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国民党将潜伏的共产党一网打尽 特务头子周恩来到死不知

蒋和一班最后的逃亡者抵达宝岛后,他们痛定思痛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回答:我们为什么失去大陆?国民党在台湾“肃清匪谍”的一战打得还不错。请看:张镇死后二十六年,即一九五○年到一九七六年,周恩来还要罗青长关照在台的二张。这位中共智力超群的特工大师、统战大师居然还不知道,张镇早已不明不白地死了二十六年!台湾没有人报告,香港也没有人报告。这是罗青长的失职,还是周恩来的盲昧?莫非国民党真是将潜伏的共产党一网打尽,台海变成一堵铜墙铁壁?

张镇(右)1945年10月11日在重庆机场送别毛(左)回延安

大陆疯传的周恩来临终交代,因特工首领罗青长之死再受关注。本文追踪国共一段离奇的谍战经过,独家报导台湾宪兵司令张镇之死与点破中共情报神话。

被中共官媒称为“红色间谍之父”的罗青长一周前逝世后,四月二十一日在北京举行告别仪式。称赞他“为国家安全及涉台工作作出重要贡献”。是“我党隐蔽战线的优秀领导干部”。报导说,因为他的秘密工作性质,这个告别仪式的“安排格外低调”。挽联称他“于无形处立奇功”。显示死者的神秘性。

周恩来临终交代台湾两位张姓朋友

罗青长(1918~2014)是中共特工,曾任中共中央调查部副部长、部长,在康生、周恩来手下工作,尤其是周的亲信。他在文革中也受到冲击,由周亲自保护,在文革中期便已复职。文革后,他显著的工作是为潘汉年翻案,还发表过文章。北京八九学运事件及以后,几乎没有他的资料和声音。其实,活了九十六岁的他,应该早已退休。公开的业绩都是四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的旧闻。

但近些年来,传播很广的一件事,与罗青长有关。那就是所谓“周恩来最后见的人是谁?”因为周的巨大声望及晚年被毛所排挤,所以他的去世,人们怀有高度的好奇心。这件事,以致在有关罗的这篇告别仪式的报导中,都被提及。

中共文汇报报导,告别仪式上朱德之孙朱和平少将透露:罗“是周总理去世前见的最后一位国务院部级领导,周总理向他交代了对台工作和两岸统一方面的一些事情。但目前他所从事对台工作的细节还未被披露。”同时,“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也对这件事,有细节报导。说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周恩来提出要见罗青长。罗入病房,周在昏迷中,罗等到中午,周醒来,“用微弱的声音说:要罗青长不要忘了台湾同胞,更不要忘了那些为革命作过贡献的台湾朋友,哪怕他一生中只做过一件有益于革命的事,比如还在台湾的两位姓张的朋友⋯⋯”,言后又昏迷过去。罗稍后便退出。

国民党宪兵司令张镇护毛免被暗杀

周说的“两位姓张的朋友”,到底是谁呢?回答还是罗青长作出的:新华网有报导,罗青长回忆说,他在周总理身边工作四十年,“根据以往总理的交代,他指的是发动西安事变的张学良和曾任重庆宪兵司令的张镇。”此说传播甚广,出自罗青长之口,有其权威性。

张学良(1901~2001)之名,如雷贯耳。其亲共、倾共之记载,不必赘言。那么,张镇是谁?他对中共有何大功,让周恩来临死不忘?对此,大陆传媒没有赋闲,也有不少搜索追击,但都在网上,官方主流媒体似无涉及。

张镇(1900~1950)湖南常德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曾靠拢中共,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因参与托洛茨基派,而被中山大学中共组织遣返中国。回国后即投靠蒋介石,为侍从室上校。领军抗日淞沪战役战功卓著,国府迁都重庆,被任命为陪都中将宪兵司令。抗日胜利后,一九四六年还都南京,任首都卫戌司令。一九四九年随国府撤退广州、重庆,十二月飞台北。仍任宪兵司令。一九五○年病逝。一九五一年被总统追赠陆军二级上将。

有一段秘闻,被新华网渲染为周临终前向罗青长说出“毛泽东当年重庆脱险的惊天秘密”。在国共谈判的一九四五年十月八日,周的助手李少石被流弹击毙,周恩来收到情报,说有人要暗杀毛泽东。周便将张镇请到红岩八路军办事处,要求张镇绝对保证毛的安全。张一口承诺。因为当时毛在重庆的安全,不仅有蒋,而且有美国、苏联的担保负责,谁也不敢有丝毫差池。

张镇之应承周,相信也不是个人行为。毛在双十协定签完,十一日就匆匆离渝返延安。那最后三天,张镇如影随形,尽到责任,直到亲自护送毛到机场回延安。有一张照片留下来:毛在机场和张镇握手致谢。

张镇被指为中共潜伏的秘密党员

周恩来所说这位姓张的做过“对革命有益的事”,应该就是这件事——张镇在重庆维护了毛的安全。但是不是防避了一次“暗杀”?或是周恩来夸大其事?并无证据。传重庆有特务放言“以性命换毛一死”——这当然可以成为周恩来保毛立大功的机会,至于张镇是否知道毛最后三天有生死劫?亦未可知。其实,毛已在重庆平安地待了四十天。

事过多年,何以周要临终前如此郑重地交代罗青长?官媒甚至大赞周对台如何赤诚相待,“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也许只有一种解释比较合理:周当时已处于可能被毛整肃的高危状态,他无时无刻不在自保意识之中。这种临终交代,或可使后人看到他是忠于党、忠于毛的。他可能深信毛是永远的万岁,就像文革中那样战无不胜,神圣不可侵犯。众所周知,周重视“晚节”和身后之名。

张镇的命运值得进一步探讨。张戎的名著《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有一段相关的描述:“国民党元老、中统创始人陈立夫告诉我们:‘毛泽东到重庆来,是美国人保证他的,他是安全的。’毛也有身任要职的秘密中共党员保护他,例如重庆宪兵司令张镇。毛还是不放心,坚持要美国大使赫尔利专程飞来延安,跟他同机去重庆⋯⋯”这里,张戎已明白指证张镇是共产党。这本毛传中文版二○○六年由我主持的开放出版社出版。

张戎的依据何在?有两个来源,载于其书之注释中,见开放网www.open.com.hk:

一、访问苏联外交部当年中国事务负责人Kapitsa;

二、周恩来生前与之谈论工作的最后一人是调查部长罗青长,谈的是“在台[湾的]一些老朋友”(见张佐良,《周恩来的最后十年——一位保健医生的回忆》,第370页),罗青长后来披露谈的人包括张镇。

消息来源即是苏联外交部的透露,那时中国在苏共领导之下。和罗青长的透露,如上所述。这样,张镇就成为潜伏在蒋介石政权中最大的一名共谍。

张镇死去26年,周恩来竟全然不知

如果张戎的判断没错。我们进入另一个层面——张镇之死。

这里我要提供一个独家的旁证。涉及先父冉鹏和张镇的关系。原来冉鹏和张镇是国民政府上层的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服务政府近二十年,在抗战胜利后的南京时期,时有交往。因为同乡,都是常德人,又是中学同学。而且是我们家乡在中央政府做官的唯一的一对,被乡人称为“一文一武”的出类拔萃之辈。文曰冉鹏,武曰张镇。先父三十年代以首届高等文官考试第三名(潇湘晨报2013-12)为行政院录用入仕,官至副主计长,理财之贤能备受上司嘉许。那时代为官从商,似乎很讲氏族乡里缘份。

冉鹏(1906~1978)留下一部日记。可以查阅父辈的若干行踪轨迹。令人惊讶的是张镇从成都撤退到台北,仅仅两个月,突然以“肝癌”病逝。时年五十。先父日记一九五○年二月十八日载:

阅报,惊悉真夫【张镇名号】已于元旦(二月十七日)一时零四分逝世,斯人竟罹斯疾(肝癌),上苍之报答世人者果何如耶?老友又弱一个,余真不禁热泪之盈眶也!忆余与渠中学同学,在政府工作近二十年来,虽有文武之分,但彼此从未一事相干。举世军人好财货,而渠则始终清白,为余所钦敬。结果,今竟不寿,可慨也已。

前此,先父曾偕李焕之赴陆军总医院探视张镇。翌日又拜托主任医官李志伊前往诊断张镇之病。李谓系“中毒性肝发炎,并非肝瘤。”日记四月二十日,尚有关于张镇病况的另一记载:

张向荣来访观洲,为解释前代检查血压并无企图,因值余,过余室谈真夫病况甚详。渠谓全误在庸医误断为疟疾,注射606针致死。总之,健康第一,最好不病,误于庸医,可恨也!

这里庸医何所指?606是一种可治梅毒的杀伤力很强的药剂。谁懂这些医术的精妙?而张镇夫人也在他之前(应在两个月之内)去世——正处盛年的一个高阶家庭,来台匆匆遭此灭顶变故,难免予人离奇之感!

有无可能张镇的共谍背景被发觉,而致当局对他采取决断措施?

不敢断言。但我们知道,蒋和一班最后的逃亡者抵达宝岛后,他们痛定思痛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回答:我们为什么失去大陆?中共则宣称他们的致胜法宝有伟大的第二战场(国统区学运)还有一个隐蔽的战场。前有陈布雷之女陈琏,鼓动学潮;后有傅作义之女傅冬菊在北平挡住林彪五十万大军而献城。国民党的弱势也映照在张镇身上,蒋只有一个战场,焉得不败?

不过,国民党在台湾“肃清匪谍”的一战打得还不错。请看:张镇死后二十六年,即一九五○年到一九七六年,周恩来还要罗青长关照在台的二张。这位中共智力超群的特工大师、统战大师居然还不知道,张镇早已不明不白地死了二十六年!台湾没有人报告,香港也没有人报告。这是罗青长的失职,还是周恩来的盲昧?莫非国民党真是将潜伏的共产党一网打尽,台海变成一堵铜墙铁壁?

(二○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香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开放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