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读懂《红楼梦》才知道 中国真正的贵族

只有成为一个高贵的人,才能支撑得住一个高贵的家族。

作家苏岑在《真实的上流社会什么样》中将“上流社会”分成了三个等级:

第一等级,既富且贵。

这是贵族中的贵族,财富和社会地位并重。

第二等级,非富但贵。

虽经济实力不足,但在社会生活中能够享受到应有的尊重。

第三等级,富但不贵。

虽然有钱,也仅仅被称为暴发户,即便家财万贯,也当不得一个“贵”字。

她将前两者称作真正的贵族。

中国最为人熟知的贵族,莫过于《红楼梦》里的贾府。

1

每当我们翻阅《红楼梦》中荣宁二府的奢华与排场,总会被书中文字摇曳得心驰动荡。

初始的时候你会惊叹于贾家钟鸣鼎食的奢靡,但是仔细品味你才发现,真正的贵族,从来不是物质的堆叠,而是一种精神的富足。

记得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那一回,面对无数的玉盘珍馐,贾母和薛姨妈让凤姐给刘姥姥布菜,说起一个简单的家常菜“茄鲞”。

“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签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了,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

贾府的饮食早已超越了珍馐美味的世俗层次,讲究的是新鲜细巧,追求的是生活的多姿多彩。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面对别人“孝敬”的金银珠宝,贾母无动于衷,反倒是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带的一堆“枣子、倭瓜并些野菜”,在大观园大受欢迎。

87版《红楼梦》剧照

近代学者储安平通过对中英两国贵族社会的观察,说过这样一句话:

“凡是一个真正的贵族,他们都看不起金钱……一个真正的贵族是一个真正高贵的人。”

真正的贵族不是不爱钱,不花钱,而是懂得物质真正的意义,他们更关注生活本身,明白物尽其用。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的时候,贾母想起库房里有存着不少精美的“软烟罗”。

那是连王熙凤看着都眼馋的物件,但是她却让人都找了出来,除了给黛玉潇湘馆糊新的窗纱,她自己也挑选了一匹雨过天青颜色的做帐子。

随即又命令王熙凤,如果还有多余的,就给刘姥姥两匹,或衬了里子给丫头做坎肩穿。

最后贾母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白收着霉坏了”。

富贵,在许多人眼中是一对连体婴。但是,“富”从来和“贵”没有必然的联系。

贵族真正有贵气的不是奢华的外表,而是一颗“不以物喜”的心——既能享受物质带来的生活乐趣,也从来不做物欲的奴隶。

2

钱穆先生在研究中国古代的世家贵族时,曾经感慨说:

那些世家大族,事实上是“门风多宽恕”,非常宽厚的,“志尤敦厚”,他们的内在性格,都是以敦厚纯良作为教育子弟的最高原则的。

看过《红楼梦》的人,很多不喜欢贾政。

但是曹公对他的评价却甚高:

他借林如海之口说贾政,“为人谦恭厚道,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

当穷秀才贾雨村拿着林如海的书信来求向他求助的时候,贾政义不容辞,书中写道:

“且这贾政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大有祖风。”

这是不仅是贾政的个人品质,更是贾家一以贯之的家风。

《红楼梦》第四十回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面对这个来自乡下,比自己还要大几岁的穷老太太。

87版《红楼梦》剧照

贾母不仅没有半点轻视,反而因为刘姥姥的幽默智慧、亲切可爱,对她青睐有加。

“我正想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儿,请了来我见一见。”

贾母领着刘姥姥把孙子孙女住的处所,甚至连妙玉修行的拢翠庵,都一一走到了,瞧了个遍。

贾母的热情不仅是因为她对同龄者的尊重,更源于根植于内心的那份教养。

还有一回在清虚观,一个小道士不小心撞了凤姐,在一片“打打打”声中吓得魂飞魄散。

但是贾母看见了却赶忙说道:“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那里见过这个势派。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得慌?”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慈悲与善良才是一个贵族真正的财富。

87版《红楼梦》剧照

国学大师牟宗三先生曾经告诉我们:

贵族有贵族的教养,这个“教养”就是贵族区别于一般人最关键的一点,品位、生活方式、文化涵养,即便我们现在都读了大学,我们未必有那种教养,这是非常不一样的一种内在要求。

富人是指物质上的拥有,但贵族则一定是精神上的丰盈。

3

苏轼在《三槐堂铭》中写道:“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贵族世家除了坚守着优雅的门风之外,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极度重视后代子孙的教育。

身为商家之女的宝钗,无时无刻不把“我们祖上也是读书人家”这句话挂在嘴边,生怕别人误解她家庭教养欠佳。

无他,皆因商家即便大富,也不能称为贵族。

读书不仅可以使你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也是一个人文化和教养的修行。

所谓“富不过三代”,是因为再多的财富,也买不到精神的高贵。

唯有读书,才能够让世家贵族得以代代相传。

小时候读《红楼梦》,看到贾宝玉被贾政逼着读书,颇有些感同身受地埋怨贾政的专横与霸道。

等到成年以后再读红楼,看到曹公背后曾经庞大的江南织造家族在一夕之间轰然瓦解,恍然大悟,为何《红楼梦》是一片悲凉的底色。

87版《红楼梦》剧照

因为红楼中的那群贪图享乐的“富二代”们,未尝不是曹公年幼时的亲眼见证。

读书,在很多人看来是书中的“主要矛盾”之一。但是从曹雪芹对贾政的评价可以看出他从来不曾反对读书。

作为荣国公的次孙,贾政看似古板,但是“自幼酷爱读书”的他始终是一个谦虚有礼的君子作风。

这与那个靠着祖上蒙荫,成为纨绔子弟的兄长贾赦形成了鲜明对比。

87版《红楼梦》剧照

后来贾政不仅成为荣宁二府最显贵的牌面人物,还因为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为人称道。

贾政不是在压迫孩子,他是在以身作则地告诉孩子读书的意义,这是贵族的一种传承,更是身为贵族的一种使命。

作家吴冠琪在《什么才是真正的贵族精神》一文中说:

“真正的贵族精神,第一位的是文化的教养,抵御物欲主义的诱惑,不以享乐为人生目的,培育高贵的道德情操与文化精神。”

于是,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红楼梦》第二回出现的“正邪两赋”会被看作全书的总纲。

因为曹公想要告诉我们一个非常明确的道理:

人格的塑造,多半是在后天家庭环境里导引而形成的。

家风和门风,远比个人的天赋和能力要重要得太多。

读书为明理,明理为修身,修身即为做人。

只有成为一个高贵的人,才能支撑得住一个高贵的家族。

87版《红楼梦》剧照

苏岑说:“整本《红楼梦》实在是一部社会的世族列传,形形色色的世族非世族子弟进进出出,演绎一段人间浮世绘。”

读懂了《红楼梦》,你就会明白什么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贵族,是一种精神,也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内心的图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洞见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