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陈思敏:香港后生可畏 中共不安胡扯反送中病根

2019年8月30日晚上8点,香港民众在中环和平纪念碑举办重光纪念日默站活。图为民众手持“香港保卫战”标语。(梁珍/大纪元)

9月12日,中共政法委及党的喉舌《人民日报》、《新华社》忽然齐声聚焦香港楼市与房价。

中央政法委旗下公众号12日刊文,开篇首先点名香港富豪李嘉诚,批其日前声称政府应该对“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是纵容犯罪。接着话锋一转,指不少青年把房价高、租金贵的不满甚至愤怒发泄到政府头上,但搞错对象。

《人民日报》12日评论呼应指出,三个月来,反修例之所以将许多原本不关心政治的年轻人卷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他们对未来的无力感,而住房,正是重要根源。地产商是时候释放最大善意,而不应只打自己算盘、囤地居奇、赚尽最后一个铜板,这才是对年轻人“网开一面”。

《新华社》12日时评接着指出,修例风波折射出香港社会有深层次矛盾,香港地产经济独大,青年难觅上升通道,贫富差距加大,阶层固化,社会矛盾不断产生。高楼价致社会动荡,要解决住屋问题。

中共政法委等连发三文所要传递的信息显而易见,“反送中”示威动荡香港,而这场动荡病根是高楼价,解决之道是三篇文章都提到的《收回土地条例》,这也是民建联9月11日登全版广告促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条例》将地产商手中囤地“收回”建公屋。

而这三篇文章的背后用意也是路人皆知,是搞中共阶级斗争那一套,斗地主转移矛盾,把香港地产富豪与香港市民且特指年轻人具体而言是学生族群对立起来,因为中共政法委文章直指“香港少数‘未来的主人翁’在街头非法集会”不是无的放矢,未来的主人翁一般非指社会青年,而是在学学生,只是参与“反送中”的学生不是少数是总动员,且至今方兴未艾。

在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的午夜至10日凌晨,被港警围堵的358人中,8成是年仅16至25岁的年轻人,20岁以下占大多数。

学生族群“反送中”从6月份延烧整个暑假一直到9月份开学日,全港230多间大、中学学生以“罢课不罢学”的方式继续坚持“反送中”。全港20多间大专院校10间发起罢课,500多间中学220多间发起罢课,不论是大专院校或是中学,相当于每2所就有1所罢课“反送中”,堪称学生族群总动员,若单纯从人数来看,中学生无疑是生力军。

在728包围中联办后港府首次以“暴动罪”起诉当天44名示威者(目前被告已全数获准保释,9月25日将再开庭),三分之一是学生(15人),当中年纪最轻者仅16岁。在825荃葵青大游行中,最年轻的被捕(同时被控)者为一名12岁男童。

整个暑假为了“反送中”,12岁即将升中学的男童成为被捕被控最年轻者,16岁中学生被以最重可判10年的“暴动罪”起诉,15岁升读中四的女学生说,她并非勇武派,但已有被捕心理准备。9月开学日,特首林郑月娥的学妹在校门口冒雨下跪举牌:“前线愿意为你挡子弹,你愿意罢课表达诉求吗?”

“反送中”让香港不一样了,让香港学生不一样了。学生捎给老师们的问题愈来愈棘手而不易三言两语回答,像是:老师,你告诉我,以后要怎么相信警察?而更沉重的,是学生问老师:如果香港以后彻底变成中国,我努力读书要干嘛?

学生们害怕香港变成“中国”,反对《逃犯条例》可能将无辜者引渡至不公平审讯风险的“中国”,全因当前中国是由中共一党执政,共产党敌视普世价值,林郑无法听取香港百万民意的五大诉求,只为中共指派的特首也必须“拥护党的决定”。

在魁儡港府联合中共政权的强压下,16岁女学生说,我在香港生存了16年,至少让我明白香港的核心价值在自由,是因为我们以为我们在被施压时也可以有出来抵抗、出来集会的自由,但原来并没有,16年我所学所知的所有原来是假的。17岁男学生说,雨伞运动时对香港政府和警察就彻底失去信任,今年参与“反送中”更觉得“杀到埋身”(指危险逼近),不想中共统治香港。18岁男学生说,大家都不知道面对这个政权可以做什么,现在只能利用罢课的手法继续坚持。18岁女学生说,她明白自己做的事是公义的、正确的,面对中共政权的打压,她体认到这已经不是一时三刻可以解决的,香港已经退无可退。

今夏这场学生族群大幅参与的“反送中”,中学生无惧表态拼一生前途与政府相搏。22岁大学生也是609午夜被围堵者之一,他说,跟中共这个政权还有什么好谈的?回归20年,港人不断受政权打压,自由不断收窄,一路礼崩乐坏,普世价值一路消失,的确令人非常失望;但香港一日未变成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城市,我们就要为她奋斗到最后一刻。

纽约时报中文网9月2日开学日刊文《黄之锋、周永康:香港人民不会被中共吓倒》。而距今7年前、2012年课程改革运动中,时年16岁的黄之锋就积极鼓励学生抵制中共“洗脑教育”。

香港学生面对中共强权表现后生可畏,不仅在于他们的字典没有“后悔退缩”只有“义无反顾”,更在于他们不因年纪轻轻而没有深刻认识到共产党奴役人民的本质到时什么都不可能改变。这样的后生可畏到了“反送中”比比皆是,令中共不安而要政法委今日亲自出马抹黑“很多年轻人的目标就是尽量赚钱买楼供楼,一切都在向钱看,香港人也背上了‘目光短浅’的坏名声。”

对于吃催泪弹外加动辄以年计的刑期威胁,“反送中”学生们希望自己有怎样的未来?18岁的大一女学生也是午夜行动的参与者说:想生活在一个有民主自由的地方,简简单单地生活。这个答案出奇简单,却是学生族群普遍心声。

即便学生不免有疑问:有生之年会见到民主、自由的香港吗?但18岁学生召集人说:我们没工作也没钱,但有股打不倒的力量。香港有幸,后生可畏。中共虽有军队有武警有坦克有大炮,也难以安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