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2019年大陆网络敏感词高达300万个 科技公司数千人每日手动审查

2019年中共当局对网络的审查愈加严厉。中美贸易战的爆发致使平时较为宽松的经济议题也成为禁忌,再加上今年是中共建政70年,“六四”事件30周年,导致当局限制网上的敏感词已超过300万个,更有科技企业每日会动员数千人进行“手动审查”,以逐条检查网民的留言,以确保做到漏水不漏。

中共网络审查力度加大并且运用人工审查

2019年中共当局对网络的审查愈加严厉。中美贸易战的爆发致使平时较为宽松的经济议题也成为禁忌,再加上今年是中共建政70年,“六四”事件30周年,导致当局限制网上的敏感词已超过300万个,更有科技企业每日会动员数千人进行“手动审查”,以逐条检查网民的留言,以确保做到漏水不漏。

香港《苹果日报》援引《纽约时报》称,大陆目前有超过8亿网民,当局以全世界最广泛、最先进的网上审查机制,控制着网民能看到什么。

报导提到一家名为“博彦科技”的网路审查工作的公司,这家位于北京的承包网络审查的公司目前已经收录10万个基础敏感词及300多万个衍生词,其中与政治相关的敏感词多达三分之一,其次是色情、卖淫、赌博和刀具相关的词,而且内容还会不停更新扩充。

博彦科技主要是以人工智能进行监控,但该公司的4000名员工,每日都会进行手动的人工审查。而在2年前,这样的员工只有200名左右。一名员工称,虽然人工智能很聪明,但是它们不会像人脑一样懂得变通,审查时会错过很多敏感词,比如一些网民会用乱码或一张照片,来暗指“六四”,例如“5月35日”、“VIIV”、“瓶反鹿死”或“8平方日”等等,都要用人手进行检查。

博彦科技在成都有一个160人的团队,每天分四个班次,在一个新闻聚合应用程序上审查可能带有政治敏感性的内容。

对于同一款应用,博彦在中国西部城市西安还有另一个团队,负责审查可能存在的粗俗或污秽内容。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充斥着色情内容,以及其他许多用户可能会觉得受冒犯的内容。

在成都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必须把自己的智能手机放在走廊的储物柜里。他们的电脑上不能截屏或发送信息。工作人员几乎都是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他们通常不了解政治,或是对政治漠不关心。在中国大陆,许多家长和老师告诉年轻人,关心政治只会带来麻烦。

博彦科技基于上述的敏感信息开发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公司负责人称这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他们还使用反审查软件定期访问被中共政府屏蔽的所谓反共网站,然后更新数据库。

新员工就像准备高考一样学习这个数据库。两周后,他们必须通过考试。

中共一直不允许海外的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进入中国大陆。没有这些保护隐私的社交媒体的障碍,当局可以轻而易举的监控和管理大陆的互联网百度和社交媒体微博和微信。

中国大陆有着全世界最庞大的上网人群,但随着而来的管控也越来越困难。从去年开始,中共限制了一些试图使用翻墙软件获取海外信息的网民。

今年1月,中共网信办表示,过去6个月中,他们已经关闭了733个网站,“清理”了9382个手机应用软件。

今年3月,当局开始加大网上言论检查,很多学校都陆续约谈经常对外发表文章的教师,并要求他们“低调一点,因为今年很特别”,但若被问及有哪些敏感议题不能触碰,得到的答复却是“只能意会不能言明”,甚至有些词汇与政治压根扯不上关系,却也被归类在敏感字当中。

此外,中共还有成千上万的网络警察,他们的工作就是监查社交平台和电脑屏幕上出现的被认为是政治敏感信息。一些敏感词会被自动删除,例如涉及”六四“天安门事件的词汇。

需审查的敏感词长长的列表还在继续增加新词汇,有些是暂时性屏蔽,有些是直接从社交平台上被删除。

网络审查是把“双刃剑”?

中共花费大力气进行的网络审查,让这项管控中国大陆8亿多网民每天所看内容的工作遭遇了两难状况。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大陆的互联网审查一方面屏蔽了大部分人,但也打开了一些人的脑袋。

“首先这些受到培训的人不是机器,他们应该是会思考的。而这些人在审查工作中,经过长时间的发掘、探索,慢慢会发现真相,并会产生自己的想法。某一天,这些人会站起来,不在官方底下工作,他们在社会中的行动力、反制能力会很高。”

他补充说,中国年轻人目前应该处于韬光养晦的阶段。

“现在中国大陆的经济越来越有挑战,当到这些事情影响到大家的生活的时候,年轻人无法再逃避的时候,大家就会开始关心政治,也会发现很多事情是政治体制的问题。”

微信中文敏感词超过800个

荷兰网安专家维克多‧葛弗斯(Victor Gevers)今年4月23日在推特上披露,通过检索和分析近38亿个微信对话信息后,发现中共可能用于审查微信的敏感词(或组合)多达八百多个。这些对话信息大部分以中文撰写,所分析的中文信息中98%附带卫星定位。

这八百多个敏感词(或组合)大多与影响中国大陆政治和社会焦点的事件有关,

如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六四”镇压有关的有“八九六四”、“八酒六四”、“平反六四”、“坦克|王维林|六四”等;

与“709大抓捕事件”有关的有“大抓捕|709|谢阳|维权律师”、“人权律师|江天勇|秘密抓捕”等;

与迫害法轮功有关的:法lun功法学界人士|联名要求|周强下台法轮功法轮大法法轮功法轮大法洗脑|89民运|独裁统治活摘器官。

与中共打压民众有关的有“境内藏人|中共的打压|政治犯数据库”、“国际特赦|世界报告|西藏人权”等;

有关退党大潮的有“退出中共”、“退党|退团|退队”等。

在全球华人中影响深远的两本书《九评共产党》和《江泽民其人》,以及一些讽刺中共领导人的词汇也被列为敏感词。

当然很大一部分是与习近平和前任党魁江泽民等中共高官的名字和外号等。

一些以英文撰写的信息中,则有829个词条受到审查,其中包括葛弗斯的英文名字“Victor Gevers”。

华府智库“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东亚高级研究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早前也在《外交家》杂志网站发文批评腾讯推出的微信及QQ等社交媒体平台,配合中共广泛审查及监控平台信息。

库克表示,腾讯对使用者造成的潜在安全风险或甚至超过华为,建议用户慎重考虑这个问题,采取行动保护自身的基本权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