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中国人在东京砍中国人 呼叫铁头

Rusong_Machunbo:最悲催的事情是,时代已经远去,但人们还活在过去无法自拔。中国城镇化造富运动(房地产繁荣),是一个朝代仅有一次的事件,是正在远去的时光,但很多人却只能驻留在这样的时光中无法自拔,无法跨出过去走入现在。房地产,驻留了很多人的生命。

黄雪琴:或许,在党国强大的机器下,无知和恐惧是可以养成的,信息和新闻是可能屏蔽的,现实和真相是可以被扭曲的。但亲身经历了,见证了,就不能假装无知,不能放弃记录,不能坐而待毙。黑暗无边,仅剩的一丝真实和亮光,绝对不能拱手相让。《记录我的“反送中”大游行》

【东京巴士爆持刀伤人案中国留学生捅伤同胞】6月14日傍晚,在东京都港区港南,一辆载着20多人的物流公司巴士内,一名30多岁的中国男性留学生江某持刀砍伤一名20多岁的中国男性留学生的脸部、颈部、腹部等。警方赶至现场处理,以涉嫌杀人未遂的现行犯将行凶者逮捕。日本警方相关人士表示,行凶工具类似菜刀,刀刃约有15公分(厘米)长。这辆巴士是物流公司接送员工的车辆,受伤者和行凶者似乎相识,伤者已被送医急救,但目前尚不知伤势如何。据悉,伤者被送医时有意识,能说话。嫌犯Jiang承认持刀砍人:毫无疑问,我试图杀死他。Jiang说,他觉得对方态度不好,他很恼火,无法原谅他。日本警方正在详细调查事发经过。

暖夕酱:火锅店门口贴以色列和日本国旗供人踩踏

a_free_cat00:河南大旱,哈尔滨大水,都上不了热搜,祥和一片啊。

贾泽生说法:一个县级融媒体中心主任倒出的苦水,如果真的如此,那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laomanpindao:【一直到现在这一刻,中国人还将失业的责任归属到自己身上】毕业就失业的学生认为是自己的专业选得不好,于是全社会兴起了高考选专业辅导热,失业的35岁的程序员怪罪自己太老了,无法连续一个月熬夜加班了。失业的工厂打工仔自责于工资太高,中国劳动力成本涨得太快。失业的地产人和金融人悔恨自己前几年挣得太多也花得太多。似乎一切都是自己不够努力,而这个国家的大政方针没有任何错误。不过,根据悲伤的五个阶段理论,在最初的自责阶段之后,就是愤怒阶段了,也就是要将责任抛给社会和他人了。到那个时候,就是中国底层互害案件更加猛烈的爆发阶段了。

【北交所也要烂尾了?】据《自由时报》6月14日消息,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北京证券交易所(北交所)之低迷景象令人惊讶,北证50日均量从高峰期303亿人民币一路下探,6月13日仅剩26亿人民币,等于萎缩91%;IPO也门可罗雀,时隔4个月后,预定6月17日重新开启IPO审议会议。

yinuo885:民主国家领导人退休后,看到家里墙不干净自己搞一下。独裁国家领导人退休后,看到家里墙不干净,告诉警卫,换个管家,老管家以后就别出现了。

【中共国的工人为何要下跪讨薪还讨不到?】6月11日,坐标天津,旭泓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工人在项目部经理前下跪讨薪。讨薪工人表示:“我们刚开始情绪并不激动,后来项目经理说了一句‘你们自己干活,你们活该’!我被欠了2万多,我们40多个工人大概被欠了六、七十万!”

北京大土豆:越来越多的银行已经慌了。

Buhequn:应该一步到位,改成咤。

Rusong_Machunbo:最悲催的事情是,时代已经远去,但人们还活在过去无法自拔。中国城镇化造富运动(房地产繁荣),是一个朝代仅有一次的事件,是正在远去的时光,但很多人却只能驻留在这样的时光中无法自拔,无法跨出过去走入现在。房地产,驻留了很多人的生命。

“爸爸好好的程序员不当,为什么要去送外卖?”

lianchaohan:每次看到美国官员苦口婆心地劝党国就觉得好笑,他们告诫北京“在台湾、日本和南海周边的挑衅行为可能导致意外事件发生,在无意中造成区域冲突升级”,好像党国听了会住手似的。殊不知中共找的就是这个感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通过挑衅打破现状,通过升级冲突巩固打破了的现状,一切都是有意而为。

【美国制裁中共援俄后日本与乌克兰签订10年援助协定】美国下场制裁中国支持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向俄罗斯提供经济军事援助后,日本立即与乌克兰签订10年援助协定,承诺今年将向乌克兰提供45亿美元的军事和经济援助。此前,美国已经多次要求日本增加军工生产,帮助美国和欧洲军工产能吃紧的需求,提高民主世界的军工供应韧性,准备中国在台海犯事。另据德国之声消息,在意大利召开的G7领导人峰会上,与会各方同意利用冻结的俄罗斯国有资产的利息为担保,向乌克兰提供500亿美元的贷款。

【人权律师余文生夫妇身陷囹圄外界吁中共放过精神病院里的儿子】据美国之音消息,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和妻子许艳被捕一年多,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关押在江苏省苏州市看守所。美国之音通过知情者了解到,余文生并不担心他自己的政治案子,但是担心刚满19岁的独子余镇洋。消息人士称,患有严重抑郁症的余镇洋已试图自杀十多次,至少两次送医急救。人权组织和海外人士呼吁中共当局基于人道理由立即释放余文生夫妇,以便他们能够照顾孩子并挽救他的生命。近日有消息人士告诉美国之音,代理律师5月10日会见了余文生。消息人士说:“余文生在里面,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状况都是非常好,也是比较健康,说自己对他这次被捕的事情也是非常非常地乐观,现在有一种比较豁达的感觉。他说要坐牢就坐牢,要判就判,无所谓了。只是他特别担心自己的孩子,还有许艳。在他和律师见面的时候,也是几乎不想聊案子,因为毕竟这个案子是个政治案件,按他觉得,案情并不重要,他也完全认为自己是无罪的,包括他在整个审讯过程中是完全不配合警察,也没有在任何笔录上签字。但是现在他的孩子状况非常差,患有非常严重的抑郁症。”一年多前,已皈依基督教的余文生夫妇在前往欧盟驻北京办事处参加活动途中被捕,当时孩子刚满18岁。6年多前,十多名便衣特工当着孩子的面把余文生强行带走;后来家中不断遭到国保骚扰。正值青春期的余镇洋开始患抑郁症,症状日益加重,到高中不得不辍学。消息人士说:“现在是孩子被送到了北京的精神病院。不算是软禁,就是真地是因为病,把他关在精神病医院里面。也就是五一以后,孩子又一次自杀。是从N95口罩里面把那个铁片儿拔出来割腕自杀,但是救回来了。所以现在孩子的状况特别差。”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7/2068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