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不作不死 江系曝习近平机密 社会信用也扩至外企逼撤资 中共冒牌黄金穿帮资助美敌国

美中大战逐渐升级:美国宣布,将对中国商品第四轮关税提升至15%;中共则全面推出企业信用监控体系,被外界认为是对抗美国贸易战的新武器。有业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目前发现有价值至少5千万美元的冒牌金条在全球黄金市场流通,是委内瑞拉、朝鲜这类被制裁国家洗钱的理想工具,而这些冒牌金条大部分来自中国。据《南华早报》,中共军方因担心经济衰退资金没有保障,放弃启用正在研制中的新型战机作为舰载机。阿波罗网时事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认为,南华早报作为江系媒体,为斗倒习近平不惜泄密。

另外,据路透社报道,在世界两大经济体关系紧张之际,美国国防部一位官员星期二对路透社说,中共拒绝了美国海军军舰最近几天访问中国港口城市青岛的请求。

美国将第四轮对中国商品关税制裁提至15%

据共同社28日报道,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27日正式宣布,针对价值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第四轮关税制裁加征税率将从10%提升至15%,分两批在9月和12月实施。这是把美国总统特朗普本月23日在推特上公布的内容付诸实施的行政手续之一。

贸易战伤及中共航母?江系港媒曝舰载机无力开发被迫转型

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对已放缓的中国经济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

图为:歼20隐形战斗机在广东省珠海举行的2018年中国航展上进行表演

据香港江系《南华早报》消息,有中共军方内部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军队最高决策机构,因担心中国经济未来有衰败风险,无法维持同时发展两种五代战机的经费,军方决定放弃FC-31鹘鹰战斗机,直接用歼20作为中共航母舰载机。

消息说,歼20与FC-31仍使用俄罗斯发动机,专为歼20设计的“涡扇15”(WS15)发动机,至今仍未研发完成,FC-31甚至没有对应的专属发动机。

歼20是一款中共期望能对抗美F-22的隐形战机。1997年正式立项,2011年1月11日首飞,2017年3月央视报道称,其已正式进入空军序列。

英国智库皇家联合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空中作战专家布朗克(Justin Bronk)曾对“商业内幕”网站说,即便歼20是中共最好的战机,也不意味着它比得上欧洲的台风战斗机,以及已服役几十年的美国F-15战机。

他说,对于歼20而言,与欧洲或美国的战机争夺制空权,代表一场会输掉的战役。就推力重量比、操作性和高海拔的性能而言,它不太可能赶上美国或欧洲的战机。

中共在自制战机的引擎方面曾遭遇挫败,而引擎正是歼20能否拥有像F-35或F-22这样的第五代战机的真实性能的关键。

俄罗斯塔斯社援引俄罗斯军事专家评论文章分析歼20的设计和技术,指该战机是仿制俄罗斯和美国的先进战机的设计理念和技术拼凑出来的“山寨货”。

评论文章说,歼20拥有大量仿制或完全复制俄罗斯米格1.44试验机和美国第五代战斗机F-22和F-35的技术,而其中一些技术还是“非法获得的”。

评论说,如果说中共在军事方面有什么技术“进步”,那就是“以前只是完全山寨拷贝俄武器装备,但现在已经能够成功地把从多国拿来的技术拼凑到一起。”

阿波罗网时事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认为,南早是中共江系媒体,其报道中共担心缺乏资金无法完成新型战机制造的消息,有泄密之嫌。目前,内外交困的局势将中共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死关头,中共内部的分崩离析更加明显,中共江系权贵已经顾及不到中共自身利益,直接将中共军队的软肋向外界披露出来,这可以说中共目前的形势真时“不作不死”。

南华早报去年独家爆出歼20由俄国发动机替身上天表演。

【详细报道见:庆亲王打脸习近平自力更生 惊爆珠海航展尴尬一幕 歼20由俄替身上天表演

至少5千万美元“冒牌黄金”流入市场,大部分出自中国

路透8月28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在过去3年中,有约价值至少5000万美元非出自瑞士主要精炼厂的黄金,被印上了瑞士精炼厂的标记,成为毒枭、武装组织和被制裁国家理想的洗钱工具。

这些“冒牌黄金”流入市场,在摩根大通的保险库已经发现这类“冒牌黄金”的存在。

有四位高管表示,已发现至少1000个标准重量的金条,瑞士最大精炼厂Valcambi执行长Michael Mesari称,但可能仍有更大的数量正流通中而且有效,且最新被发现“冒牌黄金”也仿冒得非常专业。

尽管目前还不清楚是谁在制造这些“冒牌黄金”,但行业高管和银行业人士认为,“冒牌黄金”可能大部分产自世界最大黄金生产和进口国的中国,它们透过香港、日本和泰国的经销商与贸易公司进入市场。一旦这些“冒牌黄金”被上述国家的主流黄金交易商接受,就能迅速流入全球供应链。

报道指,镀金的假金条在黄金行业中相对常见,且容易透过检测辨认,但此次批露的“冒牌黄金”使用的却是纯度非常高的真黄金,只有标记为伪造。

但是,将金条印上知名精炼厂的假标记,在西方并不合法。这类造假行为将那些受制裁国家或地区开采或生产的黄金洗白,悄悄进入全球黄金市场,为被制裁的罪犯或政权如委内瑞拉和北朝鲜等提供资金。

中国社会信用控罚扩至企业,让外企胆战心惊

华尔街日报》28日报道,据中共国务院消息,明年将全面推出旨在监督企业行为的信用评级体系,目前,这套体系已经处于收尾阶段。

中国更广为人知的个人社会信用体系已经引发了对私隐安全的担忧,而针对企业的信用评级的影响将会更加广泛,外企担心,美中贸易争端持续之际,中共会利用这套新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作为打击跨国企业的工具。

有研究者注意到,新体系有可能被北京方面用作中美贸易战的武器。

图:孔弼永

专注于中国的德国顾问机构中国词(Sinolytics)的首席执行长兼联合创始人孔弼永(Bjorn Conrad)表示,中共这套社会信用体系可以被用作应对贸易冲突的工具。

他分析说,最近中共发布的一份严重违法失信主体黑名单规定草案中使用的一些措辞,呼应了中共政府关于计划推出不可靠外国实体黑名单的警告,表明这两项举措相互交织。上述严重失信主体黑名单是企业社会信用体系的一部分。

中国欧盟商会:中共建立社会信用体系掌握外企生死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说:“中国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是有史以来政府促进市场自我监测方面所实施的最全面的体系,可以说该体系能决定企业的生死。”

中国欧盟商会周三在北京发表的研究报告也指出,中共正在构建的“社会信用体系”,将对所有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带来巨大影响,且能决定外企的生死。

根据中国欧盟商会官网,这份报告题为“分数决定命运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如何规制市场主体”,是由商会及德国顾问机构Sinolytics共同制作发表。

据Sinolytics执行长孔弼永,中共针对企业的“社会信用体系”不再只是一个构想,它已搜集了大量数据,对企业行为进行信用评等,并影响企业营运。

孔弼永指出,随着这套体系的实施进入决定性阶段,欧洲国家及在中国的欧洲企业,应在这套体系全面实施前做好准备。

他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共这套体系野心勃勃的目标就是“高度自动化”,将数据自动转化为对企业的评分及相应的奖惩,并可“有针对性地”对付某些企业。

孔弼永提到,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其实还包括由政府对企业施加更大政治影响的评分标准,例如中国媒体对目标企业的报道。

孔弼永说,中国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可能会成为一种“手术器具”,迫使外国企业要达到中国的政治目标。

他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强大工具,可以对公司进行有针对性的监管、控制和指导。”企业已经“不能再在合法与非法之间做出决定。你必须要在好的等级和坏的等级之间做出取舍”。

欧洲商会呼吁:欧洲企业、各国政府都应该及早准备应对措施

根据中国即将施行的企业社会信用计分标准要求,欧洲等外企将面临至少300相打分项目与标准。这些要求从安全设施,工作地点安装摄像监控器,到商业内容汇报,无所不包。

中国欧洲商会和德国顾问机构Sinolytics研究者呼吁,欧洲企业、欧洲各国政府都应该及早准备应对措施。

欧洲企业还担心,中共政府要求的企业数据情资和属员资料,会被用作它途。他们更加怀疑,其商业机密会更为不保。

欧盟商会担心,中共的企业社会信用系统也赋予地方政府计分点评权力,而中共官方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被指控偏袒中国企业而歧视外企。

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