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任姓男子:由2014堕落到831太子恐袭

——香港警队成魔之路一切从5年前开始..

8月31日,港铁太子站车厢内市民被警察无差别殴打的惨状。(大纪元截图)

雨伞运动期间,香港警察已屡次被指:

使用不合比例之武力——滥用催泪弹、警棍及胡椒喷雾

使用不必要之武力——对正遵从指示离去的示威者使用武力

漠视人道原则——武力驱赶医务义工、阻碍救援

选择性执法——纵容反示威人士袭击示威者

被仇恨心态引致行刑式报复——滥用暴力、甚至私刑

滥暴的后果:

2.3.4.——没有任何致歉、调查、检讨或向公众交代

5.惟因主流媒体 TVB不“生性”,竟拍到及播出七警暗角私刑片段,无法抵赖,才必须作出检控。

TVB作反。

夸张的是,本应作为负面教材,明显是警队耻辱的七警,不但广获同情,享受有薪假期,更获当权者发动群众支持,带动警队主流不去理解或反省错失;使用不合比例及不必要之武力、漠视人道原则、选择性执法,换来“你们没有做错”的评价;然后,“不幸”被“迫害”的七警只被判入狱两年,结合其休假福利,相对其罪行之严重性,可谓没太大阻吓力,更相反予以肯定及鼓励。

警队的政治立场逐渐明显,内部对黄丝及良心警的压迫,不断的“劣币驱逐良币”形成难以逆转的腐败,使警队甘愿成为政治工具。

警队之“黑”,由此开始。

政治正确,有恃无恐

雨伞运动期间被的纵容,给了警队一次经验实证——只要是向政府标签的“敌人”作出任何“政治正确”的执法,便可无法无天:

“时间越拖长,我方武力便可越升级,使用之武力无须与对方武力符合比例”

“只要是执法,便没有错,有否必要、是否人道都不重要,都只是最低武力”

“无论如何,都会有上级‘保护’(包庇),无需有后顾之忧”

“政府组织会控制舆论、发动撑警、激化矛盾以民众斗民众,作为支援”

“只要不被拍到,就算是滥暴、私刑通通不会有后果”

“万一‘不幸’有后果也只是放有薪假,最坏的状况也不过坐两年”

民心尽失。

2019,警暴全面升级

本于以上心态,香港史上最可怕的恐怖组织形成,并于2019年全面爆发。

使用不合比例之武力“全面升级”

拘捕原因莫须有

拿着可以用作武器的物件者便可殴打

狙击当时无危险行动的人

只要对方有人有动作,便可对任何人开枪,上级自然会找借口

使用不必要之武力

对市民施以言语暴力甚至袭击

遮挡镜头、将疑犯无力化后多打几下作发泄,甚至冲上围殴

向记者施放催泪弹及开枪

只打人,但不以拘捕为目标

漠视人道原则

阻止救援工作

妨碍接触律师

以酷刑迫供

围捕制造恐慌,企图造成人踩人灾难

于民居使用怀疑含山埃的过期催泪弹

选择性执法“全面升级”

警黑合作

年轻便有可疑

对袭击伤害击示威者的疑犯不执法,更友善对待及予以协助

仇恨心态及行刑式报复“全面升级”

对市民及记者粗言秽语、更作出挑衅

以伤害对方而非拘暴作目标

瞄准头部眼部开枪

警队暴行,誓不忘记。(网络拼图)

“开锁”更可怕的可耻行为

抹黑造假,不择手段

利用明显失实的假资讯作自辩:“钢珠”谬论

高调拉人低调放人制造假像:“武器库”抹黑

假扮示威者作出煽动及违法行为

插赃假祸

逃避监察,无法无天

妨碍记者采访

不展示或使用虚假警员编号,受害者投诉无门

拒绝出示委任证

恐吓可能会提出投诉之人士

互相包庇,成为习惯

见同袍滥暴即遮挡镜头提供掩护

无视表证,以“警察无错”为前提用尽无法成立之借口及狡辩

拒绝可还警清白,重建尊严的独立调查

失去理性,罪犯行径

恐吓受害者

行刑式攻击

去人性化,称呼市民为蟑螂

非礼女性,执法为名、泄欲为实

恐袭式无差别攻击公共交通工具上所有乘客

罪孽深重,终须清算

情况一直恶化,虽难以奢望警队能突然悔改,但政府或警队高层一直有机会接受独立调查,揪出情绪不稳、极端失控之害群之马,还其清白,扭转恶性循环;但就一直放弃机会,终于错失转捩点,超越临界,犯下最无法回头的错误。

由721元朗“放纵恐袭”的可怕事件,到831太子“发动恐袭”的完全崩坏,警队诚信、尊严、形象均已破产。一天没有大幅度变革,一天市民只会记起“执法犯法”、“黑社会”、“恐怖份子”的警察。

事已至此,要重建警队,清算罪债已是回复无可逆转的必要行动,只是时间问题。当予以包庇的当权者仍需要作为工具的警队,便仍可相当无事;但当事过境迁,面对国际社会、人权组织的压力,社会始终需要公正的警队时,无论民意、民主是否得胜,整个警队将不可避免地面对大清算。

若然未报,时辰未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