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女护士汗液变成粉红色 只因爱吃这种零食…

“皮肤科病人的病情,神秘如侦探故事,处处穿插着暧昧不清的线索,犯罪现场、受害者、一个个待解的谜团,一切线索都像美人鱼的歌声一般,带有深深的迷惑性(请原谅我忘情的比喻)……”

这可不是什么小说的开篇,而是十分正经的学术期刊《皮肤病学》(Dermatology)上的一篇病例报告的开头,这一切都源于南非一位女护士的会变粉色的制服与内衣。

从俏护士变粉红色制服开始研究

那是千禧年即将来临的时,南非一个26岁的女护士注意到自己最近有点不太对劲,几个星期来,她的制服与内衣常常莫名变为粉红色。一番考虑之后,她寻求医生的帮助。医生在排除了这名护士的用药情况后,护士还补充说,自己一贯生活健康,注意饮食,还会服用维生素补充剂。随后的血液、肝功能等各项检查结果也都很正常。

医生(作者脑补:忐忑而兴奋地)向护士小姐索要了染上粉红色的制服和内衣,进行化验。检验结果显示,衣物上的粉红色物质可以很轻易地溶于水,里面含有3种水溶性色素,但医生也想不出这些色素是从哪里来的。

在对护士小姐病史和个人生活习惯的反复询问中,医生注意到一个细节:护士小姐在近半年内迷上了一种膨化食品——NikNaks。这种用玉米做成的番茄味膨化条让她非常着迷,200克一包的Niknaks她每周要吃掉3包-12包。医生随即向膨化食品生产厂家索要了添加到食品中的色素样品并进行了化验,结果显示与护士小姐内衣和制服浸出液中的色素成分一致。谜题解开了,护士小姐贪吃膨化食品生生把自己吃成了色汗症(chromhidrosis)。

让护士小姐“患”上色汗症的NikNaks。

绝非广告,本文未接受NikNaks生产商任何形式的赞助。

图片来源:Wikipedia

为什么汗会有颜色?

在说色汗症前,先大致了解一下人类的汗腺。人的汗腺主要分为两大类:顶泌汗腺和外泌汗腺。顶泌汗腺主要分布在腋下、乳头和阴部等部位,分泌的汗液是乳状的,这种汗液本身并没有味道,但经体表细菌的“加工”后会散发出体味,而紧张或兴奋的情绪会促进这种汗液的分泌。外泌汗腺则遍布全身,分泌的汗液透明无嗅,你运动的时候就是这种汗腺忙碌的时候。

色汗症作为一种十分罕见的疾病,也根据患病汗腺的不同分为两类:顶泌色汗症和外泌色汗症。

顶泌色汗症患者的汗液最常见黑色、棕色、绿色、蓝色、黄色等颜色[2],这种病症在1709年就被发现了,但直到1954年才有两位科学家提出了比较靠谱的病因——汗腺附近生成的脂褐质(lipofuscin)颗粒。顶泌汗腺之所以分泌出彩色的汗液,可能是由于脂褐质混入了汗腺,而根据脂褐质浓度和被氧化程度的不同,汗液的颜色深浅也各有不同,但这些色素的共同点是不溶于水。除此之外,有些药物也可能引起顶泌色汗症,曾有病例报告病人在使用了奎宁-碘化铋后汗液颜色变深。

与顶泌色汗症相比,外泌色汗症最大的特点是汗水里的色素是水溶性的。不过,由于病例极为罕见,人们对它知之甚少。

彩色的苦恼

前面提到的美丽的护士小姐戒掉了心爱的零食,身体康复,皆大欢喜。但更多的色汗症病人都没有她这么幸运。直到现在人们对色汗症的病理依旧不甚明了,有限的了解就意味着对这种病的治疗方案十分有限,且很多时候还带着运气的成分。

目前发现较为有效的治疗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整形利器肉毒杆菌毒素(A型)[3],一种是伪减肥利器辣椒霜[4]。两种疗法都曾在不同的病例中获得成功,改善了患者的状况,但起效原理还未能完全搞清楚。

研究者们推测肉毒杆菌毒素有效的原因,可能是其通过抑制汗腺周围肌肉的收缩减少了排汗,也可能是通过影响副交感神经末梢来控制排汗量。至于辣椒霜的起效作用,目前只知道应该和辣椒素会刺激与痛觉有关的P物质的释放相关,原理细节还未弄清。

不过这两种疗法的有效程度因人而异,多数情况下只能缓解,如果想要根除色汗症目前唯一的手段就是切除汗腺。但切除手术具有限制性与危险性,有些部位如面部就难以进行,但对患者影响最大的色汗部位恰恰是面部。

脸上深浅不一的汗水干了以后看起来就像色斑,甚至是伤疤;身上的深色汗水也让患者们不敢穿鲜艳的衣服,只能日日与黯淡的黑色相伴。色汗症是他们的心病,是他们与他人之间无形的墙。唯有期待医学的进步能让他们有朝一日摆脱这个彩色的苦恼。

色汗症,也有假的!

说完色汗症,还得提一下它的“兄弟”——假色汗症。

假色汗症假在哪呢?这种病症中的彩色汗液在分泌出来的时候还是本身的颜色,但到达皮肤后因为与皮肤上的颜料、化学物质或一些细菌代谢产物结合产生了颜色。

曾有病例报告一位57岁的大叔,在治疗疾病时联合使用了1种质子泵抑制剂和1种组胺H2受体拮抗剂,谁知不小心破坏了皮肤表面的酸性保护层,使得芽孢杆菌大量繁殖,导致他的汗液与细菌代谢产物结合后变成了黑色[5]。

不过假色汗症最典型的病例主要是些救生员救生衣掉色导致的红汗,或者空姐制服掉色导致的绿汗之类的……让人不得不感叹:我们用的染料真是多彩呢。

我们用的染料真是多彩呢。图片来源:pixabay

参考文献:

[1] Cilliers, J. and C. de Beer, The case of the red lingerie- chromhidrosis revisited. Dermatology,1999.199(2): p.149-52.

[2] Barankin, B., et al., Bilateral facial apocrine chromhidrosis. J Drugs Dermatol,2004.3(2): p.184-6.

[3] Matarasso, S.L., Treatment of facial chromhidrosis with botulinum toxin type A. J Am Acad Dermatol,2005.52(1): p.89-91.

[4] Marks, J.G., Jr., Treatment of apocrine chromhidrosis with topical capsaicin. J Am Acad Dermatol,1989.21(2 Pt2): p.418-20.

[5] Hill, S., et al., Pseudochromhidrosis: blue discolouration of the head and neck. Australas J Dermatol,2007.48(4): p.239-41.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