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三峡大坝真会出大事!竟然没验收!这个核弹什么时候炸?

近日,三峡大坝变形的谷歌卫星照片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引发外界的关注和担忧。有水利专家曾说,三峡工程是是江泽民给中国埋下的定时炸弹,一旦溃坝,长江下游六省市成为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已故中共元老李锐曾撰写题为《我知道的三峡工程上马经过》的文章及书信,之后江泽民勒令他闭嘴。李锐去世后,其在北京家中书房里的所有书籍和文稿,已被中共全部抄走。

2009年三峡工程竣工仪式,中共最高层竟无一人出席。三峡大坝竣工多年,迄今却仍未进行竣工验收,拿到合格证书,因为没人愿背这个黑锅。

李锐生前出书江泽民要他闭嘴,死后书房资料被查抄

李锐在他的书房中(李南央提供)

李锐于今年2月16日以101岁高龄去世。1949年后,曾担任毛泽东的兼职秘书等重要职务。他曾撰写《论三峡工程》一书。他在题为《我知道的三峡工程上马经过》的文章里说:三峡是我这辈子反对到底的一件事情。我跟我的外孙女忙忙说过:“将来三峡出了事儿,你要记住,你的外公是坚决反对这个工程的。

1996年4月,李锐写了最后一篇关于三峡停工的我文章。但是江泽民要李锐照顾大局,以后不要再提反对的意见了,此后,他在没为三峡的事情再写过文章和上书。

李锐的书房(李南央提供)

李锐女儿李南央在父亲生前便遵照父亲的嘱托,将《李锐日记》与部分书信和有关庐山会议以及土改的文稿秘密带到美国,捐赠给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但仍有大量文稿留在李锐的书房中。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7月11日报道,李南央表示,父亲还有多少珍贵文稿留在他的书房里,她也无法准确说出。比如1958年3月毛泽东召开成都会议,启动了全国疯狂盲干、蛮干、攀比赶超的所谓“大跃进”,导致饿死数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父亲便有一本笔记专门记录下这次成都会议。

李锐书房的书籍和文稿全部被当局抄没的消息,是李南央的一位朋友通过电邮告诉她的。这位朋友曾到李锐书房取一本书,发现书房已被搬空。李南央相信,具体的时间是在李南央的继母张玉珍4月2日向北京法院起诉李南央索要《李锐日记》之前。

中共掩盖历史销毁历史档案有传统

李南央表示,她不能不为父亲的书籍和文稿的去向感到担忧。她希望他们封起来,但是感觉是不可能了。中共的这些人,他们就是要消灭历史,就是要掩盖历史。

李南央很庆幸能够把父亲的日记和部分文稿带到美国。中共有销毁历史档案的传统,李南央表示,父亲生前已经预料到自己留下的文稿会有这么一天:“他自己当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时候就经手烧了周恩来的档案;还有一次他写《大跃进亲历记》时,他让秘书到中央档案馆去查大跃进的资料,什么都没查出来。我放到网上的影视资料他都说得很清楚,他说习近平上台要把档案都烧掉,那个时候他就下决心了,一定要拿出去,否则就没了。”

黄万里因三峡工程向中央上书被清华排挤

三峡工程上马争议巨大,反对声最大的要数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2001年去世)。三峡工程上马前,他三次上书中央领导,陈述工程不可上马的原因。三峡工程上马后,他也曾三次上书江泽民,但都泥牛入海无消息。

李锐在《我知道的三峡工程上马经过》的文章里说:在80年代三峡论证时,黄万里两次到我家来谈他的意见,把他写的文章拿给我看,文章的标题是《长江三峡高坝永不可修的原由简释》。黄万里是北京市政协委员,他曾在市政协会上正式提出反对修建三峡的报告提案:“三峡高坝祸国殃民,请决策停修”,附文是:“请安排争辩”。

黄万里在清华被排挤,到85岁才让他上课。黄万里是一个悲剧人物,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他可以跟马寅初、陈寅恪并列,有独立的人格,能坚持自己的意见。而我们这个国家,这个体制,就是不能容纳这样的人。

黄万里研究基金主任黄肖路是黄万里的女儿,11日她在美国之音节目中说,她看到的关于反对建三峡大坝的资料,特别是她的父亲黄万里生前带给中央领导的6封信,他的理由就是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以修的,不是早晚问题、国家财政、环境生态、防洪效果或国防的问题等等。

更主要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中所存在的客观条件,不允许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一个祸国殃民的工程”,如果被建,终将会被炸掉。当时的华东水利学院、现在的河海大学也有论文发表,论述这个观点。

黄肖路说她父亲生前总是把反对三峡大坝的理由写给中央领导,他说给领导人讲半小时的课就能让他们明白,但是他从来没有被给过这个机会。现在我们也知道了给领导人写信完全是对牛弹琴的事。就算现在没有出大事,三峡大坝修好后整个长江流域的生态变化也已经非常严重了。

黄肖路说,中央不喜欢听反对意见由来已久。她的父亲在《花丛小语》里用小说的形式达到论证党内现象的目的,只有三千字。黄万里在《花丛小语》中把知识精英分成一种歌德但丁派。现在党内绝大多数都是歌德但丁派的和谐现象,这是政府奇观。黄肖路说这个大型水利工程就是一个政治工程。

三峡工程是江泽民给中国埋下的定时炸弹

中国三峡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里记载﹕“江泽民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

三峡工程,对生态的破坏对气候环境的影响是不可挽回的,导致中国大陆自然灾害不断。大旱、高温、洪水、地震等灾祸频发。其后果正如黄万里所预言的那样:三峡上游山体坍塌、长江沿岸崩陷、洞庭湖与鄱阳湖干涸、生态环境恶化、移民陷入赤贫……。

而且,三峡工程除了发电,对防洪的帮助极其有限,不仅没有成功控制下游水量,反而是在下游干旱时,大坝要蓄水;下游闹水灾时,三峡却在泄洪。官媒以往所宣扬的诸多好处如今都成为了隐患。

2011年6月1日王维洛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三峡工程是中国政府尽力摁住的火药桶,但随时可能爆发。

三峡工程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远远超过核武器。而三峡工程是江泽民给中国埋下的一颗定时炸弹,这颗定时炸弹爆炸之时,就是中国老百姓遭殃之日。

军事评论家杨浪的认为:三峡大坝下游地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中国最主要的屯兵之地。根据1988到1989年资料,该地区驻军占陆军空降师的百分之百,集团军的百分之四十五,步兵师的百分之二十八,装甲师的百分之二十。三峡一旦溃坝,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预备队在未进入战争之前,就被三峡溃坝洪水所吞噬,其后果是无法估量的。

中国物理学教授钱伟长,1991年在《海湾战争的启示》一文中说,三峡水库溃坝的危害,将使长江下游六省市成为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他说,我们绝不能花了几百亿或几千亿人民币来修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坝,给我们的子孙背上包袱。

江泽民强行通过三峡工程上马内幕

世界上第一本系统论述三峡工程产生、发展的《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一书作者王维洛博士认为,建三峡工程是江泽民上台后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他说:“江泽民89年‘六四’之前,三峡是什么东西也许他还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过以后,他第一个在国内视察的就是三峡工程,他到那里去表态支持三峡工程。”

他强调:“如果没有江泽民的支持,三峡工程是上不去的,李鹏再动它也上不去。(他)要能动上去,三峡工程1985年就能建了。他们两人所承担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王维洛揭当时江泽民是如何确保三峡工程上马的:“在全国人大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开会的时候,都还害怕有过半数的代表不支持三峡工程决策。然后江泽民就去全国人大召开党员代表大会,就用党的纪律要求党员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后投票比例和党员在人大代表当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

1992年4月3日,全国人大七届五次会议以67%的赞成票通过了《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这是中共人大有史以来最低的赞成率。

三峡工程当时就是这样跟支持共产党还是不支持共产党连在一起的,被强行上马的。

腐败治国江泽民是三峡贪腐的总祸根

看中国2014年08月23日透露匿名人士的爆料说:三峡集团的巨额资金被挪用去搞房地产投资,还在幕后向中共高层输送利益,其中的许多款项都流向了江泽民集团。汪洋如果认真验收,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最后曝出贪腐的总祸根-江泽民。

王维洛在文章《三峡集团的反扑――夸大效益,不谈损失》中说:三峡工程投资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其中1800亿元是老百姓缴纳的三峡基金,老百姓作为投资者既得不到投资的利润,连本钱也拿不回。

原四川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表示,三峡大坝工程上马,并没有科学、民主的决策过程,而且有意回避有关工程负面的影响,是一种政治需要,更多的是利益集团的利益需求。

2013年6月,中共审计署公布,经过审计调查,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共被查出76起违法和经济犯罪案件,涉案人数达113人,违规金额达人民币34.45亿元。

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三峡已经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

近年来,官方研究报告预警,从后续影响看,三峡工程所需要的资金是个无底洞!三峡大坝工程贻祸无穷,堪称到了流脓现疮的地步。

阿波罗网马晏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马晏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