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权力!周恩来一语中的唤醒垂死的毛

周先生就这样声泪俱下地喊着,喊着,一直喊了四十多分钟,毛先生的呼吸终于渐渐平稳了,眼睛慢慢睁开了,先是无神地望着天花板,继而混浊的眼珠子开始缓缓地转起来,他扫描着周围的打桩模子们。黄泉路上刚刚逛了一遭,嘴里却依然还说不出一句话来。周见此,如释重负,他情不自禁地再次扑到毛先生的床边,双手紧握着他的手,泪水夺眶、语音哽咽地冲口而出:“主席,主席,大权还在你的手里!”我们无限惊讶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戏与这样的一句台词。

自“九一三”以来,毛的健康情况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从林彪出逃的那个晚上起,毛就开始发高烧,心肺炎犯了,连续两个月高烧不退,其中有两次更是缺氧而昏厥。那特有的大中华的脸庞子明显瘦削下来,红光满面不再,神采奕奕全无,现在灰头鼠脸,晃如游魂,灵魂似乎被小林子靥住了。迷梦之中,他屡屡地看见那不知名的荒丘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九具烧焦的尸体,其中一具只有半个脑袋,却腾地站起来,化作小林子的鬼魅魉影,还是那熟悉的瘦削的五短身材,还是那一身绿军装,领子上也有两道红杠子,一顶绿军帽,帽上也有一颗红五星,也还是手擎着那本“红宝书”。所不同的是原来他只敢不远不近地身后屁颠屁颠地跟着,走在后面的,现在居然却大着胆子从对面迎上来了;更奇怪的是,他手中的那本“红宝书”原来只是举着的,现在却频率很高地摇起来了,就像小孩子玩儿“拨郎鼓”似地摇着。那小林子的眉毛越发地浓黑了,浓黑的剑眉下原有一双精光四射的三角眼,现在却成了两个深不见底的黑窟窿,嘴角边还挂着一抹诡危的微笑,正向他走过来,正向他高喊着: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小林子的声音倒是没有变,依然是那特有的老妇人般的尖嗓门,声调却越发地尖了,且带着歌星般的磁性,尾音也拖得越发地长了。毛听这声音太恐怖,拼命地扭头就逃,可小林子始终在他的前面迎着他,不远也不近,总是眼看着就被迎到了,却总也迎不到。回过头逃跑,却又在面前了。随着小林子又一声尖叫:“还我命来!”毛也大叫一声,又一次昏死过去了。

这是“九一三”后,毛第二次昏倒,发生在1971年12月的某一天。

此时,在这皇城中轴线上的人大会堂的东大厅,泱泱大中国的总理周正召集着会议。蓦地心头咯噔了一下,一抬眼只见一位中年男秘书走进来说:“总理,你的电话。”周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再进门时脸色就灰白了。周挥挥手说:“散会散会!”与会高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心想不知又发生什么大事了。周也不作任何解释,已然全没了往日的镇定,转身带着小跑就往电梯方向赶。卫士长张树迎走上前去,掺着他的胳膊走进电梯,明显感到周的身体在一阵一阵地颤抖。

“到游泳池”!周发话,声音同样也是颤抖的。张卫士心里一震,就料定是毛那里又出事了。周一坐上汽车,尿就失禁了。车子开到游泳池,车门打开了,可双腿软得下不了车。于是张卫士和另外的一名卫士将周搀扶了出来,先去侧室换下了裤子,自我镇定了一会儿,端着胳膊进了毛的卧室。

毛卧室的门窗大开着,伟躯平躺在大木板床上一动也不动,脸色发青,嘴唇发紫,仿佛已经呜呼了,但鼻息间还有一丝游丝。亲爱的老婆小青儿,以及那些文革新贵与新宠,眼镜张、胖子姚等也全都到齐了,全都面色严峻、神色漠然地在远处一旁静静地僵立着,就像海派清口周立波所描述的“打桩模子”一样。周进去后立即向紧张、焦急的医生询问情况,判定病情,这才紧急调来了吸痰器与呼吸机。好大一阵子的手忙脚乱,经过了机器吸痰,经过了人工呼吸,经过了护士按摩,只见毛的脸色渐渐又有了血色,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周坐在床侧,摇着毛的手喊:

“主席,你醒过来吧,这么大的国家不能没有你。主席!主席!”

周先生就这样声泪俱下地喊着,喊着,一直喊了四十多分钟,毛先生的呼吸终于渐渐平稳了,眼睛慢慢睁开了,先是无神地望着天花板,继而混浊的眼珠子开始缓缓地转起来,他扫描着周围的打桩模子们。黄泉路上刚刚逛了一遭,嘴里却依然还说不出一句话来。

周见此,如释重负,他情不自禁地再次扑到毛先生的床边,双手紧握着他的手,泪水夺眶、语音哽咽地冲口而出:

“主席,主席,大权还在你的手里!”

我们无限惊讶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戏与这样的一句台词。

让笔者与读者们,先生与后生们一齐来设想一下,如果是寻常的人家,当一个垂危的病人刚从死神的手里挣脱出来,周围的人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一般情况下,亲近的人和最亲近的人都会走上前去问候和安慰一下:

“您好点了吧?”

“您看上去气色好多了!医生说你的病不要紧的,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您太辛苦了,需要好好休息,这一阶段外面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有我们呢?你就尽管放心地多休息几天。”

当然,家属、亲戚、朋友中也有情绪激动的,比如那个妻子,假如这是一个琴瑟和谐、相濡以沫的妻子,那她会对她的老公说:

“老公啊!刚才可真把我吓死了啊。你可不能就这样撇下我先走啊!你要是走了叫我怎么办?孩子们怎么办?这个家可不能没有你呀!”

革命战友则会对他这样讲:“老伙计,你是好样的。你可要坚强呀!为了党的事业,你要坚强地活下去!”

也有的老战友会对他说:“伟大领袖教导我们说,对疾病的态度是既来之,则安之,心中不要着急,安心养病,让身体慢慢滋生一种力量。”

各种各样安慰的、关心的话都会有的,不能一一枚举。

但是,有没有人问:保险箱的钥匙在哪里?存折藏在什么地方?密码是多少?你可不能将钞票带到棺材里去呀!或许会有,说这种话的人一定是他的不肖子孙,或是早已心有旁属的妻子。他们巴不得老厌物早点死,好分割他的家产,继承他的权力,早日当上“董事长”。而那个垂危的病人听到这样的话很可能立刻就会再次昏死过去的。

那么,有没有人对这位垂危的病人说:

“你放心活吧!保险箱的钥匙还在你手里”或诸如此类的话。

想想!再仔细想想!有没有这号人?

结论是绝对没有的,人性好的坏的都有,但似乎没有这样不通的人性。

哪有一个人会像老周那样对待垂危的老毛的?人家刚刚缓过来,就说“大权还在你手里”!这是什么话?这像什么话?

难道周是不通人情,不懂世故,没有人性吗?恰恰相反,周是太懂人情,太懂世故了,尤其是他太了解毛先生的人性了。

《儒林外史》中有这样一则故事:家财万贯的老地主严贡生生命垂危了,临死却迟迟不肯闭眼,他的心中仍然有他放不下的事。他的床前也围拢着许多家人,也像“打桩模子”般地竖着,只见那垂危的严老先生用尽最后的气力伸出两个手指头在空中乱舞一气,就是不肯放下来,众人全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时,只见老先生的二儿媳挤向床前,在众目睽睽下,她将床头的油灯轻轻地挪近到老先生的眼前,然后又伸出兰花指将燃着的两根灯芯掐灭了一根,再在老先生的眼前晃了一晃。就这样一个平凡的小动作引起了神奇的结果,那严老先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手垂了下来,头一歪。众人近前一瞧,已是毙了,走得是那么地安详!

二儿媳的举动使严先生安详地死去了。

而周的话又使毛先生兴奋地活了下来,大权依然在握的毛先生又折腾了整整五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共识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