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华为5G导致何种灾难无法想象 连自家业者都嫌被干掉 中共发5G牌照 难实现大规模商用

中国工信部日前宣布,近期内将发放5G商用执照,声称中国将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然而中国联通竟然捨弃中国电信设备龙头大厂华为或中兴通讯,而与爱立信签订5G业务。有分析认为,中国的5G产业链尚未成熟,单靠中国一己之力去实现目标,并不现实。此外,加拿大媒体报导,加拿大5G网络系统若落入华为的手中,中共就多了一个威胁武器,可能被利用大规模的断电来威胁加国。

华为5G设备连自家业者都嫌!

中国工信部日前宣布,近期内将发放5G商用执照,声称中国将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3大电信业者都计画开始佈建5G网路。

中国联通这次採购的则是L900基站。中国媒体分析指出,中国联通仍选择与爱立信合作,主要因為诺基亚的报价最高,华为次之,中兴通讯排第3,爱立信最低,只有209亿美元。

对每年资本支出仅50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联通来说,自然是选择报价最低的爱立信。此外,就当前各大厂的5G设备来说,爱立信在功耗控制上做的比较好。

正是因為爱立信价格便宜,东西又好,受中国政府行政指令影响较小,比较遵循商业逻辑的中国联通,自然会选择爱立信。

没有国际配合,中国5G难以全面发展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关注大陆互联网发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者吕秉权表示,5G技术不是由个别国家所垄断,虽然中国在个别领域有优势,但仍需寻求国际合作。

吕秉权说:“就好像大脑以下有各种神经系统,没有可能只凭一个硬件可以用于整个5G。你有很好的神经系统,但没有很好的消化系统,消化不良,那你整个人都会有问题的。中国所展露出来的5G,短期内不可能有一个国家不靠别人,可以配套完整。肯定会有大量财政补贴,因为5G不是商业的事情,是一个国家的名片。”

他说,随着网速提高,中国网民下一步会追求更多。

吕秉权:“大家会担心的是‘我有没有真正的资讯自由。还有就是,我有没有资讯的安全。当你(网速)那么快的时候,大家慢慢不会甘于看洗脑的东西。你(现政权)是不是有这个准备呢?”

与华为合作等于将国家命脉拱手让给中共

在加拿大正在抉择是否选择华为之际,加国的《国家邮报》近日发表评论文章,题为“加拿大无法承受得起让华为进入我们的5G网络”。文章指出,加拿大5G网络系统若落入华为的手中,中共就多了一个威胁武器,其可能利用大规模的断电来威胁加国。

文章称,随着5G和物联网的出现,通信技术将覆盖国家能源网络,将其与无数设备和公用设施连接起来。这也将创造大量的可供侵入的接点,一场网络攻击可以很容易地被大量的、各种不同的传感器所掩盖。加拿大王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教授大卫·斯基利康勒(David Skillicorn)和奥瑟·科菲尔德(Arthur Cockfield)已经表明,监管众多网络交换机的更新将会是极其困难的。

首例被确认的、影响到老百姓的网络战攻击发生在2015年圣诞节前夕,地点在乌克兰。当时103个城镇的电力被切断。在2016年12月的重复攻击中,在黑客不用手动干预的情况下,恶意软件就成功破坏了乌克兰的电网。

文章指出,允许被中共专制政权控制的华为参与加拿大5G部署,等于是在“邀请”无数的特洛伊木马(后门程序)进入加拿大的电网,这就等于是把对加国经济和社会生命线的控制权交给了中共。

文章举了孟晚舟的事件。去年12月加拿大依据美国的要求,抓捕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之后,中共先是召见加国大使,要求放人,并威胁说“否则必将造成严重后果”。在恐吓威胁没能见效后,中共开始抓捕了加国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商人斯巴沃(Michael Spavor),此举被外界广泛认为是中共展开的人质外交。

《国家邮报》表示,如果加拿大5G网络在北京的最终控制权下,孟晚舟事件带来的不仅仅是两名加拿大人被拘留,也会使得所有在加拿大本土上的国民沦为人质。华为手中的加拿大5G系统可让北京用大规模停电、造成社会混乱和数十亿的即时损失,来威胁加拿大,让加拿大屈服,满足北京提出的要求。到那时,加国再想将华为从其网络中剔除,或者是政治上不可能,或者是财务上不允许。

为让读者了解断电的可怕后果,文章举了2003年美加大停电例子。这是北美历史上最大范围的停电。美国8个州以及加拿大的安大略省的电力中断,波及人口有5000万。当时交通信号灯和电子标牌失灵;交通堵塞、机场关闭;金融服务中断;蜂窝网络过载;零售商不得不扔掉大量的变质库存;紧急服务呼叫飙升;仅渥太华儿童医院就取消了800次预约;安大略省的八座核电站被关闭;工厂陷入瘫痪;废物处理设施将未经处理的污水排放到当地水道;在停电期间,死亡人数比正常情况高出28%;停电导致的事故和慢性健康问题的加剧导致纽约市近100人死亡;多伦多的人员受伤事故急剧增加,其中大多数是因交通瘫痪和路灯不灵而被车撞的行人。

2003年停电时,纽约市民徒步回家的情景。

此次大停电持续10天,给安大略省带来的损失在10亿到20亿美元之间,净亏损1890万工时。自那以来,停电的财务成本迅速增加。

数据保护和新兴技术研究机构“波耐研究所”(Ponemon Institute)的报告显示,在2016年,一个数据中心意外中断的成本平均每分钟超过8,800美元。而造成这些事故的原因中,网络犯罪成为了增长最快的因素,从2010年的2%上升到2016年的22%。今年早些时候,“安联风险晴雨表”(Allianz Risk Barometer)得出结论,北美的“云服务”提供商若遭断电,可能会在12小时内损失8.5亿美元。

“我们需要彻底了解华为。”《国家邮报》说,要真正掌握华为进入5G网络的风险,就需要对华为有个真正的了解。“华为99%的股权实际由一个工会委员会拥有,而不是像华为所宣称的由员工所有。而中国的工会实则是由政府控制的”。

文章指出,加拿大如果禁止华为参与5G部署,虽然有可能给研科(Telus)等加拿大电讯巨头带来十多亿美元的成本,华为方面可能起诉,北京可能会禁止更多的加拿大商品进口,或禁止中国学生到这里学习,或者只是阻止所有中国游客来加拿大,但“允许华为进入加拿大5G网络对加国来说可能是致命的”。这就会是所说的“十亿明智、万亿愚蠢”。引入华为对加拿大人来说,“代价太昂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