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宋庆龄:被忽悠半生竟是年迈粉红 死前心愿甘做中共党徒

八十五岁的老妪竟还像纯情少女一般天真浪漫,相当标准的赤粉,未有丝毫“觉悟”。如此一生坚持马列主义,深度迷醉赤色梦幻,不可能醒来了,完全与中共“同命运,共呼吸”,一只心甘情愿贡献一切能量的政治花瓶,怎么可能对中共产生逆向反思?

史尘散尽,史评落定。宋庆龄、宋美龄,两位分道扬鏕的同胞姊妹,国共标志性人物。中共视宋庆龄为第一统战对象,毛泽东、周恩来对孙夫人竭尽优渥。庆龄也确实为中共大大挣分,公开反蒋反“国”,不仅抗战前为中共出力多多,抗战后国共逐鹿中原,庆龄亦为中共招降纳叛,出力甚巨。

不过,政治人物的历史价值并不取决于一时之评,更不取决于党派自评,生前誉当然不如身后名。国共相争,蒋毛相斗,所谓“主义”之争,实为正邪较力。庆龄囿于持论赤歪(或曰认识能力),站错队、跟错人,共产党的“国母庆龄”远不如国民党的“国母美龄”。美龄因站对行列跟对郎,虽随国府退居局促台岛,一时声名不如二姐,但最终得到的身后名则大大超越庆龄。

“紧跟”

一九五七年七月十三日《人民日报》(版一),宋庆龄发表“紧跟”反右的《团结就是我们的力量》,严厉驳斥“右派进攻”,竭力为反右站台——

有些反动分子说,八年以来中国“一事无成”,或是说“一团糟”。生活本身就给予了驳斥!饥饿、贫困的孱弱的中国一去不复返了,这是怎会发生的?难道这些人的眼睛瞎到了这般地步,以至于连我们国外的最凶恶的敌人也不得不勉强承认的进步他们都看不出来吗?反动分子的谎言所激起的愤怒是不难理解的。依我看来,人民出来说话,把事情搞个清楚,是完全正确的。这少数人说,我们的国家是有限制的。我要问他们:哪一个国家没有限制呢?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法律规条。……在人民的社会主义国家里,提供所有人生计的东西已归公有,限制就对广大的人民群众有利了。……人们不禁要问:这些不满意我们的政府、不满意政治协商的人究竟怀着什么目的呢?他们希望用什么来代替我们的东西?社会的道路只有两条:不是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

很清楚,宋庆龄深受赤说忽悠,完全迷入左尘,完全相信《人民日报》的“正面资讯”。一九五八年六月十四日《人民日报》发表的《救济福利工作的两种概念》(版四):

在今天的中国,一个人或一个地区在困难中孤立无援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发生了。……我们全体人民得到一种更美好和安定的生活。……一个真正的新中国,已经在世界上站起来了。……许多年来,苏联人民所享受到的教育、医疗和其他种种的福利,是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甚至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都不能做到的。

一九五八年六月十四日,宋庆龄一次庆典讲话,标题《永远和党在一起》。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她致函爱德格•斯诺:

历史肯定是沿着一个方向——向着人民为和平与社会主义斗争的最后胜利的道路前进的,让人们说爱德格•斯诺曾帮助人民寻找这条道路。

庆龄的政治观点与“阶级立场”,一屁股坐在中共这一边。

被忽悠

饿殍遍野的大饥荒年代,一九六一年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宋庆龄发表《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致敬》(版二):

中国共产党每当在需要作出牺牲时,每当在克服我们前进道路上的任何困难时,每当在倾听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时,总是站在最前列。……我们都懂得,听毛主席的话,跟着中国共产党走就是胜利,愿我国人民永远听毛主席的话,永远跟着共产党走,继续高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为早日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奋勇前进!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我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万岁!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人民日报》,宋庆龄再发表长文《解放十六年》(版二),竭尽全力歌颂“伟光正”。

共产主义战士

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五日晨,王光美赶到宋寓榻前,问垂危中的宋庆龄:“记得你曾提出要求入党,不知现在是否还是这样想法?”宋点了点头。王光美连接重复了三遍,宋都明确表示肯定,王光美随即电话告知胡耀邦。

下午,邓小平召开政治局紧急会议,一致决定接受宋为中共正式党员(无候补期)。中组部长宋任穷、副委员长廖承志,受中央委托前来通报中央的一致决定。宋十分激动,连连点头,微笑着,闪着泪花,但发着高烧,说不出话。

二〇〇六年大陆版《宋庆龄年谱》,称为“伟大的爱国主义、民主主义、国际主义、共产主义战士宋庆龄。”

港刊评议

一九九五年,香港政论刊物《争鸣》记者罗冰爆料:宋庆龄曾前后七函致毛泽东;一九五五年不同意三大改造,指责中共背离新民主主义方向;五七年不同意封杀言论的“反右”,不同意打倒这么多右派;六六年不同意打倒刘少奇,云云。不过,罗冰文章无注释,无法循径核查。就是赤士吴江有关宋庆龄的“异声”,亦未提供出处。笔者调阅所有大陆版有关宋庆龄的资料,均无“七函”蛛丝,只认清庆龄乃真正毛迷赤粉,深坠红网,双眼被蒙(可能不知大饥荒)、政治标准错移,至多“时代悲剧人物”。

文革后,宋庆龄对中共仍一如既往。一九七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人民日报》,宋庆龄发表《人民的意志是不可战胜的》(版三),谀共分贝丝毫未减——

新中国诞生的第三十个十月又来到了。……我们的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新中国才出现于世界之林。这是多么值得自豪的啊!……三十年,我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过了一条伟大的道路,一条闪耀着社会主义光辉的道路。九亿人民坚定不移地选择了这条光明大道。……当我看到国际国内形势大好,我们新中国的航船在战胜险遭倾覆的命运之后,又乘风破浪,昂然前进的时候,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无比的幸福。我又看到了祖国的新的光明。我衷心地祝愿我国伟大的人民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不断加强团结,走向更加光辉的前程。我将非常高兴地同大家一起,并肩前进在这伟大而英雄的行列中。

八十五岁的老妪竟还像纯情少女一般天真浪漫,相当标准的赤粉,未有丝毫“觉悟”。如此一生坚持马列主义,深度迷醉赤色梦幻,不可能醒来了,完全与中共“同命运,共呼吸”,一只心甘情愿贡献一切能量的政治花瓶,怎么可能对中共产生逆向反思?

无论如何,宋庆龄的政治道路错了方向,起了历史反向作用。有什么办法,全球数代赤士落入国际共运赤漩,误了终身。因此,“主义”即方向,兹事实在体大,不可不谨慎再三,尤其不能再轻信已经造成偌大赤祸的共产主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