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谭笑飞:闲谈习近平的“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这个词,笔者是很喜欢的。习近平把它放在中共体制内来谈,是要维护中共的谎言和暴政。笔者劝习近平跳出中共体制,回归自我之后再来谈“不忘初心”。你在成为中共党员之前,你首先是一个人;你跳出中共体制,你依然是一个人;你最终也是一个人,这是你真正的自己。“人之初性本善”,不要忘了善良的本性,不要忘了来到这个世界的初衷。

在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党政权倒台十几年后的今天,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被全世界所唾弃,中国共产党走入坟墓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摘自《九评共产党》

习近平继“打虎”之后又提出了一个词“不忘初心”。中共的党魁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和中共体制,各有一套统治手段,其变迁过程也折射出了中共的穷途末路。

中共篡政之后,毛泽东提出“以阶级斗争为纲”,开展了一连串的运动,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一方面打击政敌,一方面用谎言和暴力向中共党员和民众灌输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从毛泽东和中共体制角度看,这些运动是成功的。毛泽东肉体消灭了刘少奇、高岗、彭德怀等等,牢牢把持权力一直到死。虽然不确定当时的中共高层是否真正信仰共产主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时中共的中下层和普通民众绝大多数是相信的。对于中共来说,这是维护中共体制的最大保障。近三十年的疯狂折腾,几千万人死于非命,人人自危,国民经济几近崩溃,中共依然能够渡过难关,就是因为广大民众还没有摆脱共产主义的谎言。这就是毛泽东留给邓小平的遗产。

邓小平上台后面临的问题是,共产主义的理想还能画饼充饥,但是共产主义道路的各种探索都是失败的,民不聊生。继续空着肚子闹革命,结果也必然是中共垮台。邓小平在实践中抛弃了共产主义,但是当然不能公开这样说,于是就有了著名的“黑猫白猫”的理论。什么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不要争论;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不要管它;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邓小平确实通过这个办法确实缓解了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但是谎言终究是谎言,自称“人民公仆”的中共高官腐败横行,号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共却坚持一党暴政。六四运动爆发,中共血腥镇压。从那一刻起,中共成功灌输四十年的共产主义理想破灭,不仅民众茫然,而且许多体制内的高层也心灰意冷纷纷出走,如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实际角色是现在的中联办)社长许家屯,也有军队的飞行员毅然投奔台湾。

江泽民是六四镇压的最大受益者,但是他面对的问题更麻烦。共产主义已经在理论上和实践中双双破产,而他自己在中共党内资历不足。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没有系统的办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力和中共体制了。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是在中共体制层面解决问题,出台的是宏观政策,而且可以光明正大。江泽民只能在个人层面解决问题,就是“闷声大发财”。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江泽民默许军队走私,放纵官员贪腐。同时也用物质欲望来冲淡民众在精神层面的思考,教育、医疗和住房三座大山压得民众只能日夜为钱奔波。在这个过程中,社会风气加速下滑,笑贫不笑娼。

“闷声大发财”带来了两个直接后果。第一个是官民矛盾迅速激化。毛邓时期,中共官员的腐败方式主要是依靠中共体制而享受特权,中共垄断了一切社会资源,民众即使有点钱也买不到紧俏商品,而中共官员则按照级别坐享特权待遇,类似于体操中的规定动作。这种腐败方式比较间接隐蔽,民众一时意识不到,所以个体矛盾数量和程度都有限。江泽民时期开始,中共官员的腐败更上一层楼,不仅保留了规定动作,而且开始有自选动作,大小官员们各显其能靠山吃山,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鲸吞国有资产、贪赃枉法、买官卖官等等成为普遍现象,这就直接侵犯了民众利益,个体矛盾数量暴增、程度激化。

中共官方统计的上访人数从1992年开始井喷式爆发,可见一斑。第二个是中共体制内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特别是中下层组织天高皇帝远,为了小集团利益各自为政。毛邓时期,中共的所谓组织纪律之类的规定还是有一定作用的,政令在一定程度上是畅通的。江泽民主要是依靠利益输送和放纵腐败的方式换取下级的配合和支持,等于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中共中下级官员无所顾忌,尽情腐败。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各种利益集团,对于上级的政令,有利于自己的才执行,不利于自己的就拖延甚至抵制。上级对此无能为力,而且对于下级闯的祸还要百般包庇。也就是说,中共体制内部开始涣散,组织纪律失去了约束力,维护中共体制的核心纽带就是利益。在这个背景下,社会分配制度扭曲,司法不公,民不聊生,维稳成了中共的燃眉之急。维稳经费逐年增长以至于超过了军费,维稳手段无所不用令人发指。

江泽民虽然党内资历不足,但是毕竟是邓小平指定的,而且捡到了邓小平死后的权力真空。胡锦涛也是邓小平指定的接班人,江泽民也无法把他废掉,但是习近平就不同了。习近平上位是江胡妥协的结果,胡或许认可这个结果,但是江泽民只是将其当作权宜之计,策划周薄政变把习搞掉的。人算不如天算,王立军出逃美领馆推倒了多米诺骨牌。

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面临的首要问题还不是如何维护权力,而是如何保住性命。所以习开始“打虎”,把参与政变的主要角色及其亲信都送进了大牢。从习近平的角度看,打虎是保命的必要措施,而且在权力没有巩固之前,只能逐步采取逐步推进的方式。从中共体制的角度看,毕竟周薄策划政变,违反中共体制规则在先,那么习近平清剿政变团伙,虽然有阻力但是毕竟符合中共体制内的规则。但是,一个基本的常识是“反腐亡党”,习近平的打虎对中共体制造成了无法愈合的冲击——“官不聊生”。

首先明确的是,“反腐”的口号已经欺骗不了民众了。中共官员的腐败已经是常态了,民众日常生活接触的腐败现象从来没有减少。打虎打掉的是贪官,没打掉的就不是贪官了?新上台的就不是贪官了?即然要反腐,为什么把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民众抓起来呢?所谓“打虎”不过是以经济问题为借口搞权力斗争罢了。

江泽民的“闷声大发财”让中共官员贪得盆满钵满,而习近平的“打虎”把中共官员吓得提心吊胆。从中共官员角度,一个是正激励,一个是负激励,强烈的对比之下,官员的反映可想而知。其实在打虎中后期,习近平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老虎们的案情通报中多了一些类似“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的表述,其实就是给中共官员吃定心丸,意思就是如果政治上没有问题,就不用担心被打。但是不论习近平本意如何,熟悉中共体制的官员肯定是不敢相信的,中共过河拆桥秋后算账的例子不胜枚举。中共当年也搞“三三制”团结地主,但是篡政之后把地主满门抄斩。而且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本来就是交织在一起的,不同的派系有各自的势力范围,势力范围又形成了利益集团,而且非常紧密风雨不透。即然利益已经是维护中共体制的纽带,那么争权夺利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打虎是把政敌打掉,为了维护权力,习近平还需要把自己的亲信提拔到高层。与江胡不同,习近平仓促上位,没有条件和时间培植自己的班底,只有一些旧部可用,而且这些亲信级别低资历浅年龄大,必须予以大面积的火箭式的提拔,这也冲击了中共体制,动了其他官员的奶酪。比如蔡奇,连中共中央候补委员都没有当过,就直接进入政治局,而有的中央委员已经连任两三届,还被排除在政治局之外。

按照权力分肥是中共体制的规则,习近平毕竟是党魁,打掉政变集团和提拔自己的亲信,这本来是正常的。在毛邓江时期,中共体制也能够承受,但是目前的中共体制已经承受不住这么折腾了。如前所述,第一,各个利益集团已经尾大不掉,习可以打掉周永康等高层,但是打不动中下层动利益集团;第二,中共官员维护中共体制的唯一动力就是要升官发财,突然发现此路不通,而且时时有牢狱之灾,那么必然要打点行囊准备后事,末日心态在官场蔓延,随时“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习近平在2017连任之后,不再提打虎,而是口口声声“不忘初心”。关于这个转变,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一方面习近平的权力已经相对巩固,另一方面中共体制强烈反弹,习近平选择了保党。那么就涉及两个问题,第一,这个党能不能被保住;第二,习近平将面临什么。

时至今日,内忧外患的中共已经没有任何措施能够维护中共政权了。几十年来的演变过程就是民众日益觉醒,中共体制日益涣散。如前所述,毛泽东时期对民众的精神控制是成功的,共产主义理想能够迷惑人;邓小平时期,用物质生活的提高来在一定程度上填补共产主义理想的消退。毛邓时期,中共组织的运转是正常的,政令基本畅通;官民矛盾主要体现在宏观层面,而且也不激烈。江泽民时期,共产主义理想在民众和中共体制内都彻底破灭,中共就成了一个赤裸裸的利益集团,官员为所欲为,对民众残酷镇压。到了习近平时期,能够维护中共体制的只有哪些“闷声大发财”的利益集团了,而习近平为了自保性命而打虎,把中共最后苟延残喘的一点点希望也打掉了。更重要的是,民众和中共党员都开始清醒并抛弃中共,这要归功于《九评共产党》这篇文章。

中共的共产主义谎言破灭后,民众仅仅是感到茫然无措,对中共的认识也多局限在贪腐、官官相护等等方面,而且还是在中共灌输的思维方式下看问题。同时,中共也在有意转移民众的注意力。所以虽然谎言破灭,但是民众还是没有真正摆脱谎言的遗毒。2006年《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把中共的本性揭露得淋漓尽致,以至于中共虽然恨得牙根痒痒却至今都讳莫如深。清醒的民众和中共党员(包括中高层官员)纷纷三退,主动抛弃中共,回归自我。目前三退人数已达三亿三千多万而且与日俱增,民意汹涌。同时逐渐清醒的是国际社会,美国国会、欧洲议会等都多次通过决议谴责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暴行,而且最近的局势显示国际社会对中共已经不是停留在口头谴责,而是在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全方位抵制和制裁。

在这样一个历史潮流下,保党无异于以卵击石螳臂当车。而且习近平除了一句“不忘初心”的口号之外,也没有推出任何能够保党的措施。至于“不忘初心”,不要说已经清醒的民众,就是还没有三退的中共党员包括习近平本人,有人相信这句话吗?有人信共产主义吗?也就是说,习近平在用一句没人相信的口号在保党。大厦将倾非一木可支,习近平连“一木”都没有,只是在拿一个气球去支撑摇摇欲坠的大厦。

从打虎到不忘初心,反映出的是习近平心态的摇摆。一句歇后语可以恰当形容习近平目前的处境: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打虎得罪了权贵集团,在中共体制内,这个矛盾可能一时缓解,但是绝对不会相安无事不了了之,必定是你死我活。即使习近平提出“不忘初心”向对手输诚,对手不仅不会退一步,而是会得寸进尺。同时,“不忘初心”令习近平的支持者大失所望。不论是中共党内还是党外,有些人是希望习能够实行改良,结果这些人也不再信任和支持习近平。即使是习的那些亲信也是同样的态度,他们身居高位之后,也有了自己的利益集团和诉求,习的左右摇摆只能令他们与习渐行渐远甚至离心离德,那时候习就是孤家寡人了。

提到明朝灭亡,人们想到的是崇祯。其实明朝的黑暗统治,可不是崇祯一个人的错误,而且崇祯与其前任皇帝们相比,还算是比较开明的,甚至也试图有所作为。但是明朝是在他手上灭亡的,所以成为千夫所指。习近平也面临同样的结果,就因为习是党魁。发生雪崩,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作为党魁,必须要为中共所有的罪恶负责。中共罪恶罄竹难书血债累累,习近平保党就是在为中共所有的罪恶背书;如果中共因为习而多存活一天,那么中共这一天的罪恶都要算到习的身上。

其实关于中共的罪恶,披露出来不过是冰山一角,但是习近平肯定是清清楚楚知道中共做过什么。即然如此,在中共灭亡前夜,习还主动背负中共的罪恶,这个做法显然是不明智的。

“不忘初心”这个词,笔者是很喜欢的。习近平把它放在中共体制内来谈,是要维护中共的谎言和暴政。笔者劝习近平跳出中共体制,回归自我之后再来谈“不忘初心”。你在成为中共党员之前,你首先是一个人;你跳出中共体制,你依然是一个人;你最终也是一个人,这是你真正的自己。“人之初性本善”,不要忘了善良的本性,不要忘了来到这个世界的初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