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开财经会议甩锅?外储也已无法应对高外债 管你死活 中共对美产救命药加关税

中共财政部周一公布的对美国产品增加关税清单中除了食品、农产品外,大批药品、医疗器械亦赫然在列,被认为是中共无视民生疾病痛苦的恶政。贸易战升级,习近平发话,但诡异的是,中共央视新闻罕见多提“会议指出”不提习近平。阿波罗时事评论员王笃然对此做出分析。贸易战难解难分,人民币贬值成为手段,各投行分析预测将继续贬值的今明两年幅度。外媒、投行和专家分析,中企背负的外债和风险,中共外储已经不足以应对。中共《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的忽悠,遭到美国对冲基金大佬戳破。

无视百姓死活 中共对美产救命药加征关税

图: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开会商讨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事宜。(中国财政部官网/2019年5月29日)

中共财政部周一(8月26日)公告,对约750亿美元美国产品增加关税,清单中除了美制食品、农产品外,大批药品、医疗器械亦被列入增税范围。

中共财政部增加关税清单显示,部分美国进口药品、医疗器械,在新一轮的贸易战中,将被加征5%或10%的关税。这些来自美国的产品,包括内窥镜、X光影像增强器、病员监护仪、大量头孢类药品和无菌外科肠线、无菌吸收性止血材料等医疗消耗品,都被中共列入报复美国清单。

图说:财政部副部长、税委会委员邹加怡被指是制定系列清单的负责人。(中国财政部官网)

原中国红十字会大病救助专案负责人任瑞红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国对海外药品的进口,一向实施非常严格的控制。需要进口的产品,通常都是国内无法替代的产品。这些药品虽然价格高昂,但因效果好,国内的中产阶级及高收入人士群体,都较为信任。

任瑞红说,很多这类进口药它是不可代替的。例如,中共自主研发的这些靶向药(港台称:标靶药),远远没有这个欧美靶向药的效果好。很多病人宁可自费去吃印度的药,他也不会去吃给报销的这个国产药。医疗本身价格已经很高了,穷人没什么可榨的,特权阶层再高也吃得起,就是主要中产阶级,本来还治得起,现在一加税,他可能就治不起了。一些北京的朋友说,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是感觉到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有能力的他想走,或者是说把子女送出去呀。

另一国内医疗界人士表示,在中国各医院对现行药品、器材都要定价;现今制度之下,关税的直接后果,可能就是中间商失去利润,导致放弃入口该产品。另外,中共官方以“进口设备论证”等行政审查方式,已压缩了进口药品和器械的市场份额。美名是扶持国产医疗产品,但同样给富起来的中产阶级制造危机感。随着贸易战局势恶化,中产阶级都在想办法移民逃开中国。

该医疗人士说,加关税肯定是会有影响,关键是药品不管加不加关税,零售价在中国是不会变的,这个价格是以招标的价格为准,涨价要走很长的流程,所以无外乎就是企业的空间变小了,它可能不做了。

习近平发话,央视新闻罕见新提法,阿波罗网评论

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之际,中共总书记习近平8月26日以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的身份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央视报道此会议罕见少提习近平指出而多提会议指出。

中美贸易战升级,习近平主持中央财经委会议释放信号。

央视消息对中共各种事项的安排,均以“会议强调”、“会议指出”、“会议听取”等表述,提及习近平时也只说其“在会上”强调。

对此,阿波罗时事评论员王笃然分析,中共央视使用“会议”作为主语,显示习近平在美中贸易战升级的局势下,要求中共集体负责的意思。

王笃然说,在贸易战的敏感时刻,习近平召开财经委会议,诡异的是,会议通报中只字未提贸易战相关字眼。

王笃然分析说,中共面临的内外危机均非常严峻。刘鹤的表态与中共外交部的强硬显示出中共内部的巨大分歧。这里的可能原因是,对美国,中共依然希望拖延时间,刘鹤的鸽派声音是给美国人听的;对内,中共要维持其“强大”的形象,中共外交部的强硬是演给国内百姓看的。

贸易战难解难分,人民币贬值成为手段,将继续贬值到何处

星期一(8月26日)下午4点半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时的收盘价为7.1528,人民币兑美元即期周一收盘大跌超过700点,创下11年来最低值。人民币8月跌幅约4%。有分析认为,人民币下跌可能进一步加剧北京与华盛顿的贸易争端。

法新社星期一在报道中指出,人民币贬值是因为中共允许这么做。中共设定每日汇率中间价并且容许波动幅度接近上下2%,但是近几周以来,中共持续把汇率定在较低点,并且显然停止使用其外汇储备来支撑人民币。

财经智库莫尼塔最新报告称,人民币汇率作为中美贸易谈判中的敏感一环,仍将承受较大压力,不排除继续震荡走贬可能。

FXMT首席外汇分析师Jameel Ahmad表示,“中美关系近期已经大为恶化,短期很难看到潜在修复的可能,投资者要准备好未来几天人民币汇率不断创出新低。”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最新报告中预计,鉴于贸易摩擦再次升温,2019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7.2,2020年为7.3。

独立经济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则预期2019年底人民币兑美元为7.30,明年为7.50。

中国企业偿债风险高,外汇存底不足以因应

随着贸易战升级,中共美元的来源将会逐渐枯竭,中共外储只会减少,不会增多。而人民币的贬值所引发的资金外流,以及中国企业背负的高额外债,对中共外储均形成巨大压力,有分析认为,近中企外债这部分,中共外储已经不足以应对。

根据彭博8月26日报道,中国企业的外债规模比官方公布的数据要多三分之一,随着这些债务在2020年到期,中国企业面临的偿债压力升高。

彭博估算指出,中共官方公布的企业外债高达2万亿美元,但这不包括海外子公司的外债6500亿美元,约70%的债务是由中国境内母公司或子公司担保,且有大量债务将在未来几季到期。根据统计,光2020上半年就有630亿美元债务将到期。

法国巴黎银行驻北京外会策略师季天鹤表示:“由于这部分外债不在官方统计之内,中国的偿债风险可能被低估。”他说,中共3.1万亿美元外汇存底仅刚好够应付这个风险。

但日本投行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共的美元外汇存底不够应付这个风险。

日本大和资本曾经在2018年8月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共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外债总额,并没有包括中国企业在中国香港、纽约、开曼群岛和英属维京群岛等地发行的美元债数量。如果把这些美元债都算进去的话,总的外债数量可能在3万亿到35000亿美元左右,比官方公布的数据高出1万多亿美元。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指导方针,像中国这样控制跨净资本流动的国家,会被建议持有总值30%短期外债、20%其他外债、10%出口和10%广义货币供给的外汇存底,以对抗潜在的资本外流风险。

Natwest Markets公司表示,用上述方法来评估中国的外债,中国在发生货币危机时至少需要2万亿美元外汇存底,若资本控制没有确实执行,就需要更多外汇存底;如果把中国企业海外子公司的债务纳入考量,中国就需要更多的外汇存底。

美国经济学家程晓农对大纪元指出,“中共自2016年就开始掩盖外汇储备真相,我查了从2018年8月到2019年6月的全国金融机构外汇帐款,数字显示下降3000亿美元,但官方公布的外汇储备数字却上升,,猫腻在计算汇率上。”

他解释说:「2018年8月到2019年6月,官方公布的汇率是不变的,但是计算的汇率升值了,升了1.6,一升值就把人民币帐款的下降给抵销了。所以显示外汇储备的美元数还是微微有点上升。如果中共央行一直玩汇率的话,外汇储备永远都是3万亿。」

他说:「很可能是已经低于3万亿的安全门槛了,它才会这么做。」

胡锡进忽悠,遭美对冲基金大佬戳破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8月24日在推特上声称,如果美中经济脱钩,中共能因应短期困难。

胡锡进吹嘘说,如果美中脱钩,中共能“独自”发展技术,但美国难以找到具有中国市场潜能的替代市场。中共能因应短期困难,但美国将失去长期发展的驱动力。

美国对冲基金大佬、海曼资本管理公司创办人巴斯回应说,如果没有美国,中共将会缺乏美元。中国原先出口到美国的5000多亿美元产品将会改由其它地方提供,而中国将没有资金可以进口短期所需的东西,诸如:石油、食物等。他认为胡锡进的说法是宣传上的一大笑话。

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