,象严冬一样的冷酷”——这就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干部”!

这位老科学家王眉白老人当时就哭晕了过去。这位中国杰出的卡介苗专家,用自己的科研成果,不知挽救了多少孩子的生命,而他唯一的儿子,却被这几个猪狗不如的人渣谋害了性命!但这位老科学家,对此事却半个字也不敢向人提起,否则又是“诬蔑”、“恶毒攻击”了。

此案不仅是劳教制度的罪恶,也是中共统治下社会黑暗的缩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