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一条大河波浪宽”忽悠了几代大陆人的上甘岭

——灌水过头了的上甘岭

上甘岭在中国战史中被宣传成为极具重要性的战役。中国方面的资料指在上甘岭战役中大约2.5万名美军遭到歼灭,并宣称1953年2月联合国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因战事不力,被解除职务,勒令退役。在美国的资料上,上甘岭战役被忽略不计为小型战斗,韩战相关的回忆录和个人网站少有提及,且美国军方声称整个韩战美军阵亡仅5万余人。甚至在美军战史中,完全没有“金化攻势”这个名词,只有“摊牌行动”,全役只动用了美国第7师和韩国第2师,上甘岭的攻击计划纯粹是小规模的反击行动,美军伤亡不大。

基本上上甘岭是个小型山地争夺战,规模跟同时期同地域(同属美国第9军)的白马山之役差不多,主要的交战者是中国和韩国部队,各是一胜一负。平心而论,上甘岭当然还是志愿军的胜利,其间美军虽然占领了三角高地数周,交给韩国军队後最後还是失守。以最後控制权来看,还是中国战胜;就如白马山最後还是韩军保住阵地而获胜一样。

为什麽提白马山?因为,白马山和上甘岭这两次战斗不论在地域上、时间上、规模上、以及参与兵力上都差不多或有所重叠关连;但在许多中国战史资料中,这两次战役都被分开处理,让人误以为是两次毫不相干的战斗。其实,最好的方式是把白马山和上甘岭串起来看,了解了当时的战斗地域、兵力分布、以及时间先後顺序之後,会对它们背後的宏观脉络较为了解,也才能给予正确的定位。

大局

1952年下半年时的作战态势是双方都进入胶着的静态。联军方面在1951年中进抵38度线以北时,就已经决定要寻求政治上的解决,进行停火谈判。自此後沿着前线都不再展开大规模攻势,最多仅进行小规模的山地争夺战,攻取地形要点以巩固防线。1951年11月27日双方谈判代表同意停火线的原则後,更认为随时可能停火,不愿为了多一点土地而增加许多无谓伤亡;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几次相当进取的作战计划都因为停火谈判的进展或者对伤亡的顾虑而终取消。另一方面,联军兵力不足,也无法采行大规模攻势。当时联军远东指挥部的克拉克将军就说了:

「我特别不同意某些所谓军事专家说的,在我指挥期间胜利如同探囊取物。在这段期间我所能支配的只有有限的部队,而且不能扩大冲突。我们一直没有足够的人员,而敌方充分的人力资源不但能挡住我方攻击行动,更能确保自己小胜。如果要这场战争有一个结局,将需要更多受过训练的师团,和更多的海空军支援,更会造成严重的伤亡,并且会需要解除我方自己所设下不攻击鸭绿江北边敌人根据地的限制。」

联军的这个态势从1951年秋季以来就非常明显,双方都心知肚明,联军根本不可能展开大型攻势,更不用说是全线进攻了。就算1952年中停火谈判破裂,联军也没有采取攻势的打算,只采用「主动防御」的措施,攻占一些区域性的地形要点,改善自己的防线位置;中朝方面也是采取同样的策略。这种区域性的攻防战斗都是小规模、营团级的战斗,分布广泛,却又零零落落,更没有後续进攻准备,所以不足以称为攻势。

战斗地域与部署

白马山和上甘岭正是朝鲜战争中後期这种山地战斗的典型,白马山还好,但上甘岭在中国战史中却被宣传成为极具重要性的战役。既然是重要战役,那就得有重要的目标,上甘岭却又是位於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地点,所以也只好勉强解释是联军的目标在於其後的五圣山,而攻击五圣山是联军的「金化攻势」的目标之一。最常见的说法就是以1952年4月彭德怀叮咛第15军军长秦基伟:「五圣山是朝鲜中部的关键,失去了五圣山,我们在两百公里范围将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对历史负责!」做为五圣山地位重要的根据,再进一步引伸出联军攻击上甘岭的下一步就是为了夺取五圣山,因而「证明」上甘岭战役的重要性。

但事实是如此吗?非常值得怀疑。首先,在美军的战史中,完全没有「金化攻势」这个名词,它只在中国战史资料中出现,而且对於所谓「金化攻势」的目标、范围都模糊带过,所使用的兵力也语焉不详,含糊地称有三个多师(美第7师、韩第2师、韩第9师,美第187空降团,还有其他联军国家小单位)计七万多人,其实都经不起检证。更何况,这麽大一个攻势,竟然也未曾事先提出作战计划,以得到联军远东指挥部的批准。联军作战计划向来都有计划代号,范佛里特从1951年下半以来提出的几个计划如如「归乡」、「筷子」等也都是有名有姓,怎麽这麽一个大攻势会完全没有代号,直接就用作战地区标明,那岂不是完全违反保密规定?在此,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所谓「金化攻势」纯是中国方面的宣传用语。

接着,五圣山会是个好目标吗?从朝鲜战争中美军历次作战经验来看,实在很难看出美军会有直接攻打五圣山的意图。美军兵力员额处於下风,占优势的是火力、机动力、以及空优;如果要发动稍具规模攻势,应当不会选择需要投入大批人力、无法发挥其优势的山地战,而是应该会以火力突穿防御,然後利用高度的机动力穿插分割,正如第五次战役後期所为。这种作战只会使用利於机动的前进路线;例如:第15军防线西侧的平康谷地,此地较为平坦,是汉城到元山铁路线经过处,在此突穿後有约40公里较平坦的地形延伸到东北,正好侧翼包抄,五圣山自然就守不住,又何必正面强攻?更何况,五圣山也不是控制平康谷地的要地。看看地图,五圣山以西10公里还有个西方山,西方山西边才是平康谷地。若要逐步控制平康谷地,也应该攻击西方山而非五圣山才是。

而实际上志愿军1952年10月在这一带的防御布署,也是以平康谷地为重心。此时志愿军第15军的防御布署从西到东是:4个步兵团(第44师加上第29师第87团)、7个炮兵营、1个坦克团布置在平康谷地东半,第45师和2个炮兵营部属在五圣山一线,另第29师的两个团为军预备队;在平康谷地西侧则有精锐的第38军防守。从这个兵力部署来看,这一地区的防御重点是平康谷地无疑。那麽,是第15军对彭的指示阳奉阴违,还是前述彭的那段话有问题?

既然五圣山不会是重点,那麽联军对上甘岭的攻击又是怎麽来的呢?在讨论之前,可能得先了解一下联军方面的布署。

1952年10月时,美国第8集团军下的第9军防守从铁原(Chorwon)到金化(Kimhua)一带,从西到东的部队是韩国第9师、美国第7师、韩国第2师,对峙着的是中国第38军和第15军。下面这张地图是1952年10月31日时的地图,其中西侧的韩国第9师已经被美国第3师替换下来整补,不过防线和10月初没有太大差别。白马山就在铁原北方不远,三角高地在美国第7师地域。地图中联军名称三角高地与狙击兵岭以蓝色标明,中朝名称上甘岭以红色标明。

图一:美国第9军阵线图

白马山、上甘岭大事表

在这之前,先来看看白马山和上甘岭的时间表,这样可能会清楚一点:

10/03【白马山】第8集团军从一名中国逃兵口中获知敌军将要攻击白马山。

10/05【上甘岭】第8集团军向远东指挥部提出由第9军实施「摊牌行动」。

10/06【白马山】中国第38军第114师第349团攻击韩国第9师第30团的白马山。

【白马山】志愿军佯攻法国步兵营的箭头高地(281高地)。

【白马山】中国部队佯攻韩国第9师东段的391高地。

10/07【白马山】志愿军增援攻占白马山山顶。韩国第28团夺回阵地。

10/08【白马山】志愿军在下午再度攻占白马山顶,韩国第28团在当夜夺回。

【白马山】志愿军第二次佯攻箭头高地。

【上甘岭】联军远东指挥部批准第9军实施摊牌行动。

10/09【白马山】中国和韩国部队在白马山顶展开拉锯战,阵地多次易手。

10/10【白马山】韩国第29团报告已确保白马山顶。中国部队不顾损失从北进攻。

10/11【白马山】中国部队持续从白马山北面进攻。

10/12【白马山】韩国第30团在白马山反攻前进。

【白马山】志愿军第三次佯攻箭头高地。

【白马山】志愿军佯攻攻占391高地。

【上甘岭】联军开始摊牌行动的空袭与炮轰。

10/13【白马山】韩国第28团在白马山反攻前进。

【白马山】美国第7师一个连尝试夺回391高地失败。

10/14【白马山】韩国在白马山持续攻击前进。

【上甘岭】美国第7师两个营攻击三角高地山块(598高地),攻占沙岭和珍罗素高地,志愿军逆袭夺回阵地。

【上甘岭】韩国第2师部队开始攻击狙击兵岭(538高地)

10/15【白马山】韩国第9师报告确保白马山。

【上甘岭】美国第7师第31团第2营攻占沙岭和598高地。

10/16【上甘岭】美国第7师第17团第2营攻占珍罗素高地。

【白马山】韩国第28团一个营攻占391高地。

10/18【上甘岭】美国第17团第3营攻占矛尖山顶。

10/19【上甘岭】中国第234团夺回矛尖山顶。

10/20【上甘岭】美国第32团第1营攻击矛尖山顶中国部队。

【白马山】志愿军夺回391高地。

10/23【上甘岭】志愿军攻击矛尖山和珍罗素高地美军阵地。

【白马山】韩国第51团尝试夺回391高地失败。

10/25【上甘岭】韩国第2师接替美国第7师在三角高地的防务,同时继续狙击手岭(538高地)争夺战。

10/30【上甘岭】志愿军3个营攻占韩国军防守的598高地。

11/01【上甘岭】志愿军攻占韩国军防守的珍罗素高地。

11/05【上甘岭】美国第9军命令韩国第2师停止对三角高地的攻击。

11/18【上甘岭】韩国第2师第14次占领狙击兵岭部分阵地。

11/25【上甘岭】韩国第9师接替第2师换防。上甘岭战役结束。

从图一和时间表序列,应该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金化攻势」是不可能存在的。要称「攻势」,自然得是较为大规模、军级以上的作战。但白马山和上甘岭是时间重叠,同在美国第9军的区域内发生的战斗,第9军不可能在已预知白马山会被攻击,或者在攻击已经发生,但战斗胜负还为分晓的情况下,在附近地域发动大规模的攻势。更合理的想法是,在10月上旬知道白马山可能被攻击,为了转移志愿军注意力并减轻白马山可能的压力,所以在上甘岭以两个营发动小规模战斗──你踢我一腿,我就回报你一拳。10月8日远东指挥部批准摊牌行动,应该就是这个想法。

所以联军方面没有「金化攻势」,只有「摊牌行动」。美国第9军发动「摊牌行动」的理由有三:

1.展开主动反击,避免落入被动。因为从夏天以来,志愿军方面已经进行不少攻击行动,特别是此时志愿军正在白马山攻击其第9军所属的韩国第9师,采取反击争取主动有其必要性。

2.狙击兵岭上中韩双方共险,距离太近,造成防御上的困扰,没有足够缓冲馀地。占领三角高地和狙击兵岭後,中方防线必须後移约1250码才有适合防御的地形。

3.中方兵力被吸入白马山攻防,志愿军第15军主力集中在西侧,三角高地显然空虚。

所以,在「摊牌行动」中,只计划动用了美国第7师和韩国第2师各一个营,意图以五天时间,伤亡200人的代价乘虚攻取三角高地和狙击兵岭;根本没有动用三个师七万多人的计划。而且,如果要动用这麽多人,作战规模就大,伤亡估计就不可能只有200人。更何况,联军远东指挥部批准进行「摊牌行动」是在10月8日,这时韩国第9师在白马山的防御战斗已经开始,正好验证了上面三条理由,联军对上甘岭的攻击计划纯粹是小规模的反击行动。

10月12日联军开始炮击与空袭时,正是白马山战况剧烈的时候,所以能够动用的火炮与空军远远低於当初预计的数量;第9军的军炮兵群当时在支援白马山前线,应该只有第7师的师属炮兵群能够运用,而韩国师的炮兵数量又不多。所以,原来预计可以调集280门炮,但实际上应该不到一半。第9军的炮兵群要等到白马山战况稍息才能回头来支援上甘岭方面。原本美军的计划只动用一个营攻打三角高地,但是在执行时,前线部队对实况比较了解一点,所以负责进攻三角高地的美国步兵团指挥官自行决断,临时加派了一个营支援进攻。

山地战斗

对一个构筑良好的山地阵地进攻,什麽火力强大、机动迂回等等都谈不上。野战炮兵对付不了深达地下18公尺的坑道,这事实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就已经众所皆知了。在1916年7月的索姆河战役时,协约国部队在6月底集中了3,000门大炮,炮击德军阵线达七天七夜,共发射了总重2.1万吨,为数150万发的炮弹,其中大部分集中在宽5.5公里、深2.2公里的地区。但炮轰效果微乎其微,当部队在七月一日开始攻击时,阵地中的德军从掩体中爬出来,机枪炮火横扫英军队形,英军当日伤亡六万人,德军伤亡才六千多人。连平地都如此,在山地上就更困难,最多只能破坏表面阵地,要破坏坑道几乎更是不可能。而坦克车更不用说,根本就爬不上陡峭的山坡。在这种情形下,唯一能靠的只有两条腿的步兵,沿着狭窄的小径,一次一个排或一个连地往上攻,再用喷火器和炸药,把一个个坑洞封闭。这种战斗方式就是拼人力而非拼火力,对联军来说极为不利。

即使如此,美军从10月14日开始进攻三角高地,到10月16日已经拿下大部分目标,只差一个矛尖山(Pete』s Pike)一直没有拿下。而韩国第2师在狙击兵岭虽然无法确保阵地,但是也跟志愿军来回争夺阵地,打得也很强悍。志愿军残部此时退守反斜面山脚的囤兵坑道,靠着炮兵火力直接射击的支援,所以才能守住坑道,但并非守住阵地。由於坑道面对後方志愿军控制的山地,联军想要将其炸毁封锁,有极大困难。首先,火炮炮弹以高角度越过山岭,很难直接命中坑道,只有派人接近用炸药包封锁。但是由於有後方山地对反斜面良好的观测与直射炮火,要想接近山脚坑道口将其炸毁并不容易,所以志愿军还能保住反斜面山脚的坑道。

志愿军战史以10月14日到10月20日间为上甘岭第一阶段,此阶段结束时,美军基本占领三角高地正斜面表面阵地及棱线,韩军占领狙击兵岭,志愿军残部则据守反斜面山脚下的囤兵坑道。但美韩军动用兵力并未如志愿军战史所称,达到7个团17个营之多。美军到此共动用了6个步兵营,各日的序列是:14日31/1、31/3,15日32/1、31/2,16日17/2,17日17/3,19日17/2、17/3,20日32/1两个连增援17/3。而韩军使用兵力应与美军接近,约在6营左右。

志愿军虽能守住囤兵坑道,但是由於丧失制高点,进出路径都被联军炮火封锁,所以增援的兵员和补给品进不来、伤员撤不下去,增援坑道的部队在途中伤亡很重。等於是以涓滴之流累积战力,稍有足够兵力可以出动反击,即使成功,仍无法确保阵地。在狙击兵岭的阵地是旋夺旋失,而在三角高地则基本上没有反击之力。

在10月25日後,美军第7师撤下三角高地,回到金化至铁原原防区,由韩国第2师接手,同时在三角高地和狙击兵岭作战。从上甘岭和白马山都可以看得出来,韩国部队已经不是两年前一战即溃的豆腐军;他们在经过一年来的训练後,战力和意志力已经可以跟中国一流的部队如第三十八军打硬仗,毫不逊色。在此处让韩国第2师接手应该有练兵的意味,韩国第9师刚刚才成功守住白马山,第2师守住上甘岭的机会很大。到此时,美第7师有八个营参战,投入兵力合计约7,000多人,伤亡2,000多人,大约是25-30%,符合美军撤下整补的一般原则。所以,志愿军此後在上甘岭反攻时碰到的都是韩国部队,而非美军部队,韩国部队伤亡也因此达到7,000人左右。

战史疑点

但是,在中国战史资料中,此後到战役结束间联军兵力调动运用方面有许多疑点,在此特别列出来讨论。

第一个是韩国第9师的参战问题。在中国战史文章中,一般称韩第9师在10月25日调到金化以南的史仓里为战役预备队,而将此列为「金化攻势」规模不小的证据之一。这里自然与事实出入极大。联军开始进攻上甘岭时,正是白马山之役打得正火热的时候。韩国第9师在白马山跟中国的第三十八军打得精疲力竭,人员损耗不少,此时是调下整补,不可能马上投入战斗的。何况史仓里(Sachang-ni)位置偏南,距金化直线距离就有25公里,如果是战役预备队,距离未免过远。摆到这麽後方,应该只能休养整补,训练新接收的补充兵,谈不上战役预备队。当然,不排除有可能把损失较轻的次级单位(如一个营或一个团)拨调支援韩第2师,但是要全师就位随时出动,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而实际上该师也一直整休到11月25日才又调上前线,与韩第2师换防。

其次是美国第187空降团参战问题。志愿军战史称该团在11月2日参与上甘岭战斗,但是根据美军战史资料及该团团史,该团在1952年10月15日夜晚就开始向日本移动,10月18日全团到达九州营房,此後进行一连串训练,担任远东指挥部的战区预备队。一直到1953年6月22日金城作战期间,该团才再度被派回韩国战场。这麽看来,如何像中方资料所说能在1952年11月2日参加上甘岭作战,而且也仅仅一天?

最後,中国战史资料里以联军方面在上甘岭後把战略预备队美第25师和韩第9师调上,「证明」联军损失惨重。但实际上,联军原本就会定期把部队前後调动休整,如美第3师原守白马山一带,1952年9月底由韩第9师接防,美第3师到後方休息整补,10月底回来接替白马山之役中损伤的韩第9师。韩第9师下去整补,然後在11月底接替韩第2师,让韩第2师整补。美第40师原属第9军,在6月30日下来整补并当成军预备队,防区由韩第2师接手;然後美第40师在10月21日改隶第10军,接替美第25师防务,第25师下来整补至11月12日,改调第9军接替美第7师。这样换来换去,实在不能用来强调不得不动用战略预备队。特别是10月21日第40师从第9军调去第10军,更可知两点:一、上甘岭对美军而言真的是局部战斗,否则不会轻易把第9军的预备队调拨给第10军;二、经过激烈的7昼夜战斗,美第7师到10月20日时伤亡应仍不算重,否则应该把第40师直接调上来替补才是;但从11月21日至25日该师部队撤下三角高地为止,志愿军又未曾大规模反击,更不会造成他们重大伤亡。所以美第7师重创一说应是不确。

战役总结的数字里,中国战史资料也有许多疑问。一般声称联军共投入三个师(美第7师、韩第2师、韩第9师)11个团又2个营,加上补充的韩军第一零五编练师和4个新兵联队,共6万馀人;而志愿军投入9个步兵团加补充新兵2,000人,合计4.3万人。这种比较基础有问题。志愿军投入人数只计步兵单位,也就是实际投入战斗4.3万,这数字中包括了军、师的直属部队(如第15军警卫连等),所以不单是步兵团的编额人数总和;而且相信未计炮兵单位人数,另还有火线运输0.85万,民工6万。但在联军方面,韩第9师根本就没有投入战斗,自然不该把其部队员额算入;而在其他部队员额计算上,把联军各师兵力总额计入,也是错误,因为美第7师实际投入地面战斗的只有8个步兵营,其他後勤、炮兵等等不该计入。所以,如果回归基础,应同以实际参战步兵单位数目计算;这样算起来,联军投入美第7师共8个营7,000人、韩国第2师四个团19,000人,再加补充兵员,步兵员额在3万左右较为合理。

在双方伤亡方面,中国战史资料称阵亡7,100馀,伤8,500馀,共伤亡1.56万,歼敌2.5万馀,其中美军5,200馀。美军战史称美第7师伤亡2,000馀人(含附编韩军),韩军伤亡7,000馀人,歼敌1.9万。战役中志愿军在537.7高地与韩国部队来回争夺,互有攻防,并无防守上的优势;而在597.9高地上除了最早几天的防御战外,都是处於必须进攻反击的状态,美韩军反而有防守上的优势;而且联军大部分时间据有山顶及棱线,有观测上的优势,志愿军增援部队必须经过联军炮火封锁的开阔地,未投入战斗就已蒙受重大伤亡。从这些因素来判断,很难相信志愿军伤亡会少於联军方面。

还有,在某些战史文章中,往往声称「金化攻势」的主导者范佛里特,因为上甘岭战役的惨败,於两个月後的1953年2月被解除职务,勒令退役,用此来「证明」上甘岭战役的重大胜利。

实际上,范弗里特在朝鲜战争中功绩极大,他是第五次战役的制胜者,反攻回到38度线以北,任上磨练第八集团军成为极有效率的部队,更进一步训练加强韩国部队成为能与中国部队匹敌的部队(韩国军方对他的尊敬还胜过李奇微),不会因为上甘岭这场小战斗而被罢职。他的去职,主要是自己觉得受限制太多,没有办法发挥,又已经到了退休年限,乾脆挂冠求去。

在1947年马歇尔推动届龄退役(up-or-out)政策後,绝大部分高级将领都在服役满一定年限时退役以活络军中升迁管道;特例是有,但是不多,如麦克阿瑟这种地位极高的将领,或者是像在将退役却碰上朝鲜战争爆发的第八集团军司令华克将军(西点1912年班)。范弗里特生於1892年3月,是西点军校1915年班毕业生,同期的艾森豪在1952年退役转战总统,另一个同学布莱德雷在1953年8月退役;阿蒙得是1915年维吉尼亚军校毕业,1953年1月退役。较年轻的李奇微是西点1917年班,在1955年6月退役;克拉克是李奇微同期,却在1953年10月提早退役。另外,范弗里特在退役後到国会发言作证,也仅引起对韩战政策的辩论,并未掀起国会中鹰派为其退役有打抱不平的浪潮。从这种种迹象看来,其退役并无被特别惩罚的意味。

另外,有些战史文章称上甘岭战役成为唯一列入美国军事院校教科书的中国战例,又称上甘岭以其战争史上的许多奇迹而成为世界上许多军事学者研究的战例。这些应该都是无稽之谈,前者大概是类似「西点学雷峰」之类的谣言,而後者如果没有充分举证、列出这些学者的着作出版品,说服力恐怕也是不太够的。

结论

如果要做一个总结的话,可以说从整体来看,白马山和上甘岭这两场战役其实都很类似,一开始是小型战斗规模,投入兵力不多,後来逐渐投入兵力,发展到战役规模,但是终究没有成功。中国第三十八军攻击白马山时自信满满,以为韩国军不堪一击,所以即使事机不密仍然按照计划以三个营进攻(两个在白马山,一个在箭头高地),结果打得不顺,逐次投入了两个师以上的兵力,最後仍告失败。美国第9军攻击上甘岭时自信满满,以为敌人准备不周,靠火力即可获胜,以三个营兵力进攻(美军两个营对三角高地,韩国一个营在狙击兵岭),结果打得不顺,逐次投入了两个师的兵力仍告失败。不过,不管怎麽看,都不能把它们当成大规模攻势的先声。

参考资料

Hermes, Walter G., Truce Tent and Fighting Front, U.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Vol.2, CMH, US Army: Washington DC,1992.

Flanagan, E. M., Jr. The Rakkasans: The Combat History of the187th Airborne Infantry, Presidio Press,1997,392 pages.

林有声等,鏖兵上甘岭,江苏文艺出版社,1992,602页。

楚春秋,百战将星──秦基伟,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北京,1997,393页。

徐焰,第一次较量──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历史回顾与反思,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0,357页。

******************************************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上甘岭战役是朝鲜战争后期僵持阶段的一次主要战役,英文称为Battle of Triangle Hill

第一阶段

上甘岭之役是小型山地争夺战,同时期还有白马山之役,第一阶段的战役从10月14日到10月20日。1952年10月,美国第8集团军第9军防守铁原(Chorwon)、金化(Kimhua)一带,10月3日获知中国志愿军将要攻击白马山,6日,中国第38军第114师第349团攻击白马山,7日,韩国第28团夺回阵地,8日志愿军再度攻占白马山,第28团又在当夜里夺下阵地,阵地多次易手。10月8日联军远东指挥部批准第9军实施“摊牌行动”,12日联军开始炮击与空袭。14日,美国第7师攻击三角高地,15日美军第31团第2营攻占沙岭和598高地,18日攻占矛尖山,19日中国夺回矛尖山,20日美军第32团第1营攻击矛尖山。志愿军据守山脚下坑道。美军与韩军各使用6个步兵营(志愿军战史称,美军达到7个团17个营)。

第二阶段

23日志愿军开始攻击矛尖山。11月1日志愿军攻占珍罗素高地。战斗双方是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对阵联合国军,即美国陆军与韩国国防军。战役以争夺朝鲜中部金化郡五圣山南麓村庄上甘岭及其附近地区的控制权为主,属于联合国军方面发动的“金化攻势”(Operation Showdown)的一部分。此役前后历时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区,共发射炮弹超过230万发,岭上泥土平均被美国空军炸翻出至少3米,中国军队伤亡情况遽增仍坚守不退,美军占领了三角高地数周,交给韩国军队第2师、第9师,回到金化至铁原原防区,三角高地最后失守,11月25日上甘岭战役结束。守住上甘岭上的中国军队,全体嘉奖为上甘岭英雄团,参与此役之士兵皆升级为尉官,上尉官阶以上者日后皆升格为将军。

评价

上甘岭在中国战史中被宣传成为极具重要性的战役。中国方面的资料指在上甘岭战役中大约2.5万名美军遭到歼灭,并宣称1953年2月联合国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因战事不力,被解除职务,勒令退役。此役中方还塑造了中国第一狙击手张桃芳在32天内射击442发毙敌214名[1][2]。但战役发动的具体日期,双方投入兵力、兵器并无详细列出。

在美国的资料上,上甘岭战役被忽略不计为小型战斗,韩战相关的回忆录和个人网站少有提及,且美国军方声称整个韩战美军阵亡仅5万余人。甚至在美军战史中,完全没有“金化攻势”这个名词,只有“摊牌行动”,全役只动用了美国第7师和韩国第2师,上甘岭的攻击计划纯粹是小规模的反击行动,美军伤亡不大。根据狄克·艾可(Dick Ecker)发表于2001年8月份“VFW杂志”的资料显示,美军在该战役中损失393人。

联军远东指挥部的马克·克拉克(Mark Wayne Clark)曾表示:“我们一直没有足够的人员,而敌方充分的人力资源不但能挡住我方攻击行动,更能确保自己小胜。”中国政府所谓“歼灭”,包括击毙与击伤。而美国政府所谓“阵亡”,指在阵地上当场被击毙,并得到确认。如果被击伤,在返还途中,或医院中死亡,不统计在阵亡中。如在炮战中死亡,但尸体无法确认,列入“失踪”。

补给供应皆遭美军切断的上甘岭共军,究竟如何能无饮食源情况下撑过苦境(饮水可靠雨水,粮食?),已经成为战后近60年最耐人寻味的谜团(岭上美军尸体腿肉,也许可找出答案)。

相关的文艺作品

电影《上甘岭》:由中国的长春电影制片厂于1956年摄制。影片摄制者意在突出中国军人的牺牲精神和对和平的热爱,从而进行爱国主义宣传。其主题曲《我的祖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典红色歌曲。

注释

^《解放军画报》2002年第八期:“张桃芳从1953年1月29日开始当狙击手到5月25日止,持续时间为3个月零26天。除去集训、开会等活动外,实际射击时间32天,耗弹442发,毙敌214名。”

^韩战中国第一狙击手张桃芳战绩剖析

参考文献

徐焰,《第一次较量──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历史回顾与反思》,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0年

楚春秋,《百战将星──秦基伟》,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7年

Flanagan, E. M., Jr. The Rakkasans: The Combat History of the187th Airborne Infantry, Presidio Press,1997,

取自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8%8A%E7%94%98%E5%B2%AD%E6%88%98%E5%BD%B9&variant=zh-hans

***************************************

韩战中国第一狙击手张桃芳战绩剖析

1951年10月后韩战进入对峙时期,战线在38度以北不远稳定下来,双方各自沿有利地形构筑防线工事,等待政治解决。在这种静态作战的时期,狙击手自然有许多发挥的空间,有关资料请参阅《狙击简史》(下)。

联军方面基于传统上对狙击的偏见,对于当时狙击手的角色并不宣传。而中国志愿军方面却是广为宣传所谓的「冷枪冷炮运动」,单单第24军从1953年的5个月期间就消灭1万多人(见双石《百战青锋劈泾渭》第38章),还出了一个创下狙杀214人记录的中国韩战第一狙击手张桃芳。这里的数字战绩自然是经过夸大宣传的,在此暂且不论第一个数字,单单就张桃芳的战绩进行剖析,在过程中自会了解第一个数字的问题。

张桃芳的战绩根据最新公开的正式官方资料为:

解放军画报2002年第八期:

「张桃芳从1953年1月29日开始当狙击手到5月25日止,持续时间为3个月零26天。除去集训、开会等活动外,实际射击时间32天,耗弹442发,毙敌214名。同年,志愿军总部为其荣记特等功并授予他「二级狙击英雄」荣誉称号,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

根据官方记录,张桃芳属志愿军第24军72师214团。从上面的数字来计算,他在32天内射击442发毙敌214名,亦即一天平均射击13.8发毙敌6.68名,命中率48.4%。

2003年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1播出了一部纪录片「狙击英雄」,其中第2、3集里有对他的亲身访谈,提供了不少第一手的资料。在这个访谈中,他回忆了几次狙击经验。从他的回忆里可以得知:

他的射击距离多在400米以下,100、200米的不少。较远距离如800米的仅有寥寥数次,且成功次数不多。他所在的位置是上甘岭597.9高地(即美军的三角高地)上宽度约30多米的班阵地,

共有五处射击位置。他回忆的四次狙击经验,四天各打死(中)一名、三名、两名、一名。每次目标的警觉性都不低,或不定向不定时地观测,或有惑敌闪躲的动作,更布置有假人。他都需耐心等待。他遇见至少一名狙击手(虽不清楚有无使用瞄准镜)尝试反制他。他未曾提到所使用的枪种,也未提到自己的击杀总数。枪种和数字都是其他人另外解说的。从以上的资料,其实就已经有许多东西值得分析。

首先,他所使用的枪枝到底是哪一种,一直就说不分明。有些记录称他使用「大八粒」──美制M1葛兰德半自动步枪──创下大部分的成绩,但是公开的照片以及大部分的官方资料都称他使用的是无瞄准镜的苏制莫辛·纳干1944型骑枪(Mosin-Nagant M1944Carbine)。一般对这型骑枪的准确度评价不高,使用的又是V型金属照门,用来作为狙击用枪是有点勉强。以前的火枪手网站上一些大陆网友也讨论过,有人称军内教材说他使用的是美制M1步枪,但是为了宣传加强战士对苏制步枪的信心,后来一直说是使用莫辛.纳干骑枪,所以照片也用莫辛.纳干。另外,还有称他使用的是日制三八式步枪的说法。

关于枪种问题,个人认为以其身为刚上战场的新兵,其实不太可能有机会使用美制M1步枪,一开始或许是真的使用莫辛.纳干骑枪在射击。后来他被调去受射击特训,再回来后就是专职狙击手,很可能就是使用较好的M1步枪了。

成绩方面,也有许多疑问。

从战场环境来看,当时双方早已进入静态防御一年半以上,战线大体稳定。

上甘岭战役在1952年11月间结束,志愿军第24军在1952年底接替第15军防守上甘岭一线,而对面的联军防守部队是美第3步兵师。双方都是使用既有防御阵地,无论交通壕、掩体、地堡多已固定。志愿军第15军在此地搞「冷枪冷炮运动」是在1952年间,以上甘岭地区的537.7高地著称(联军称狙击兵岭)。任何在1953年间接防此地的联军部队不会不清楚冷枪狙击对他们的威胁,也绝对不会不采取措施来防范与反制。这从上面对张访谈的(3)、(4)项中就已经可以看出,联军绝不会轻易暴露出来挨打,也不会不反击。反击的方法有许多,除了派出联军狙击手外,甚至在纪

录片中其他中国狙击手也谈到,一旦开枪狙击,马上就会引来联军的炮火轰击;绝对不是能够肆无忌惮横行无阻的环境。

其次,张桃芳在上甘岭上的阵地位置,所涵盖的联军阵线有限,亦即其能够选择的目标有限。更何况,撂倒了一名敌军,其他的人很可能整天或甚至两三天不露头。自然难以有连续性的目标。除非他是像其他国家的狙击手一样,能够游走于整个营或团的前线,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目标。不过若要游走前线,仍然有行动上的限制,

白天不太可能移动,这从影片里其他中国狙击手的经验也可以得到验证,只能在光线不良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也就是说,一天里大概就限制在一地,同样也有目标量不多的情况。很遗憾地在影片中并未对其是否游走各阵地有所解说。

其次,从32天214人的数字里,可以看到引发疑问的地方不是214人,而是在平均之后得到的日击杀数(借用strike rate的概念),也就是说每个实际射击日子能够击杀多少名。不论在一战、二战还是其他战争,当双方战线稳定下来,防线明确后,狙击手的日击杀数就不会太高;双方有工事、有掩体、有交通壕,不会等闲暴露出来,实际上日击杀数可能还不到1──因为还不一定打得中。

为什么二战中诺曼第的园篱田野以及史达林格勒的断壁残垣是狙击手的天堂?因为地形地物错综复杂,双方小部队混杂交战,谁都无法确切掌握周围的环境,自然让狙击手有来去自如,潜入侧翼狙击的机会;而部队要补给、要联络,不得不派人在没有安全掩蔽工事的地带活动,也就成为狙击手的大好目标。但是在1953年时的上

甘岭地带并非如此,双方战线相当清楚,工事构筑也很完善,而从张桃芳的自述中,也未看出他有离开阵地潜入无人地带狙击的情事。这样看来,其日击杀数根本不可能达到接近七人之高。

要比较的话,不妨比较一下中国自己的另一知名狙击手、号称老山第一杀手的向小平。当时中越对峙,两方防线是相当固定,他的狙击也是从中国阵地中执行。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似乎没有几次一天狙杀两名以上的记录(请哪位确认一下),所以日击杀数差不多是1。

根据《狙击英雄》中对张的访谈,我们知道他狙击4天打掉了7人,平均1.75人/天,这就跟向小平的纪录接近,要合理的多了。至于从官方说法计算出来6.68人/天的数字,实在也跟他的访谈结果凑不上。因为既然是平均数字,那每天自然有多有少。少的时候如他自己谈到的每天一两名,多的时候一天就该有10多名了。这种好运道不论对任何狙击手说应该都是印象深刻,不太可能忘记,他却丝毫未曾提到,反而只提到这种小猫两三名的狙击经验,这不是相当奇怪吗?

此外,这214的数字怎么来的?据称,是第24军军长皮定钧要他达到这个数字好跟他的团的番号凑一堆,这个宣传的成分也未免太过了。另外,据称他所在的班阵地在这段期间前后也创下了狙杀700多名敌军(近一个营)的纪录。所以整个看起来,这个数字可信程度相当低。但是由于是官方宣传数字,已经一再重复提了50多年,恐怕张桃芳自己也不好意思指出真相,在访谈中干脆避开不论。

如果从美军伤亡记录来比对的话,也会发现对不上头。与张桃芳的第24军对峙的是美第3步兵师。该师从1月29日至5月25日(即所谓张桃芳记录的统计期间)的伤亡总数是:

阵亡108人,因伤致死15人,失踪认定死亡2人,受伤515人,非枪伤弹伤死亡一人,被俘2人,合计643名。

以上资料来自在美国国家档案处电子资料库搜寻后的结果。

File Unit Title: Korean War Casualty File,2/13/1950-12/31/1953 Member of: Record Group407: Records of the Adjutant Generals Office; Series: Korean War Casualty File, ca.1950- ca.1970

这个资料库档案中的伤亡有名有姓,连伤患伤愈归队的时间都有记录。当然这些记录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确,但即使相差,差得也有限,错误的比例应该是很低。这些年来美国国防部资讯(DIOR)整理整个朝战期间伤亡统计,数字不断更新,但变动仍然很小,总伤亡数不过有数百人的差异,更不用说某个单位某段期间的差异

了。

另外,此处当然未计入配属在美第3师的附编韩军(KATUSA)的部分。不过此时KATUSA早已经彻底整合入美国陆军在朝鲜的单位,直接编入各班,占战斗部队人数1/5至1/4,所以其伤亡比例应和美军类似,在此暂且以1/4计算,也就是说KATUSA伤亡约数应该是:

阵亡27人,因伤致死4人,其他死亡1人,受伤129人,合计161人。

所以,就算第24军其他人在这4个月期间放枪放炮都打不死人,把所有死亡数目都算在张桃芳头上,而且这些人都恰好也死在张桃芳有所行动的32天中,也凑不到那个214人的数字。

总结一下:

张桃芳自述的战术活动范围有限,目标出现频率自然有限。张桃芳自述中看出对峙的美第三师部队不轻易暴露,警觉性也很高。美国档案中美第三师在五个月期间总死亡人数(含因伤致死)不到130人,若含附编韩军应不会超过160人。

美军也会采取反制措施(除张桃芳自己提到的狙击手反制外,另外有文章也提到他初次狙击差点被冷炮打伤),所以张桃芳自己行动也受限制。张的自述中4天狙击打掉7人,其平均击杀数与所谓32天214人的平均击杀数相差太大。

根据以上的资料推论,他的狙击记录可能要打个二五折或三折才比较合理,32天能够狙杀50-70人已经到顶了。即使是这个经过打折扣的数字,在当时战场环境来说都已经是个了不起的成绩,足以列入世界顶尖狙击手之列。但若是硬要推销那个214人的数字,不考虑战场状况、战术背景,不去跟另一方资料比对,一味盲目听从带有极大宣传成分的战果记述,恐怕只会让识者嗤之以鼻。

**************************************

中共宣传电影《上甘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中国泛蓝联盟/国史与世界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