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程晓容:中共监控操控网络 从帝吧事件说起

黄琦创办了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六四天网”。此网站在上世纪末率先公开发布反映法轮功学员人权遭侵犯的报导,率先公开了关于六四死难者的案例,并且披露了其它大量人权案件。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黄琦积极参与救灾活动,在网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为些,黄琦惹怒了中共。20年来,黄琦三次被捕,三次被判刑。

中共的互联网审查已经从国内延伸至世界

不到两周前,帝吧“出征”香港的行动被叫停,相关成员个资被曝光,此事成为“反送中”期间的一支变奏曲。

三年多来,帝吧成员多次“外出”,曾进入台湾媒体、蔡英文总统、香港歌星、瑞典外交部和电视台的Facebook(注:中国大陆网民无权享用)页面,投下大量表情包及贴出谩骂等简体字言论,以刷屏为成功目标。

2016年1月20日晚,进攻三立新闻网的帝吧人马得到了一句回应:“欢迎光临民主自由的台湾”。

墙内墙外

帝吧“出征”最大的尴尬,便是翻墙——翻过中共设立的互联网审查系统,到达网络自由的彼岸。这时,“小粉红”也好,“愤青”也好,一众红色网民尽情地宣泄,以网络暴力快速洗版对方,获得心理安慰后扬长而去。平日无战事,“帝吧”军团享受墙内的岁月静好,浏览党国允许的资讯。

据悉,目前,除了中国和朝鲜,其他国家的成年网民都可使用脸书。中共当局还禁止推特、Instagram、youtube,并且封锁了维基百科、多家外媒等上千个国外网站。

中共自1998年建立“防火墙”以来,对网络的监控不断升级,从单纯的屏蔽网站、删除讯息,到主动审查内容,再到迫害异议人士,进而发展至要求外国公司进行自我审查,以及惩罚个人在境外社媒上的言论等等。

2017年11月,人权活动者李明哲被中共判处5年徒刑,引起广泛关注,在此案中,中共警方即把他在台湾通过Facebook发表的文字用作不利证据。

2018年2月,德国汽车制造商戴姆勒(Daimler)为其旗下品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在Instagram上引用了达赖喇嘛的一句励志话语而道歉。梅赛德斯-奔驰删除了帖子后,中方仍持续批评,喉舌媒体称奔驰“与中国人民为敌”。

今年4月18日,大陆《南方周末》发表了《济南:崛起的互联网审核之都》一文,指济南成为天津之后的“审查之都”。在那里,数以千计的审核编辑全天候24小时不间断地对时政新闻进行过滤,越来越多的文字、图片、视频、直播被送到济南等待审核,之后再向全国播放。

文章介绍,在整个内容审核的产业格局上,天津、济南是北方的两大基地,西安是西北地区基地,重庆、成都负责西南地区,武汉负责华中地区。作者写道:“在互联网平台的背后,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用肉眼盯着电脑屏幕,每天浏览几千个文章、评论、图片、视频等,从里面过滤掉有害、违规的内容。”

所谓“有害”、“违规”,自然是不利于中共,跨过政治“红线”、透露真相的观点和内容。《南方周末》的这篇报导很快在大陆网站被删除,在众多转载网站上也消失了,估计是“违规”了。

今年1月,《纽约时报》在一篇报导中描述了中共控制推特的三个真实例子。上海一名男子在拘留所待了15天,另一位网民的家人遭到警方恐吓。第三个人被铁链锁在椅子上接受长达8小时的盘问。他们的共同“罪行”是:“发推”。

该报导指出,中共的网络审查陡然升级,即使中国绝大多数人看不到推特,警方却在盘问和拘捕越来越多的推特用户。人权活动人士王爱忠说,“如果放弃推特,那么意味着我们会丧失最后的言论平台。”

将所有民众推出自由的言论平台,阻挡他们获取真实的讯息,是中共“防火长城”的目的。当一群党国不分的人为了强权的利益冲向海外时,翻墙是被默许的。

中共利用社媒展开外宣

在中共治下,百姓不能点灯,州官想怎么放火都行。近年来,中共的央视、环球时报、观察者网、新华网、人民日报等官媒都使用脸书和推特等平台进行对外宣传,以期提高“国际声誉”。央视和大多数省级卫视以及腾讯等视频网站在YouTube都开设了官方频道,而且随时更新。

2013年3月,杭州市旅委启动了全球招募“寻找当代马可波罗——杭州博士”,这项活动以Facebook、Twitter、Pinterest、YouTube的杭州官方主页为平台;杭州旅游海外营销被指“全面进入信息化和新媒体时代”。据外媒报导,杭州市通过设在香港的策划机构来管理及更新脸书的内容。

2014年2月,法新社报导,陕西省政府在脸书、YouTube和推特上注册做旅游广告,并在微博上宣布了这一消息。很多大陆用户愤怒地回帖说,他们打不开广告链接。一名省政府代表对报纸称,他们不支持国内旅游者登录广告页面。一位网友评论道:“这种思维方式是对中国民众的公然歧视”,“它不仅愚蠢,而且可笑。”

今年7月,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和大使崔天凯分别开通了官方推特账号,多名中共外交官在海外社媒平台发声,向西方政要“呛声”,欲争夺国际话语权。

党媒外宣的“自由”假象掩盖不了在国内发生的因言获罪的大范围网络迫害。墙内有9亿手机网民,他们与官方善用的四大海外社媒平台无缘,只能感到中共管控媒体的日益严酷。

爱国的立场

爱国,是指珍惜那一方土地、资源、同胞,还有承传数千年的传统。在网上展示爱国情,需要奉献真与善,需要维系良知,需要明辨是非。

据说,帝吧前次香港“之行”是要声援亲共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他因为与元朗白衣人握手并称之为“英雄”而受到香港各界的强烈谴责。何君尧之前发出过对港独者“杀无赦”的言论。支持这样一个冷血之人,与中华传统的“仁”、“义”背道而驰,何谈“爱国”?

若把亲近中共者看作中国的朋友,把批评中共的人士视为“中国人民的敌人”,这是犯了概念混淆的错误,也从根本上模糊了衡量对错的基准。

几天前,7月29日,中国著名人权活动人士黄琦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黄琦创办了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六四天网”。此网站在上世纪末率先公开发布反映法轮功学员人权遭侵犯的报导,率先公开了关于六四死难者的案例,并且披露了其它大量人权案件。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黄琦积极参与救灾活动,在网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为些,黄琦惹怒了中共。20年来,黄琦三次被捕,三次被判刑。

黄琦是一位坚持说真话的勇敢的中国人。他的遭遇充分说明了中共凭借网络审查侵犯人权的罪恶。

真正值得称赞的翻墙,是为了寻找真相的翻越,而非利用自由发动对自由的进攻。真正伟大的出行,是突破暴政网络封锁,帮助受压迫人民了解真相的义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