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她用丝缎复原18世纪贵族少女服饰 背后历史不简单!

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衣着对个人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改变个人外在形象,也在于影响个人内在感受和个性。

比如复古服饰华丽优雅的外观之外,往往承载着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

复制古代衣着,也是研究古代文化的一条重要途径。

英国时尚艺术史博主Amber Butchart,就主持了一季复古衣着考古节目,《时间的针脚》:

选取了一些古代有名的油画,尽可能地用古代的制作方法、工艺、材料,复刻油画上人物的服饰,并进一步地探索历史人物的生活。

有时候,复刻服饰揭开的不仅是那个时代的时尚风格,也能发现一些曾经被忽略的历史故事。

比如,通过复刻油画中的少女Dido Belle的服饰,人们可以部分再现了这个英国传奇混血贵族少女曾经的生活。

一件服饰,背后不仅是她的一段人生、也是一段历史的缩影…

【贵族和女奴生下的孩子,靠伯爵庇佑长大】

在复刻油画中的服饰之前,首先需要了解的是复刻的对象,到底是谁、是什么身份、地位,以此来推断服饰的种种材质、细节。

这次选取复刻的人物,是下面这幅留存在英国肯伍德府中、创作于18世纪的油画中的黑皮肤少女:

从理论上来说,18世纪的英国奴隶制还没有结束,殖民主义也处于巅峰时期,种族之间的阶级地位差异明显。在通常描述贵族生活的油画作品中,贵族少女应该都是白人女性,很少能看到黑皮肤的。

像油画中这样黑皮肤的女孩,如果不了解她的背景,很难理解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画面中。

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以为,这个黑皮肤的女孩是旁边贵族小姐的女仆:

这种解释显然更加符合当年的历史环境,也和同时期的其他油画中的黑人角色相似。

但实际上,这种解释存在着一些漏洞:

画面中黑皮肤少女的穿着、首饰都看起来很华贵,不符合女仆的身份;

她的神态也是轻松活泼,和旁边的白人贵族少女站在一起,似乎没有低人一等的意思。

随着人们的考古研究发现增加,油画中的黑皮肤少女的身世开始清晰地展现出来,那些矛盾之处才得到了完整的解释:

她是Dido Belle,是白人和黑人的混血女儿,一半贵族、一半奴隶的血统身份,让她成为那个时代、最不寻常的贵族少女。

1761年,Dido出生于英属西印度群岛。

她的父亲是24岁的英国贵族后代、林赛家族的成员、英国海军军官John Lindsay爵士。

(John Lindsay爵士)

他随军出海,在加勒比海域搜获了一艘西拔牙船只时,遇到了船上的奴隶,来自非洲的女人,Maria Belle。

爵士将这名女奴收为自己的小妾,并与之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孩子就是Dido Belle。

父母之间地位差距巨大,导致Dido的身份充满了争议性。

不过,在5岁以前,Dido都是随着英国部队,在国外生活,从加勒比到西班牙,变化的环境让人暂时不会去关注Dido到底属于贵族还是奴隶。

但是当他们回到英国时,阶级问题实在无法逃避,为了让女儿尽可能过得幸福、平顺,刚刚到达英格兰不久,爵士就将Dido带到了自己叔叔家里。

爵士的叔叔,也就是Dido的叔公,名叫William Murray。

他不仅是身份显贵的曼斯菲尔德伯爵,也是英国当时的大法官,算是当时最有权势的人物。

如果有他庇护,即使身上流着一半奴隶的血,Dido也应该能过上平稳的人生。

伯爵看自己本身也没有子嗣,和夫人一起收养了另一个侄儿的女儿,Elizabeth Murray。

或许是为了帮助侄子,或许是为了给Elizabeth有个玩伴(电视剧),或许是出于对Dido的喜爱,伯爵夫妇最终接受了这份嘱托,承担起了照顾Dido的任务。

1766年,伯爵带着Dido来到圣乔治大教堂接受洗礼,之后就将她接入家中,当做贵族少女来培养。

就这样,一个混血小女孩,住进了伯爵的家中,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和她的堂姐Elizabeth,在贵族豪宅中一起成长。

【被疼爱也被歧视,最终成为真正自由的继承人(电视剧)】

一开始,人们以为Dido只是被当做伯爵真正的贵族侄孙女Elizabeth Murray的玩伴在培养,但时间久了,伯爵家里所有人都意识到,Dido不是玩伴、不是仆人,就是个贵族少女。

她个性大方、举止优雅、充满学识,就算是混血儿、私生女,也无法掩盖她身上得体尊贵的贵族气质。

(影视资料)

在伯爵家留存的历史资料中,有很多关于Dido生活片段的记载,比如伯爵每年都给她准备圣诞礼物、吩咐仆人清洗她的卧室。

随着Dido年岁增长,伯爵发现了自己这个侄孙女的聪明可爱之处,常常和她聊天、谈论时事。

在Dido长大后,还让她担任自己的秘书,协助自己的工作。让她像贵族后代那样,管理自己的产业、牧场等。

可以说,伯爵本人是很欣赏和喜欢这个侄孙女的。

但是,无论家人如何疼爱,在那个时代,根据殖民法,Dido的身份严格来说还是奴隶。

所以,尽管在家里Dido有贵族小姐的待遇,在财产方面非常富裕,也有仆人照顾,

但当有人前来拜访时,还是无法真正表现得像个贵族女性。

在访客的信件记载中,可以看到Dido奇特的身份属性:

她衣着华贵,但又不像真正的女主人、贵族少女一样参与正式的晚宴。

但她也不是奴隶,会在晚宴结束后,参加宾客们的茶话会、一起散步游乐。

人们都对她的存在和表现感到惊讶,不清楚她到底算是奴隶还是贵族成员...

这样特殊的身份属性,也影响了Dido的性格和生活状态:

她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贵族小姐的待遇,但又会去尝试一些贵族小姐绝对不会去做的事情,比如进厨房制作奶酪等。

吃穿用住,相比传统贵族,都更加愿意尝试当时最新、最流行的事物。

比起堂姐Elizabeth,Dido更加活泼、时髦。

或许,正是因为养育侄孙女的亲身体验,让William Murray对奴隶制有了更深刻的反省。

所以在他当大法官的这些年里,曾经尝试要在英格兰废除奴隶制,通过多起案件的判决,推动英国走向了废除奴役制的道路。

虽然一直到他去世,英国的奴役制都没有彻底被废除,但他否定奴役制在英国法律中的合法性、认可逃逸奴隶的自由身的判决等,都是值得纪念的。

1783年,伯爵去世前,在自己的遗嘱中正式认定了Dido自由的身份,宣布她不再是个奴隶。

但是,他的遗嘱只能改变Dido一个人的身份,不能改变整个英格兰的奴隶制。所以为了保障Dido能够在奴隶制残余的环境中继续有好的生活,伯爵将一部分财产送给了Dido继承,保障了她余生衣食无忧。

1788年,Dido的父亲去世。

虽然在世的时候一直不曾对外公开过Dido的身份,但在去世后,爵士还是将自己的遗产都留给了Dido。

1799年,伯爵夫人也去世了,同样将自己的财产分作两份,让Dido和堂姐Elizabeth一起继承了。

就这样,因为伯爵夫妇和父亲的遗产,Dido成为了当时有名的贵族继承人,不仅拥有贵族身份,还拥有万千家产。

最终,她与来自法国的绅士结婚,婚后生育了三个儿子。

在43岁时去世,去世后埋葬在了威斯敏斯特的墓园中,一度被人遗忘,直到近些年来的历史研究成果的普及,才被人们再次了解..【用最华贵的材料,做最时髦的衣裙】

了解完了Dido的身世,再来看这幅被复刻的画,就更能明白画家在细节上的安排:

Dido看起来非常活泼,站在堂姐Elizabeth身后,带着充满异国情调鸵鸟毛头巾。

她和堂姐一样,都穿着长袍,反映出她们贵族的社会地位。

但Elizabeth手上拿的是一本书,而Dido除了书还拿着一盘水果,似乎在服务什么人,略微地透露出一点女仆的气息。

她的服饰看起来也非常昂贵,但又与Elizabeth传统的长裙有所区别,更加具有时髦感。

这也体现了Dido像是贵族又不完全是贵族的身份。

所以,在复刻她的服装时,材质上应该尽可能地还原其奢华、昂贵的特性,但风格上应该与当时的传统服装有所不同。

因为油画中,Dido的前胸是被一盘水果挡住了的,所以在复刻的时候,制作团队只能参考了同时期的其他贵族服饰,猜想她的衣服前侧的样子,大概是一种交叠在一起的样式。

而完全看不到的后背部分,只能通过画面中Dido的姿势、神态来猜测:

看到她活泼的、仿佛跳跃起来的身姿,可以大胆推测,她穿的衣服相对于旁边正襟危坐的Elizabeth,更加方便活动、更加轻松。

所以,不大可能是同时代贵族传统服饰中常见的、带有长长披帛的长裙。

制作团队设计了好几个版本的后背样式,分别试穿过后,选了一个从前面看、从活动的感觉上看,都更加贴近Dido状态的样式。

并在此基础上,对照油画,调整了多次衣袖的宽松程度,是否需要加纽扣,应该保留多少褶皱等等…

在材质方面,虽然画面上Dido衣服的光泽看起来很像是同时代的婚纱服饰材质,也就是银丝的混纺布料。

但考虑到衣服上的褶皱不是这种布料能够形成的,制作团队最后锁定了真丝缎:一种非常昂贵、但光泽、可塑性都更加优秀的布料。

如果用象牙白、带一点点灰的真丝缎面来制作,最后的效果就能更加贴近油画中的样子。

同时,考虑到真丝缎面材料的昂贵,剪裁上也会更加注重布料的利用率,尽可能地不要浪费。

在这方面,已经有一些历史书籍记载了18世纪衣服的裁剪方法,其中就有关于昂贵布料的利用建议。

比如,将裁剪衣袖部分后剩下的衣料,和裙摆缝在一起,增加裙摆的大小和层次。

在多次打版过后,衣服的主体部分已经固定了下来,从样式、褶皱、光泽上看都和画面中很像。

帽子部分也在多次尝试后,确定下了缠绕的方法,用真丝缎加珍珠装饰制作完成了。

画面中虽然只露出了一小片衣角,但制作团队猜测Dido腰部是用金色腰带缠绕装饰过的:

身上的蓝色披帛为了方便走动不会特别长。

袖子为了方便活动,是收紧后装饰有珍珠纽扣的:

金色和蓝色作为点缀,搭配在纯银色的真丝缎礼服上,看起来很华贵,但也非常时髦,符合Dido的人物特点。

最终效果也和油画中的色调非常贴近:

没有传统服饰那么多的装饰花边,但奢华的布料和时髦的样式,都透露出服饰所属人的性格:有传统贵族的一面,也有活泼时髦的一面。

当主持人Amber按照惯例试穿了一下这套衣服后,也一直在感慨它的华贵和舒适感。

仿佛真的能魂穿到两百多年前的时代,感受一个活泼的、另类的贵族少女的生活。

因为一幅画,人们揭开了一段两百多年前的历史;

因为一套服饰,人们能再次感受一段曾经被遗忘的故事。

或许这就是用心复刻古着带给人的启发和美好的感受吧。

希望今后能有更多这样的复刻古着的节目,用一种更生动的方式展现精彩的历史...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