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墨黑纸白:给海外大学捐1亿美元的国人 为何没被骗?

换成我们真正的普通人,现在这么多富人玩众筹大家得辨别真伪吧?大家在献爱心的时候也越来越倾向于信息真实度和捐款绕过中间人吧?普通到我们普通人根本不敢自视同阶层的普通家庭赵氏,竟然会不投学校投其他方,还认为是对学校的捐助?也是让人钦佩智商感人。

斯坦福大学校园

“普通女孩赵雨思”能新晋为这个句式的主角,也不枉费那几千万人民币的支出,还是听到回响的。

毕竟在这个句式里的主角都是行业大佬,比如普通家庭马某人、悔创阿里马某人、一无所有王某人、不知妻美刘某人等,最终都难免被一语成谶。

从贿赂门到诈善门,可能并没太大变化。

随着对面的媒体和咱们这的媒体相应的信息报道,该事件从狗血贿赂门变成了慈善被骗门,果然有钱人的能力是不容小觑的。

有些媒体说:“赵雨思已经在4月2日被斯坦福大学开除,因为学校发现赵雨思在申请书中伪造帆船运动证书。”

而有些媒体则说:“虽然中间人给赵雨思伪造了一份帆船运动的简历,但是她并没有像这起系列舞弊案中的美国名人子女那样,”

“她并未被斯坦福大学的运动队教练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开后门’录取,而是通过正常的渠道被学校录取的。”

上述媒体的两种说辞,表达的是两种事实,一种是行贿事实,一种是未行贿事实,但650万美元也是事实存在的,哪一种事实更值得相信不言而喻。

事发后赵母在媒体声泪俱下,称:“自己受人误导,以为是捐款。”并表示已委托律师处理此事。

赵母还表示:“获知女儿被斯坦福录取后,辛格建议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用于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

在这种情况下,她才支付了650万美元给辛格基金会。谈到为什么会被骗,她说:“她一直非常乐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项目。”

根据赵母口述是自己女儿靠能力被录取后,才支付了650万美元捐款,问题出在了斯坦福一方,把自己有能力的女儿开除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赵母和辛格的联系与斯坦福方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么650万美元被某个人骗了,能和慈善扯上关系吗?

问题的关键在于,赵雨思已经在4月2日被斯坦福大学开除,因为学校发现赵雨思在申请书中伪造帆船运动证书。

这件事提醒我们,无论多么善于在外伪装,哪怕把自己称为是普通女孩,也搁不住造假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在我们这里不明显,在别的地方就不一定了。

被骗可以理解,但拉慈善垫背就有点过分了

对于普通家庭赵氏被骗,纸白君是表示理解的,虽然这650万美元对这个普通家庭来说是毛毛雨,但毕竟也是来自于广大中国患者们的血汗钱。

还请不要把自己作为普通到完全不普通的家庭,竟然还能上了别人的套,去硬拉慈善垫背,也没见给国内大学有多少慈善,何必伤了慈善的形象?

从逻辑联系来看,即便纸白君站在普通家庭赵氏的话术中来看这件事,也完全不能将650万美元和赵雨思上斯坦福撇清关系。

对学校的捐款,直接给学校即可,用得着通过中介方或者第三方吗?我们中国不是没有给海外学校捐款的,高达1亿美元的都有,赵氏家庭也是小巫了。

2016年中国曾经最年轻的富豪陈某人,向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15亿美元,用于大脑基础生物研究。

人们有对他其他方面的质疑吗?没有的。除了一些人会怒斥:“支持生物学和神经科学都历史悠久的加州理工学院,而不支持我们这里,是典型的错误。”

2014年潘某人向哈佛捐款1500万美元,设立哈佛中国贫困学生助学计划,给出的理由也很硬气,因为哈佛没有给中国真正的普通家庭提供奖学金。

虽然有人质疑潘某人为自己的孩子将来进哈佛做提前投资,我们假如真是这样,潘某人也没有把两件事同一时间来进行吧?到底房地产商是贼精的?

但收益的确实会是一些真正普通家庭,真的靠能力被哈佛录取了,但却会因囊中羞涩而错过的中国孩子,所以诟病他捐款海外学校的人也说不出太多什么。

2014年香港某富豪捐款哈佛3.5亿美元,刷新该校自建校以来最大数额的单笔捐款记录,咱们这里对他们诟病也不少,但人家确实是哈佛校友。

让全世界有钱人将慈善投到我们学校,值得努力

上述这些都足以让650万美元被骗的普通家庭赵氏感到羞愧,他们捐的都远超这家人,但他们会支付给中介和第三方吗?都是直接捐款给校方。

换成我们真正的普通人,现在这么多富人玩众筹大家得辨别真伪吧?大家在献爱心的时候也越来越倾向于信息真实度和捐款绕过中间人吧?

普通到我们普通人根本不敢自视同阶层的普通家庭赵氏,竟然会不投学校投其他方,还认为是对学校的捐助?也是让人钦佩智商感人。

当然我们也有很多向国内学校捐款的人,比如向汕头大学捐款近46亿的李某人;在全国遍地逸夫楼的邵先生;向杭州师范捐款1亿的马老师等等。

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学校最终没能快速成长到能吸引外人来为我们捐款的状态?而我们这边更多的金钱是捐到了他们那边的学校?这也是值得思考的。

同时相关数据也显示,国内校友捐款排行首位的北大,25年来收到校友捐赠20亿人民币,和哈佛比起来还不如其2015年一个校友的捐赠数目。

看到这么明显的差距,我们是不是也该想想,是什么让我们的有钱人更热衷于慈善国外学校,而非国内学校?

原因很多但不方便坦言,只能简单的归结为,学校首先不应府衙化,其次思想和专业领域过硬应为存在之本,最后受捐款合理透明市运要让人们清晰可见。

至于普通家庭赵氏能不能通过法律挽回自己的650万美元和家庭尊严,以及赵雨思能否重新回到斯坦福,这都不是纸白君所关心的。

我们围观的是这一家人贿赂门也好,被骗门也罢,始终要有一个认知底线,即慈善不容被玷污,慈善更不容成为某些人的脱身话术,我们的社会更需要慈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作者微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