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法媒:30年来中国政府丝毫没有放松对人民的控制 天安门母亲控诉屠杀

她告诉《回声报》记者,那天晚上,王楠像往常一样,去天安门广场拍照。但在长安街上中弹。一些医学院学生和市民想去救助,但遭到军队持枪威逼。此后,两辆救护车试图前往长安街救助伤者,也遭到军队阻拦。王楠的遗体被军队草草掩埋在北京28中附近。几天后的暴雨暴露出掩埋的尸体,王楠被送往附近医院太平间。张先玲很晚才得知儿子遇难的消息。在此之前,家人和朋友满北京找寻王楠的下落。张先玲表示,几天之内,她的头发就全白了。

6月3日出版的法国全国性大报重点关注的两大凸出主题,一是欧洲议会选举后法国以及德国政坛的力量重组,二是法国教会神职人员性侵行为独立调查委员会发出的呼吁。中国八九六四30周年,天主教报刊《十字架报》刊登短文,凸出中国政府30年始终试图淡化事件的努力;财经报刊《回声报》则刊登对30年前痛失爱子的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的长篇访谈。六四30周年之际,中美贸易战也正不断升级,《解放报》和《回声报》也都发表文章,介绍相关情况。

中共国防部长在新加坡等于承认六四事件确实发生

《十字架报》的文章针对中共国防部长魏凤和近日在新加坡面对媒体提问的回答指出,30年来,中共当局始终试图为在天安门广场屠杀数千学生自圆其说,但始终拒绝使用“镇压”一词,只说是一起威胁政权稳定的“事件”,而中国政府当时的处理方式保证了中国此后的发展。30年来,当局一方面试图抹消这些悲剧事件的集体记忆,另一方面或者否认,或者淡化1989年6月4日那一天,北京曾发生过血腥镇压。但事实不容否认,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海外的受害人家属或异议人士,都不断提供证词,肯定1989年6月4日是一个地狱般的夜晚。

魏凤和在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亚洲安全论坛活动时面对媒体提问,表示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大家认为中国政府没有正确处理这一事件。文章就此指出,这等于承认这一事件确实发生了。中共当局很少有这样的表态。文章指出,北京当局从未公布真实的伤亡数字,只说大约有两到三百人丧生,并说其中有很多军人。但实际情况是有数千人丧生,不只是在北京,而且也在数十座同样发生了学生抗议活动的城市。30年来,世界各地众多的活动人士努力维系这次悲剧性事件的记忆,尤其是在香港,他们坚信,正如鲁迅所言,默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为真相大白努力到最后一口气

天安门母亲团体成员之一张先玲女士今年已经82岁。她的儿子王楠1989年时还是中学生,只有19岁。但6月3日至6月4日夜间,他头部中弹,死于天安门广场附近。张先玲向《回声报》记者出示当年医生出具的死亡证明,上面写着:中弹致死。张先玲表示,这是政府杀人的证据。

《回声报》简短回顾了随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而起的学生要求民主的运动,指出,5月20日政府下达戒严令时,没有人相信人民解放军会向人民开枪。张先玲也是一样。如今她很后悔曾对儿子说,军队不可能用真子弹开枪。她告诉《回声报》记者,那天晚上,王楠像往常一样,去天安门广场拍照。但在长安街上中弹。一些医学院学生和市民想去救助,但遭到军队持枪威逼。此后,两辆救护车试图前往长安街救助伤者,也遭到军队阻拦。王楠的遗体被军队草草掩埋在北京28中附近。几天后的暴雨暴露出掩埋的尸体,王楠被送往附近医院太平间。张先玲很晚才得知儿子遇难的消息。在此之前,家人和朋友满北京找寻王楠的下落。张先玲表示,几天之内,她的头发就全白了。得知儿子死讯后,她辞去了在航天部的工作,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四处寻找证人,试图还原儿子遇难的经过。

这一切彻底改变了她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她与其他遇难者家属组建了天安门母亲团体。30年来,他们不顾当局的阻挠,努力维系遇难者的记忆。她语气温和却十分坚定地向记者表示,她会为真相大白而努力到最后一口气。《回声报》文章写道,六四难属的努力多年来一直面对当局的压力,他们也受到严密监控。自年初起,张先玲住所的楼层,就有4名警察轮班看守。但是天安门母亲团体人数正逐年减少。张先玲表示,去年就有5名难属去世。活着的人因此要加倍努力。她表示,她每天锻炼身体,因为她要活着看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中国政府对人民的控制丝毫没有放松

《回声报》在报道中美贸易战进展的同时,还针对八九六四30周年发表文章指出,30年后,中国政府对人民的控制丝毫没有放松。六四始终是不能提及的禁区。时至今日,中国年轻人对这次被当局称作是“反革命暴乱“的事件知之甚少。六四发生后,中国共产党吸取苏联解体的教训,将重心转移到改善经济生活。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教授高敬文对该报记者表示,与这种战略相伴而行的是党国意识形态教育加强,对社会的控制加强,习近平上台后,又加强了镇压政策。德国智库一名中国问题专家表示,结果是,言论自由明显缩水,很多中国人目前最关心的首先是消费和安全。这篇报道写道,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狱中病逝,使得中国民主运动失去了一位领袖,而香港的泛民主派运动如今也面对北京对香港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乌尔开希:中共政权是对文明的直接威胁

《回声报》也采访了当年的学运领袖之一乌尔开希。1989年那样的自发民主运动如今是否还有可能发生呢?乌尔开希表示:青年学生的向往没有改变。并不是因为如今生活改善了,他们就不希望有更多的民主,或更多的言论自由。阻止他们提出要求的是恐惧。所以他们宁愿保持沉默。多年来,中共在散布恐惧的同时,大笔投资监控手段和镇压手段。习近平几乎决心终身担任国家主席。没人知道这样的局面会持续多久。乌尔开希因此不断强调:世界必须了解这个政权的本质:这个政权是对文明的直接威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法广RFI瑞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