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陶杰:只剩下新五字脏言

——新五字真言

中国一声称坚决支持香港警方“止暴制乱”,即出现将军澳三名年轻人被爱国黑汉狂斩受伤。中国无法以国际文明社会的标准解决香港问题,导致美国将“中英联合声明”之执行,与中美贸易协议挂钩。

这又为中国多出了一道难题,因为中方已经多次严正声明:中英联合声明已经是“历史文件”,再无现实意义。换言之,美国开始严肃提防任何由中国签署过的协议,皆可如“中英联合声明”一样寿终正寝。

中国文化无法调整进入国际协议约定的全球化二十一世纪。香港的“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一样,本来是防止中国权力滥用的一种法律约束。但中国是一个继承秦始皇大一统法家思想的国家,法家并不是西方意义的“法治”(Rule of Law),法律是以“严刑峻法”来约束人民、维护皇帝家族统治的工具。西方的“法治”,以保障公民权利为先,即使一名公民,杀了一个王储,也必须以“无罪推断”的起点,让独立的司法、加独立司法之中的独立的陪审团来定罪裁决。

中国人一见到同样罪行,面色大变,意识上即刻跳到“诛九族”。中间的审理细节层次,应该如何在事实、证据、逻辑、理性的轨道之上、隔滤偏见和维持公正的前提之下,如何保障杀了一个王储的一名平民疑凶的人权,去问包括清华大学智囊在内的任何一个中国人,有几个能按照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法律系一年级考试的标准答得出来?我大胆推测,答案是零。

中国的文化基因并无国际西方观念的法治,因为这个民族先天缺乏理性辩论的能力。但偏偏英国人在殖民地香港,轻描淡写地设立了一套普通法制度,培养了几代的法官和大律师。这种华人不幸被英国人改造了基因,拥有一组理性逻辑的思维白血球,令中国商鞅秦始皇的法家刑律思想无法攻入,令中国极为愤怒。

而特首林郑月娥,对着洋人,也不得不口口声声Rule of law,虽然她及其同路人,对于何谓法治,并无认识。譬如,中联办的国徽遭到身份不明的激进人士泼墨涂污,林郑即刻谴责,声称是“冲击一国两制底线”的严重事件。但两个月后,亲中爱国的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为了“政治降温”,又说此一涂污,只是“小动作”。

既然冲击一国两制底线,又如何会是小动作?此等迷糊的矛盾,只是中国式思维混乱之九牛一毛。你去问问那些挥刀协助“止暴制乱”的爱国白衫男人,这是为什么?他们不会答话,只会继续咆哮“操你妈个逼”,因为中国现代语言,最后只有这五个字才是真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