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照片】老舍陨落也许咎由自取 反右民主人士家都安装窃听器

章立凡:童年就生活在这种恐惧中,老觉得父亲的话会被监听。成年后一些传闻得到证实,一个民主党派高官的家人,说收拾屋子时,无意在墙上发现电子管的窃听器。还听一位老警察说过,当时采用拉线的方式对罗隆基、章伯钧家进行监听。这说明从小形成的恐惧感是有道理的。

@lr8_fr:著名翻译家杨宪益与夫人戴乃迭(英籍)合作翻译中国古典小说《魏晋南北朝小说选》、《唐代传奇选》、《宋明平话小说选》、《聊斋选》、《儒林外史》、《红楼梦》、《水浒传》、《老残游记》、《鲁迅选集》、《楚辞》等,让世界了解了中国古典文学。文革中遭迫害夫妻双双入狱四年,儿子被迫害致死。

半醉汉:熊十力的一个爱好是骂蒋介石,徐复观做蒋介石侍从室官员时,曾给熊十力一百万元支票,被他大吼大叫地骂走。一次,郭沫若看望他时,给他带一只老母鸡,一起痛骂蒋介石,让他快活异常。这样一个狂士革命者、大学问家,在文革中绝食自尽,可以说是在劫难逃。

高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最后一次上演老舍的话剧是1959年,演出的剧目是喜剧《女店员》。从此以后,直到1966年“文革”开始,老舍先生辞世,北京人艺再也没有上演过他的新戏。1960年以后,他仍是按一年两部戏的速度,写话剧供北京人艺和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但是,他写的剧本不符合当时强调的阶级斗争的政治气候。于是,他的话剧之门被关闭了。此后,他改写京戏,甚至重返写小说,但都走不通。

高锴:老舍随身掏出个小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看来是他的访问提纲,他的问题细极了,甚至要求讲“五毒”资本家被揭露时的神态。询问细节以外,他还向崔月犁提出一些根本的方针政策问题。例如,他问这次“五反”运动把资产阶级搞臭了,是不是要一鼓作气消灭资本主义?

章立凡:童年就生活在这种恐惧中,老觉得父亲的话会被监听。成年后一些传闻得到证实,一个民主党派高官的家人,说收拾屋子时,无意在墙上发现电子管的窃听器。还听一位老警察说过,当时采用拉线的方式对罗隆基、章伯钧家进行监听。这说明从小形成的恐惧感是有道理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