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体育 > 正文

不许和孙杨割席!国际泳联向中共下跪了

目前在德国寻求庇护,曾担任中国体育队队医的薛荫娴女士表示,中国运动员在11岁时就被强制使用兴奋剂,项目包括:足球、田径、游泳、排球、篮球、乒乓球、潜水、体操和举重等,「有一万多人遭强迫性参与,任何使用兴奋剂的人都被视为是在捍卫国家。」 她说:「每一枚金、银、铜的奖牌都受到兴奋剂的玷污。」

今年7月21日,韩国光州游泳世锦赛男子400米自由泳颁奖典礼上,获得银牌的澳大利亚游泳健将麦克·霍顿,因不肯与卷入禁药风波的中共国选手孙杨同台领奖拍照,而拒绝登上领奖台。

英国选手邓肯·斯科特(Duncan Scott)重演了澳大利亚游泳健将霍顿的做法,拒绝与获得金牌的兴奋剂使用者孙杨握手、合影。

爱国主义思想在中国大陆的党文化的污染下,被扭曲到被全世界嗤之以鼻的地步。

目前在德国寻求庇护,曾担任中国体育队队医的薛荫娴女士表示,中国运动员在11岁时就被强制使用兴奋剂,项目包括:足球、田径、游泳、排球、篮球、乒乓球、潜水、体操和举重等,「有一万多人遭强迫性参与,任何使用兴奋剂的人都被视为是在捍卫国家。」

她说:「每一枚金、银、铜的奖牌都受到兴奋剂的玷污。」

这就是中国大陆运动员的悲哀!最悲哀的是,他们认为在为国争光。这是扭曲的爱国主义。孙杨就是其中的一个。

中共国运动员不服用兴奋剂不正常

同其它共产国家一样,中共国运动员一直有被强迫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

「新闻传播学研」微信公号曾发表题为《中国队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的文章,揭露中国队长期以来「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但该文很快被删除。

据报导,仅90年代,中国就有将近50名游泳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多达11名中国选手因服药兴奋剂被取消12块金牌,其中7人是中国游泳队员,外媒称作「体育史上最龌龊的造假」。

1998年世锦赛期间,中国选手袁媛非法携带13瓶生长激素,被澳大利亚警察抓获后驱逐出境,她受到停赛4年的严惩,同队的4名中国运动员也检出呈阳性。

2000年以后,中国游泳队依然问题不断: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泳坛名将欧阳鲲鹏就倒在了兴奋剂上;2011年曾经大红大紫的宁泽涛因卷入兴奋剂丑闻,遭到了国际泳联的禁赛处罚。

2012年伦敦奥运之前,曾经在世锦赛帮助中国女子接力队破世界纪录的李哲思,被证实服用了促红细胞生成素EPO。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叶诗文被质疑服用兴奋剂。

2016年,英国《泰晤士报》披露,2015年和2016年初,中共国游泳队被查出5例兴奋剂阳性事件,中共官方却一直掩盖。

中共国选手孙杨原来是个被看好的游泳好手,但也被发现吃了禁药,成为一位不受国际泳坛欢迎的比赛选手。

是谁让「孙杨」成了一个耻辱的名字?

2014年5月,孙杨曾因服用兴奋剂被处罚,冠军头衔被取消,而且还被停赛3个月。按照规定,如果孙杨再次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将会被终身禁赛。

2018年9月,在一次突袭的飞行检测中,孙杨不仅拒绝提供尿液样本,而且让其保镳用铁槌砸碎了血液样本。这说明孙杨经不起查。如队医薛荫娴女士说的,中共国在体坛上获得的那些奖牌都只是给中共脸上涂脂抹粉的,都是国人的耻辱。

但是,在中共的名利、物质利益的教唆下,那些体坛的运动员和教练们都随波逐流。最可怜的是孙杨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被洗脑洗的连正常思维逻辑都丧失了。

澳洲游泳名将霍顿拒绝与孙杨同台领奖

今年7月21日,韩国光州游泳世锦赛男子400米自由泳颁奖典礼上,获得银牌的澳大利亚游泳健将麦克·霍顿,因不肯与卷入禁药风波的中共国选手孙杨同台领奖拍照,而拒绝登上领奖台,这一幕成为很多主流媒体的头条。

霍顿事后对媒体表示,他不想与卷入禁药风波的孙杨同台。孙杨回应称:「你可以对我不尊重,但是你必须对中(共)国尊重。」

受害者孙杨竟然维护那个让他在世界体坛身败名裂的共产恐怖政权,没有比这更悲惨的事情了!

铜牌英国选手也拒绝与孙杨同台

英国选手邓肯·斯科特(Duncan Scott)重演了澳大利亚游泳健将霍顿的做法,拒绝与获得金牌的兴奋剂使用者孙杨握手、合影。

两天后,在第三个比赛日男子200米自由泳项目的决赛当中,拉普赛斯率先触壁但被认定为犯规,原本排名第二位的孙杨递补摘得金牌。日本选手松元克央获得银牌,英国选手邓肯·斯科特(Duncan Scott)和俄罗斯选手马尤丁并列获得铜牌。

颁奖与升旗仪式后,摘得铜牌的英国选手邓肯·斯科特并未与包括孙杨在内的其他3名获奖选手合影,而是独自一人站在颁奖台一侧。在孙杨走下颁奖台后,才走上台与第二名握手。

再次受到羞辱的孙杨在领奖台上对斯科特咆哮:「我是冠军,你是个失败者」。

谁心里都明白,使用兴奋剂和不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一起比赛是对诚实勤奋者极不公平。任何一个使用兴奋剂者都是懦夫、失败者,而不使用兴奋剂的比赛者才真正应该受人尊重。

2016奥运会,霍顿是400米自由泳金牌得主。他说,「我不尊重那些使用兴奋剂的人」。他指的是孙杨。

但事后孙杨被国际泳联裁决没有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这一裁决令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感到不满,并在今年3月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然听证会定在9月举行,在这之前孙杨被开绿灯,获得参加此次游泳世锦赛的资格。

霍顿拒绝上台同孙杨合照,是「割席」。割席是中华民族神传文化中的一个真实历史故事。我无法改变你,我把席子割开,我不与你坐在一起。

霍顿的无声抗议理应受到国际泳联的支持和赞许,但却遭到国际泳联的警告。国际泳联7月22日发表声明,对澳大利亚游泳管理机构和霍顿提出警告。不过霍顿回应称,他可能会向国际泳联提出抗议。

事发后,霍顿的Instagram被大陆五毛们「攻陷」,其中不乏带有侮辱性质的中文评论、谩骂和威胁。霍顿在7月23日(周二)发帖称,「我非常想保护体育精神,但我也要维护我们的队伍,所以从现在起,关注点是(澳大利亚)游泳队的表现……」

并不是霍顿屈服了,是国际泳联向中共下跪了!

下跪的国际泳联以权压制正义的运动员,并牵连到正义运动员所在国家的游泳管理机构!

报道说,霍顿的作法得到一些海外同道的支持。德国游泳运动员、德国队运动员代表海德曼(Jacob Heidtmann)周一在光州对德新社表示,「大家都很高兴,终于(针对孙杨)有所作为……他在这里游泳,对于所有干净的运动员、所有支持干净体育的人,是一种冒犯……(霍顿的举动给孙杨)一记耳光」。

除了霍顿之外,英国游泳名将亚当·佩蒂(Adam Peaty)也对孙杨表示不满。他曾在推特发文说,「我再也不愿意看到这个人(孙杨)参加国际游泳比赛或者奥林匹克运动会,与我的艰苦练习的同行们竞争」。

佩蒂说的极是,真要比赛,就玩真的,玩儿不过人家就认输。

但是孙杨自己说了不算,他得听游泳队的,游泳队得听体委的,体委得听中共党组织的,而中共党组织是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恐怖组织,要想保命,就必须得立即割席(退党)。

中共媒体说,外国运动员也有人使用兴奋剂,说外国媒体报导是双重标准。这种说法是忽悠、是混淆是非。

西方民主国家有没有运动员使用兴奋剂?有。但那是个人行为。

在中共国,是国家行为,是体制性质的,你说拿金牌是为父母争光,骂死你,你必须得认为是为党国争光。所以,个人行为与国家行为不能相提并论。

正如前队医薛荫娴所说:中共国「任何使用兴奋剂的人都被视为是在捍卫国家」「每一枚金、银、铜的奖牌都受到兴奋剂的玷污。」

这个体制真是害人哪,它应该赶快消失!(文/鲍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体育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