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六四使我看透中共的本质

“永不翻案”是中共独裁者内心恐惧翻案的表白,预示著一定会翻案。

江泽民在2001年底提醒政治局委员们:“六四如果平反,在座各位都要人头落地!六四永不翻案!”

“永不翻案”是中共独裁者内心恐惧翻案的表白,预示著一定会翻案。

一六四是什么

看看三辆坦克追着将大学生压成肉酱和压残废的屠城影像与照片吧!看看每个坦克上三架全自动冲锋枪毫无目的在北京城内扫射吧!看看中共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动用火焰喷射器吧!看看六四凌晨屠杀后军人在天安门广场上转移和焚烧尸体的照片吧!中外媒体人共有上百小时的原始影像,有数千张照片。

六四就是中共动用正规军,使用坦克、机关鎗、毒气弹等武器,屠杀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因为他们要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要新闻自由。

六四是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以学生为主体的民主运动,它以专制的胜利和民主的失败而告终,使中共得以不择手段的通过暴力与谎言保卫它的一党极权专制暴政天下。

二从六四看中共的暴力与谎言

1.1989年4月19和20日晚学生在新华门前静坐示威,秩序到底怎样有公安部完整的录像作证;到了20日清晨,众集在新华门前的大部份学生都安静地走了,而新华社的报导说学生冲击新华门,李鹏与陈希同为此向邓小平告恶状。

2.六四中的第一场暴力来自中共警察。

4月19日晚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到天安门广场参加完悼念活动,返校途中学生王志勇被武警用皮带抽打头部晕倒,回校后在校医务室包扎缝针,后转到北医三院,21日校园内挂出了王志勇的血衣,学校领导已去宿舍进行了看望。校园内四处张贴著“实行罢课,抗议警察殴打学生暴行”的标语。

3.4月25日,湖南省委向中南海报告了对“422”长沙打砸抢事件的处理经过,被抓的参与打砸抢的138人中,没有一名是大学生。但在西安,政府早早地跨省调动千人以上的武警预校的学生和大批警察来控制场面,紧接着发生的卡车被纵火焚烧、服装店被抢劫以及省高等检察院被砸,西安的“422”事件栽赃学生施暴的阴谋当即就暴露出来,却被那时的陕西省委书记张勃兴和西安市政法委书记孙殿奇隐瞒扭曲成学生打砸抢的典型事件上报北京,为李鹏等人作为炮制426社论的材料。

4.5月20日北京开始的戒严,事实上是“枪指挥党”。邓小平是先斩后奏,早在5月8日邓就背着中央政治局秘密调兵,等到军队兵临城下的时候,邓才逼着中央政治局认可这个结果,就是军队进城早于戒严令发布,换句话讲军队进城是违宪,这实质就是邓发动的政变。

5.6月3日晚9时前北京到底有没有暴乱?

中共6月3日下午四时的会议决定:“3日晚9时起,戒严部队、武警部队开始平息首都发生的反革命暴乱,首都公安干警配合。”

6月4日凌晨1时30分北京市政府和戒严部队发出《紧急通告》:“首都今晚凌晨起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暴乱。”

戒严部队指挥部提供的材料:“在6月3日晚的进军中,没有一名解放军和武警官兵被市民打死。承担天安门清场主要任务的第38集团军官兵,在6月3日晚没有死一人。”看完这三条信息就明白了。

看看事实真相:邓动用了14个集团军的20万至25万人,包括六个坦克团、七百辆坦克车,参与了六四镇压。以38集团军出兵最多,杀人最多。派出25万军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邓小平一方面防赵紫阳的政变,一方面防兵变,用不同军区的军队互相制约,例如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不愿镇压,立即被捕,改由副军长张美远代替,前面有27军作预备队警戒,后面有63军督阵,38军如果不认真执行命令,它就会被其它的军队镇压。可见六四是共产党策划实施的一场目的很清楚的对人民的屠杀!

再看录像吧。六月三日傍晚,军队入城后遭到市民阻挠,军队开枪,其中木樨地是死伤最多,其经过被多国记者录像,个别中国记者也有录像资料和大量照片,为世人留下了宝贵的资料。根据BBC完整的现场录像报导,六月三日傍晚在广场外围和离广场很近的各主要街道上,解放军的确直接在长安大街向呼喊口号的学生和市民开枪扫射。有的解放军还从卡车上不分目标的向人群射击;录像也显示解放军直接在长安大街向市民开枪。这些场面被多国记者现场直播传给本国。

6.天安门广场范围内没开一枪,没死一人吗?

中国人民大学双学位应届毕业生程仁兴于国旗杆下腹部中弹,送往医院未能及时救治流血过多而身亡;北京农业大学园艺系硕士研究生戴金平在毛泽东纪念堂附近被戒严部队枪杀,事后校方给了两千元安置费;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87级本科生李浩成在广场东南角身中两弹,送同仁医院抢救无效而亡;黄新华,88年考入中科院研究生班,64凌晨死于天安门广场,死后在京火化,骨灰由其兄黄林强带回湖南邵东老家安葬,政府给了1200元钱,说是误伤。天安门广场学生纠察队总指挥张健,在解放军开始清场时出面同军人代表对话,被一名军官近距离连开三枪,幸获及时抢救脱离生命危险。

6月4日7时至11时,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附近燃起了熊熊大火,外国记者拍的照片显示军人在天安门广场上转移和焚烧尸体;他们在烧什么,真相有待于证人出现和档案的曝光。据1989年6月17日《人民日报》,大火烧裂了40条花岗岩纪念碑台阶,2700平方米的草坪和大片松柏。

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二学生王楠,6月4日被屠杀后,与其他尸体被埋在天安门西侧北京市28中学校门前绿地内,6.7尸体发出异味,经校方交涉,将尸体挖出,因穿军服被疑为戒严部队士兵,送往护国寺医院,并通知戒严指挥部让各部队来认领,结果不是军人。其家人6.14才找到尸体,于6.26经市公安局出具"外出死亡"证明于八宝山火化。如果该尸体不是穿军裤,扎著一条军人的武装带,公安局早就把这具尸体与其它被挖出来的尸体一齐秘密火化了。至于部队在天安门广场一带到底私下处理了多少尸体,也许只能在六四平反后才能真相大白。

7.六部口中共坦克故意碾人

6月4日早晨6点多,3辆坦克散发出淡黄色烟雾的毒气弹在西长安街驱赶从天安门广场撤退下来的学生。7时,在六部口,一辆疯狂的坦克车从后面高速碾压过来,故意压到人行道栏杆旁的学生人群,原北京体院学生方政为了救一位女生而被坦克碾断双腿,由积水潭医院截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生王培文,董晓军,北京钢铁学院林仁富、王宽宝,田道民被坦克轧死,还有大学生龚纪芳死于坦克的毒气。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苏文魁、赵国庆、钱奕新、单连军,和北京某民营公司职员刘华,还有北京某大学五位学生被坦克压伤。压方政的坦克车队是天津警备区坦克第一师,编号是106号。方政六四后曾获两项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冠军,但因六四而被取消参加国际比赛资格,因中共无法公开向国际社会交代残疾原因。

8.关于军车被烧

在木墀地,戒严部队通过后,市民们自发地将那三辆被士兵们推开的电车推回来,并用火将它们点燃,用以阻截后续部队。时间约为6月3日晚11时40分左右。

王钢,北京焦化厂技工,6月4日早7点下班在路边被军车撞死后,士兵换乘别的车辆开走了。愤怒的民众把丢弃的那辆车烧了。像王这样被戒严部队装甲车和警车撞死的有6人。

6月4日上午十点左右,北京航空学院东门口,群众用身体阻住了七辆由北开来的军车,僵持了一段时问以后,一个小军官吹响了哨子,一百多个军人跳下车,排队向北走去了。十几个军人,打开了油箱,点燃了这七部军车,跑步去追他们的队伍。这个场景,是被当时在场几百上千人所目睹。

6月4日下午2时左右,在西单附近,解放军自己在烧军车,浇上汽油烧了就跑,被当时在场几百人所目睹。

北京人对被烧的戒严部队装甲车、军用卡车存有疑问,有人认为是戒严部队有意制造的,有人说是戒严部队士兵自己点燃的。请想一想,暴徒们投放了多少燃烧物,投放了什么燃烧物,能导致几百辆军车如此悲惨?获得答案只能在公布六四真相后。

9.关于"共和国卫士"之死

中共公布了37名所谓的"共和国卫士",其中死者15人,生者22人。

他们中最早死亡的时间是6月4日凌晨2时左右,第38集团军炮兵旅乘坐的运送军事装备的车辆凌晨2时途经长安街翠微路口,转弯时因车速过快而翻车,油箱擦地爆炸起火,车里装满了防暴器材,被挤压在车内的六名军人王其富,李楝国,杜怀庆、李强、王小兵,徐如军被纠缠在防暴器材里面,没法挣脱出来被活活烧死。严格地说,这六名战士的死因在于自己。

军人王景生,很少被提及其死亡原因。他是39集团军某团1营1连3排排长,1989年7月4日因“劳累过度”病逝;

军人于荣禄,39集团军政治部宣传干事,他改穿便装拍照,被其他军人打出的子弹打死(误伤);

广为宣传的“被群众浇汽油放火烧死,到死也一枪未发”,后来被评为共和国卫士称号崔国政是39集团军步兵116师的一名炊事员,其实并不是被群众打死的,而是在驻地身边的一位战士不小心擦枪走火打死的。团里领导为了团里的利益、同时也是为了这位战士,将他向上级谎报为是被暴徒打死的。

一名共和国卫士,他在阜成门天桥,老百姓为什么把他打死还把他烧了吊起来?是因为他在那儿杀了很多人,而且杀的是老太太。他先开枪杀了很多人,两个老太太跪在那儿求他,然后他把这两个老太太也给杀了。所以等他子弹打光了,老百姓就冲上去把他给打死了,尸体倒挂在天桥上。

王锦伟,押运弹药车往天安门广场方向驶入,被群众拦截致死;

在戒严部队开枪打死打伤北京市民与学生以后,在木墀地开枪血腥镇压的消息传来之后,民众被军队屠杀激怒之后开始了暴力反抗,没有一个军人是死在他们大规模向人群开枪扫射之前的。也就是说,正规军杀人镇压在先,市民反抗在后。在中共镇压前,北京根本不存在动乱,“六四暴徒”之说根本不存在。

10.中共隐瞒遇难人数

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谭云鹤指出,六四事件中死亡人数有727人,与中国红十字会6月4日记录的2,600人相差甚远;前苏联情报人员的统计超过3千人;合众国际社记者在六四之后3天内,曾打电话给北京的几家医院询问死亡人数,最多一家报告有321人死亡,64残废者达300多人。1999年纽约“中国人权”出版的六四遇难者家属证词,他们在64之后在北京各家医院寻找自己的亲人尸体,他们看到44所北京大医院都有死者。

据北京市公安局对死亡人员的调查:在他们中没找到平时就是流氓,打砸抢分子,社会渣子,也没有以前是刑事犯的;在死难家属中,没有一个是反革命家属。他们中的多数人对戒严官兵喊口号,起哄、嘲笑或漫骂;有的人只是围观甚至路过;有的人参与了设置路障;严重的情况就是向戒严官兵投石头。

死者中最小的4岁,6月4日早晨孩子是坐在自行车的后座去幼儿园的途中,遇到戒严部队向街道两边乱枪射击,小孩当场死亡;一个7岁的小女孩在人民大会堂外被枪杀;九岁的吕鹏,北京顺城根小学三年级学生,6月3日夜12时左右,在复兴门立交桥附近被戒严部队射中胸部,当场死亡,尸体曾被民众置于敞蓬车上游行示众。对六四镇压过程中的无辜死难者,中共一律按暴徒对待处理。

三从六四看中共政权的非法性

一个政权是否合法,一个公认的标准是:主权在民。国家的本质是人民,天下是人民的天下。中共已签署的《世界人权公约》规定:“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权力的基础;凡是充分体现该国人民意志的政权即是合法的,反之,凡是违背国民意志的政权即非法,这应属不争之论。中共《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凡是违反人民意愿而力图统治人民的政治。就是暴政!

1.中共暴政本性不变

中共在建政前和建政后,用政权的力量使人民因饥饿、政治迫害和枪杀而死亡8千万,它以暴力恐怖来维持政权,以谎言为暴力的润滑剂。

为了压制人民反腐败的呼声,压制人民争取民主,要求新闻自由与结社自由的呼声,中共不在民主和法制轨道上解决问题,不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讨论处理,邓小平就动用二三十万大军进京,要“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的稳定”,他反复强调“党指挥枪”,把国家的军队变成一个“党卫军”,这本身就是违背宪法的!谁给你用杀人来换稳定的权力?中共政权的稳定要多少冤魂垫底啊!

六四后中共继续在暴力杀人。至今有3266名法轮功学员因酷刑被迫害致死(按:本文写于2009年),仍有10万人被关押在劳教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现象在继续进行。广东的汕尾血案中共把装甲车机关鎗开到了有2000多居民的村里;四川的汉元屠杀用上了冲锋枪;08年西藏314事件为了对付数十个暴民,派上万的野战军部队开始了大规模的血腥镇压活动;08年暴力镇压瓮安事件和陇南事件等所有群众维权运动;09年初中共在西藏实行了军管,藏人纪念3.14要举行法会,僧侣说如果不让我们举行法会,我就要自焚抗议,中共就看着一位僧侣自焚然后开枪,连开了三枪,第三枪是打在肾脏关键的部位,令世界震惊。陜西省308事件,一名高中学生在关押审讯期间被警察打死了。几天前的5月23日广东省英德市英红镇2千武警血腥镇压上千越南归侨事件,官方至今未公布侨民死伤数字,当地侨民估计死了11个人左右,约4百人被打伤后抓走。中共的暴力可谓货真价实。

中国社会已到了极不稳定的危机状态。九个政治局常委,他们每天都生活在灭亡和遭清算的恐惧之中。中共在08年10月底,分批调全国2000多位县委书记进中央党校培训处理突发事件;09年2月起,再调3000多位县公安局长进京培训;随后又培训3000多位县级检察长;3月北京所有的派出所所长又被培训;3月中央筹划了6521工程,从上到下成立维稳办。周永康提出“奥运安保日常化”,要把奥运期间草木皆兵的戒严模式日复一日的延续下去,连“二炮”都用来维稳了。

如今的中共政权,一根稻草掉下来都要派200个警察去接,离开军队警察,实现军队国家化,中共一天都活不下去。请问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还剩多少?

2.不给人民民主,反对人民问责政府的执政党是反人民的党.

镇压六四为的是压制人民争取民主自由。中共夺权时许诺民主,掌权后背信弃义。民主就是要让人民说话,那就必须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有独立的司法体系。而中共就是靠垄断媒体,对全民进行洗脑教育,六十年来制造谎言掩盖真相,它怎能允许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天安门母亲网站等上千家维权网站一直被封;六四前夕大陆高校百度贴吧全被“禁言”;中国维权律师遭全面打压;当年随戒严部队进驻北京的宣传干事张世军,隶属解放军54军162师,前不久用真实姓名在互联网发表致胡锦涛的公开信,谴责64屠城暴行,于09年3月19日深夜2点被山东腾州防爆大队警察从家中抓走。5月17日,在京的50多位六四难属,为六四死难者举行集体祭奠仪式,而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被警告今年六四期间不要举行任何公开悼念活动,被要求在六四前夕离开北京;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被当局送离北京后,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则被贴身跟踪,多位民主人士异见人士也遭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这属于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限制公民人身自由。5月26日下午,十多名公安闯入孙文广教授在山东大学的居所,强行拿走他用来通讯与写作的两台电脑及28张磁片,为此孙文广表示强烈抗议;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近日被上海闸北区公安第60次传唤。

中共把所有依法问责政府的民主人士异议人士与网络作家任意搜捕,冠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六四前夕,中共用此非法手段为的是制造恐惧,警告知识份子封口,暴露出中共末日的恐惧心理,中共已成为反人民的党。

3.六四镇压实际上是为贪官污吏撑了腰。

64学生代表跪在人民大会堂前递交请愿书,七条内容之一就有反腐要公布省部级干部财产,可20年过去了,中共没有能力通过"阳光法案"---官员财产申报制。3000万干部无官不贪,无吏不腐。过去10年逃往北美和欧洲澳洲等地的中国腐败官员达1万多人,携带出逃款项达1千亿美元;现有62000多中共高级干部的家属定居海外,被贪官转移到海外的资产已经接近国家的外汇储备;“裸官”与“一家两制”成普遍现象,中共官员群体用脚对中共统治的信心投了票。95%以上的中共暴政的处级以上的干部都在海外由他的子女、亲人或者朋友设立帐户,贪官外逃导致统治集团信心崩解,政府的3000万官僚干部已经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政治合力了。现在中国大陆人民养著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中共去年“三公”消费9千亿元,超出了教育和医疗经费支出的总和!

六四屠杀后的20年来,中国的社会道德和信念的崩溃,人欲和物欲的横流,中共官员包二奶、养小蜜,肆意凌辱压搾民众已是普遍现象。贵州习水县公职人员强奸幼女案;深圳海事局党委书记林嘉祥猥亵女童案;云南普宁县看守所“躲猫猫”案;杭州富家子胡斌飙车“欺实马”案;近期的邓玉娇杀淫官案;民众在中共的眼里,“你们算个屁!人民算个屁!”,我无以言表百姓对官员的失望和愤怒。

今天的中共已堕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腐败党”,已蜕变成自利型政治集团,背叛了人民。请问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还有多少?

四我的六四观

纪念六四,若能将2009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天安门母亲"群体,那会是一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对中国六四受害者的有力声援。

纪念六四,就是要永远的揭露真相,拒绝遗忘。六四是整个共产党的群体犯罪,六四血债要让中共以最惨重代价来偿还!中共没资格给六四平反,他不能即是球员又是裁判,即是杀人犯和被告又是警官兼审判长,因六四中共必将接受历史的审判。

纪念六四,要广传《九评共产党》促三退,声援全球退党大潮。读《九评》,认清中共本质,不做任中共宰割的猪民屁民,意识到只有在中国建立起了宪政民主制度,我们的基本人权才能真正的得到保障;意识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是在于中共的极权专制暴政;意识到解体中共是如今中国人最重要的选择。

向英雄的天安门母亲致敬!

六四英灵永垂不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