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专访】方德豪:警黑勾结 香港何去何从

中国问题专家、资深传媒人以及网路电台主持人方德豪接受大纪元专访。(视频截图)

居住在香港的中国问题专家、资深传媒人以及网路电台主持人方德豪先生近日接受了大纪元的专访。方德豪认为,“元朗恐袭”令香港警察与黑社会势力勾结的内幕在国际社会曝光,香港局势正处于十字路口。

香港加入中美博弈

方德豪表示,美国总统川普迄今共有两次回应香港发生的反送中抗议活动。首次回应是在7月1日香港发生占领立法会事件之后,第二次是7月21日元朗发生暴徒袭击民众事件之后,川普称香港问题过去几十年都不曾发生过。

方德豪说,这些回应的内容相对而言是客气的,但关键问题并不在于此,而是美国总统亲自回应香港问题的本身。

“这反映了香港问题其实已经慢慢地走进了中美关系的视野之内”,他认为,在中美贸易战、孟晚舟事件等一连串的博弈下,香港问题进入中美博弈的版图之后,接下来的走向尤其值得人们关注。

“案中案”白衣人定罪较难

方德豪谈到元朗事件中,虽然白衣暴徒殴打数十人受伤,性质恶劣,但是根据香港目前法制以及过去案例,要实施定罪,属于“案中案”,面临很大难度。

他分析说,警方在元朗事件的一天之后才拘捕部分施暴者,根据香港普通法,如果在现场拘捕一个罪犯在现场打人,也就是所谓的抓现行,可以入告的机会相对来说比较高,因为当时已经是人赃俱获,武器抓得到,人也抓得到。但如果是事后才拘捕,要达到成功定罪的门槛相对来说是比较困难。

他以5年前占中运动中发生的“七警打人案”为例说明,当时七名警察在打人事后才被拘捕,由于没有抓到“现行”,案件在审理中只能运用事发时的新闻片段。当时施暴者即使没有戴口罩,在追打受害人时动作迅速,依赖新闻片段辨清面目的机会不是很大。再者,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之下,这些新闻片段要成为呈堂证供也面临很大难度。结果就是“这些片段是不是可以成为呈堂证供就变成了‘案中案’的状态”。

警察和黑社会发生质变?

方德豪认为,香港警察和黑社会在理论上虽然是势不两立的,但是此次事件从多方面显示,这种关系在现实的香港已经发生质变。

他指出,在香港新界,地方的警察和当地的乡事势力,一直以来都有某种默契,在过往大家也有传闻,此次案件让人觉得新界的警区指挥官是否和地方势力互相有特殊的协助关系,不由让人产生疑问。

香港局势自从《逃犯条例》出现愈来愈激荡与升级的情况下,究竟现时是否有某些在位者,或者某些实际上可以对局势有影响的力量,其实是希望利用所谓的黑社会或恶棍,来处理香港的局面?他认为有两方面可以考量。

“第一,是否当权者或者现时的政府有某种压力,要在某一个死线之前要处理香港的问题呢?例如,今年的十月一号就是中共建政七十周年,会不会无形中在政治上是增加了她处理香港问题的压力,因此某些人出于狗急跳墙,或者是要想到用黑势力处理香港问题?这是一个问号。”他说。

而另一方面,他认为中共与黑社会互为利用,也可能导致黑社会(对此次事件)的参与。

何君尧、青关会与中联办的关系

导致黑社会暴力干预的另一重要原因,方德豪指出,中共在建政前后过往历史中,有不少黑势力渗透其中,发展壮大,中共会在适当时候将他们尽量“协调、利用”。

“包括之前轰动的文强案,一个地方的黑社会团伙,出现和共产党干部(中共)勾结的情况。”他表示,元朗事件的中心人物何君尧所扮演的角色令人质疑。

何君尧在被新界议员朱凯迪问及他的“上线是不是中联办?下线是不是黑社会?”时选择了立即离场,而不是加以否认。“究竟这样反映了什么问题?是否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这个值得我们关心。”方德豪说。

他谈到何君尧的发迹史表示,何同梁振英以及背后的中联办关系密切。何在梁振英任内被提为太平绅士,很快担任新界的太平绅士,还因此晋身新界乡议局,其后在屯门乡事会竟然击败有屯门皇帝之称的刘皇发。

“在背后大家都会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加持。当时大家觉得第一当然是梁振英,大家都记得,梁振英他当选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中联办谢票,所以也令人有一种印象,就是何君尧背后的力量也是包括中联办。”

而何君尧的另一个身份是中联办支持的青关会的法律部顾问,这更加印证了上述的关联。

“中联办觉得它解决不到的问题,它是否会利用一些其它的力量,甚至是令人感觉到涉黑的力量去处理呢?青关会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他表示,之前人们有不同揣测,认为青关会背景来历不明,资金来源疑涉黑社会。“我想青关会它继续存在主要就是,很简单,因为法轮功继续在香港可以合法地活动。”

方德豪披露,“当年陈方安生决定拒绝中央的要求,不肯将法轮功列为所谓的邪教,在这件事发生之后,其实可以说中联办当时有一些无计可施的感觉,所以它唯有用一个以民间团体包装来做一些它自己或政府、建制不方便出手做的事。”

香港高层面临分裂

方德豪认为,此次抗争反映出当局强硬处理香港问题,会引发更大反弹,将使香港陷入更加大的管治危机,而目前的港府内部也已经出现分裂,整个港府已经无法令公务员和领导层同心同德来服务香港社会。

“林郑的团队,它本身已经是一个跛脚鸭的团队。”他说,“现在甚至出现纪律部队,出现政府部门的骨干,包括一些行政主任,他们都出来表示对于例如包括元朗恐袭、政府的不作为感到不满,对于政府在逃犯条例上不回应市民的诉求,也是感到不满意。”

他认为此次修改《逃犯条例》,只不过是一个最终诱发香港问题大爆发的一个火药引子而已,香港多年来出现的那么多深层次问题一直解决不了,在这个问题上,中共的“中央政府”和历届特区政府班子,都应承担责任。

不可忽视港人的决心和勇气

方德豪表示,虽然还不知道美国等国际社会究竟下一步会如何行动,但香港人在香港问题上,已经是走上了一条没有选择的路。“就是香港人可以做的就只有一条路,就是继续抗争。”

“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也会同意我这样的一个看法,就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其它的选择了。只是能够继续去抗争,为香港争取应该有的一个一国两制的环境。或者是对于香港一国两制的坚持,不能够再选择去退让。”

他表示,不可忽视香港人的决心和勇气,港人的抗争是有理有节的。目前当权者尚没有借口对民众采取更加不合理的武力,“警方使用橡胶子弹,以及催泪弹,相对于抗争者的手法来说已经是非常的不对称,如果继续做一些更加激烈的镇压,我相信会在国际社会引起极大的反响。”#

方德豪,中国问题专家、资深传媒人以及网路电台主持人。香港大学翻译及中文学士;曾于《虎报》、《南华早报》、《明报》、《亚洲时报》担任记者、编辑等工作;是独立评论人协会干事;2015及2016年任亚洲出版业协会“年度卓越新闻奖”评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