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决定台湾“明天”的因素是什么?为《台湾关系法》40周年而作

今年4月10日是《台湾关系法》签订四十周年之日,美国来自共和、民主两党的五位参议员近日提出一个议案以资纪念;台湾则正逢总统选举竞选活动开始,香港与澳门特首均接受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访问,此举表达了北京对韩国瑜参选2020总统的期许。台、中、美“新三国演义”的序幕已拉开,在参与的三方中,谁是决定台湾明天的因素?

中华民国政府的色彩决定与北京关系的远近

2011年我去台湾听到的名言是:现在台湾人最不怕的就是换政府与换总统,觉得这届政府与总统不行了,让他下台,换个总统试试看。

这种看法,一方面表示台湾选民在选举中可以体现自己的意志;另一方面也说明,由于台湾地方小,风狂雨骤易起变化,政治人物由红转黑可能就因一个不太大的事件。但这种看法忽视了一点:人民委托的代理人——政府首脑一旦选出,必然会对政治产生作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选举是会产生后果的”,这话不仅对美国适用,对台湾也同样适用。陈水扁、蔡英文当家的台湾,与马英九的台湾有完全不同的政治氛围,对北京的态度也迥然相异。

最近台湾媒体采访我时总要问到一点:韩国瑜是不是中共大外宣的产物?我的回答是:“韩流”的出现,首先是台湾民心的转变,其次才是北京借势成事。在太阳花运动前后,通过打倒“外来政权”凝聚的民气,化为对本土人执政的高期待。蔡英文女士执政以来,经济上难有作为,2018年“九合一”选举中,民进党又对美国民主党的“进步”政策过份追随,将同性婚姻置为主打议题。台湾人当中有不少早就厌倦了蓝绿之争与统独议题,也不喜欢民粹当道的务虚激情。20多年来一直是“绿地”的高雄人民早就存在较强的危机感,韩国瑜一句“高雄又老又穷”引发共鸣,瞬间就让高雄由“绿地”变成“蓝天”。

台湾人因为厌倦蓝绿之争,在政治上一直希望有所谓“第三方力量”出现,经济上则希望台湾能够回归亚洲“四小龙”时期的辉煌。但在两党成势的情况下,第三方力量很难崛起。高雄“绿地”变“蓝天”之后,在全岛范围内,韩国瑜满足了台湾“第三方力量”的想象:他属于蓝营,却没有官场习气,说话直白,清廉而不腐败,引起多方期待,因此,韩国瑜的人气、网路声量一路攀升,在台湾汇起一股“韩流”。

北京为什么支持韩国瑜?

“韩流”成气候之后,北京很快发现,可以将2020台湾大选翻盘的赌注押在韩国瑜身上,于是利用亲中媒体发力,将韩国瑜努力包装成台湾人民愿意接受的未来领袖。今年3月22-23日,韩国瑜一行接连走访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获得当地高规格接待,分别会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澳门特首崔世安,并先后获港澳中联办主任会见。对台湾一位市长给予这种前所未有的高规格接待,可视为北京一种明确的政治背书。

台湾还在争议蓝营的“天王”们是否愿意推出韩国瑜做2020总统大选候选人,但这点其实毫不重要,只要北京需要,在台湾政商两界就会形成“需要”。3月25日,在投资上从不踏空、擅长随机应变的台湾富商郭台铭(英文名Terry)开通[email protected]粉丝团帐号@terryGou1018,公开为韩国瑜助选,相信跟进者将有不少。

无论台湾人怎么想,台湾经济已经与大陆形成一体相联的趋势。这一趋势早在1980年代就已经开始,当时,港台位居四小龙,大陆贫穷落后,需要借两地之力发展;不到十年,大陆凭借劳动力、土地价格、税收优惠等“比较成本优势”,让港台经济空心化,香港的四大产业除珠宝业之外的制衣、电子、玩具都陆续北移,台商更是大量涌入中国投资,此后成了港台两地需要依赖大陆支持,对香港,北京政府最喜欢说的是自己“放开大陆人士香港游,让港人获得旅游收益”。对台湾,大陆最喜欢引证的数据是:从1990年到2015年这25年时间里,台湾GDP占大陆比重,竟然从43.8%断崖式地跌至4.56%,以此来证明台湾的衰退。

台湾当局也不得不面对以下事实:大陆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与最大贸易顺差来源地。即使在2015年蔡英文当选之后有所下降,但直到2018年底,台湾仍然是中国第五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进口来源地,中国则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贸易顺差来源地,并有444家非金融企业赴台设立了公司或代表机构,备案金额25.69亿美元,领域涵盖批发零售、通讯、餐饮、塑胶制品、旅游等多个行业。

台湾事实上是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尽管中共在国际社会围剿与孤立,仍然改变不了这一事实。因此,中共不能在台湾直接实施统治,只能通过“以商制官”、加深台湾对大陆的经济依赖关系,让北京势力逐渐渗透台湾。以反服贸协议为主的“太阳花运动”之后,国民党不仅失去了政权,而且陷入衰败之势,中共干预台湾政治失去一只可用得着的手。但富有政治斗争经验的中共,在等待中寻找机会,忍耐了四年左右,终于等来了“韩流”,发现了让台湾“绿地变蓝天”的可用之材。

可以预见,由台湾亲中财团投资控制的亲中媒体在未来的几个月中,会开足马力宣传,为台湾人民打造出一位远胜于空喊民主的“空心菜”总统,当然也会送上一些让台湾人得到经济利益的大礼包。

美国的态度是平衡台海关系的重要砝码

全世界都知道,所谓“台海关系”,事实上是美、中、台三角关系。美国道义上不能放弃台湾,主要是缘于当年让中国加入联合国时对台湾的承诺,这承诺体现为《台湾关系法》,这部法规最关键的是第二条第二款:“任何企图以非和平方式来决定台湾的前途之举——包括使用经济抵制及禁运手段在内,将被视为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及安定的威胁,而为美国所严重关切”,以及“美国提供防御性武器给台湾”这一相关条款。具体解释,就是只有在中国大陆对台湾使用“武力统一”之时,美国才会出兵保护台湾。这意味着美国不会主动出兵帮助台湾独立,而且也不排斥台海两岸自愿“和平统一”。台湾人认为美国必须要保护民主的台湾,恰恰不是《台湾关系法》的内容。

理解了这一点,就能够理解台湾马英九政府时期,两岸关系日渐密切,甚至连和平统一的最后一块铺路石《服贸协议》都差不多要被批准,美国却一直未出面干预,其原因就是《台湾关系法》的基本原则。自从奥巴马任美国总统以来,由于台海互动频密,实现了海空运直航、大陆客访台、经济合作等各方面的密切交流,加之北京对台湾上层的统战工作非常成功,中国大陆对台湾的红色渗透日益加强,美国已经采取一种无为、不加干涉的消极立场,北京当时甚至有种看法,美国的对台湾关系法行将结束其历史使命。川普上台,美国对台海关系的态度发生变化,再度强调《台湾关系法》的重要性。

台湾人选总统是个高难度技术活

中华民国政府首脑处理台海关系,当然得考虑中美两国的态度,对中国要巧周旋,以保住台湾的事实独立为最终目标。由于保持台湾的事实独立而非争取名至实归的独立(即台独),与美国目标一致,容易取得美国支持。陈水扁当年失败的教训在于不合时宜地展现了“倚美求独”的姿态,既为中国痛恨,也失去美国支持。有鉴于此,蔡英文对美国倒是善于借力,通过美国减缓大陆对台湾的压力。但如何周旋北京,则是民进党与蔡英文的“短板”。

蔡英文所在民进党的主要基础是草根,台湾国民党多年经营,在政界、商界、传媒、学术文化界中均有很大实力,2014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只是政治精英受挫,商界与传媒、学术文化界、军界的实力受到的削弱有限。因此,蔡英文不得不面对这几方势力的不合作以及见缝就钻的反对活动,2018年的九合一选举,民进党的失败其实并不算很意外。

由于北京过去多年来持续采用各种软性渗透,如北京对媒体的红色渗透,对军队政界商界的利益诱惑等,这需要台湾自身加强抵御。马英九执政失败,就在于对所有这些渗透都顺水推舟,乐见其成。台湾人民可以对政府不满,可以对政府首脑提出任何批评,但如何才能够选出一个在中美两大强权的夹缝中找到自保之道(兼顾经济民生与反中国红色渗透)的政府首脑,却是一个民众无法完成的高难度技术活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澳洲广播公司SB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