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民国头号杀手王亚樵 蒋介石只能派戴笠对付他

1935年11月1日民党的四届六中全会上,国民党二号人物汪精卫遇刺,他身重三枪,奄奄一息。而根据刺客孙凤鸣交代,他本来是来刺杀蒋介石的,第二位的目标才是汪精卫。只是因为蒋介石迟迟没有出来,他等不及了,才向汪精卫下手。蒋介石当时极为恼怒,喝令戴笠立即严查幕后真凶。蒋介石如此大骂的那个人,就是民国历史上著名的杀手之王,王亚樵。

王亚樵(维基百科)

1935年11月1日民党的四届六中全会上,国民党二号人物汪精卫遇刺,他身重三枪,奄奄一息。而根据刺客孙凤鸣交代,他本来是来刺杀蒋介石的,第二位的目标才是汪精卫。只是因为蒋介石迟迟没有出来,他等不及了,才向汪精卫下手。蒋介石当时极为恼怒,喝令戴笠立即严查幕后真凶。戴笠很快回来报告,已经知道孙凤鸣是谁的人。蒋介石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以后,当场勃然大怒:又是他,他还真有种。在庐山别墅行刺我,在南京火车站行刺子文(宋子文),在上海大街上行刺学良(张学良)。现在可好了,干脆杀到六中全会的会场来行刺兆铭,我们国民党高层都给他行刺遍了。我现在命令你,限你一个月内捉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捉不到活的,立即就地打死。

蒋介石如此大骂的那个人,就是民国历史上著名的杀手之王,王亚樵。

坚定的革命者

王亚樵字九光,又名王鼎,别名王擎宇,1887年出生于安徽合肥磨店乡(磨店乡也是晚清重臣李鸿章的出生地)。

王亚樵的家庭是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由于祖辈都吃苦耐劳,传到他父亲王荫堂时候家境稍有好转。

王荫堂小时候读了几年书还有一些文化,成年以后跟一个乡村医生学习了一些医术,成为当地一个赤脚医生。

不过赤脚医生的收入不足以养家,所以王荫堂一面务农,一面行医。这样家里面逐步有了一些积蓄,也能够让王亚樵上了整整6、7年私塾。

王亚樵的父亲性格温和,甚至可以说的懦弱,平时从不惹事,遇到事情尽量躲着,不愿意和人正面冲突。

而王亚樵本人的个性和父亲王荫堂完全相反,从没有一个人的性格在如此小的年龄时显露出来!

王亚樵是一个性格暴戾强硬,各种欲望很强的人。

王亚樵在6岁以后就开始惹事,整天和同村的孩子打架闹事,打遍了同年龄段的孩子以后,他居然去打比他大的多的孩子。

为此,几乎每天都有邻居找到王荫堂告状,有时候要带着被打伤的儿子来要汤药费。王荫堂为此打了王亚樵不下几十次,却根本没用,每次打完他的第二天,王亚樵就继续出去打架。

此时王亚樵性格中的凶狠强硬已经表露无遗,他打架时候根本不要命,几个孩子也打不过他一个。一次几个比他大4,5岁的孩子联手把他打倒在河边,让王亚樵向他们求饶就放过他,不然就把他扔下河去。

没想到,王亚樵宁可自己跳水也不求饶。当时这条河正好是汛期,王亚樵顿时被水冲走。那几个大孩子吓得哭着逃走了,王亚樵最后侥幸没死,被冲上岸。这次以后,这几个孩子再也不敢惹王亚樵,见到他都绕着走。

见儿子如此顽劣,王荫堂又气又恨,说:没想到我们王家世世代代忠厚老实,居然生下这么一个孽障来!

话虽如此,王荫堂对儿子还是很好的,在家庭经济陷入严重困难的时候,仍然用尽全力供儿子读书。

王亚樵本人自然是非常聪明的,他书读的非常好。

1906年,19岁的王亚樵参加了清王朝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并且考中清朝的秀才。

王荫堂知道儿子考中了秀才,非常高兴,这是他们家族10代中第一个考取功名的人。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王亚樵随后参加举人考试,却名落孙山。

王亚樵失意的回到家里,发现家也被搞得不像样子。

此时是清王朝最可怕的末期,各种苛捐杂税压垮了王荫堂这个可怜的乡村医生。

王荫堂仅有的几亩地都被酷吏和地主搞走了,王家被迫从农村搬到镇子上,依靠父亲的医术为生。

一个乡村医生能赚几个钱?期间还被清朝官吏层层盘剥,王家生活很快变为赤贫。

此时的王亚樵也在人生的低潮期,他本来在家中复习,准备再次考试,没想到很快听到取消科举考试的消息。

王亚樵当时只是一个书生,其他什么都不会,也没有任何生存的技能,一度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段时间内由于父亲已经无心管他,王亚樵开始做他喜欢的事情。

安徽是李鸿章淮军的故乡,在王亚樵所在磨店乡有不少原来淮军官兵,所以民风是比较尚武的。

王亚樵从小爱武,此次他拜了一个当地著名武师为师父,开始练习拳脚和枪法。这个武师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把王亚樵调教成一个好手,不但拳脚功夫相当了得,还练成一手好枪法(当时民间枪支很多)。

王亚樵通过这两年学武的经验,成为一个很能打的武功高手,这对他的一生有着重要的意义。

当时已经到了辛亥革命之前最动荡的时期,清王朝已经摇摇欲坠,控制不住全国局面。

王亚樵开始对革命很感兴趣,对清王朝则非常痛恨。

他们家庭饱受清王朝的压榨,父亲如此老实勤俭的一个人,居然也搞成现在赤贫的地步。

就王亚樵自己来说,花费10年精力学儒,最终却被清王朝取消了科举考试,等于被政府耍了。

这两点都让王亚樵极端厌恶清政府。

当时的王亚樵开始在江湖上面混,他和同乡李元甫、王传柱、张朝阳、李小一等关系很好,也都有反清的意图。

王亚樵还参加了著名的同盟会,后来成为一个国民党员。

可以说,至少在这个阶段,王亚樵是一个热心革命的好青年,也是值得钦佩的。

此时,辛亥革命突然爆发,等待已久王亚樵感到机会到了,他决定投身于武装反清的运动中。

他同被孙中山先生任命为安徽都督的柏烈武联系,并且带着这些同乡去投奔革命军。

柏烈武当时空挂一个安徽都督的头衔,其实一无人二无钱,完全是光杆司令。见王亚樵他们一伙安徽籍革命党投奔他,柏自然非常高兴。

他随即任命王亚樵为合肥革命军司令,要求他们在合肥组织军政府,宣布独立,撤销清廷一切官吏。

这样一来,王亚樵瞬间成为司令,只不过是光杆都督麾下的光杆司令,他的部下也就几十个人而已。

王亚樵感觉人太少干不了大事,决定自己到老家乡下招兵买马。当时很多农村青年对清政府不满,有很多人想参军的。于是,王亚樵将其他同志留在合肥继续策划行动,自己则带着2、3个人下乡去了。

没想到,这救了王亚樵一命。

当时清政府在安徽的力量还是很强的,毕竟合肥是李鸿章淮军的老家,又是当时强大的北洋军一流人物段祺瑞的老家。

清政府的安徽巡抚先下手为强,他出动官兵扫荡了所谓的合肥革命军。

王亚樵的战友李元甫、王传柱、李小一等被清军一网打尽,全部被枪杀,只有在乡下的王亚樵侥幸生还。

清廷随即通缉王亚樵,这也是王一生被七次通缉的第一个通缉令。

经过这件事以后,王再也不敢留在安徽,他赶忙逃亡到革命党控制的南京,开始了他江湖的生涯。

在南京期间,王亚樵的政治主张开始变化,他开始抛弃孙中山同盟会的革命宗旨,变为对共产主义感兴趣。

王亚樵很快加入所谓的中国社会党。中国社会党是1911年11月5日江亢虎于上海创立的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政党,是中国第一个社会党且为中国首个以“党”命名的政治团体。

当时诸如天津支部干事为其后中共创始人之一李大钊,苏州支部总务干事为陈翼龙,还有一些知名成员如顾颉刚、叶圣陶、王伯祥等。

党员背景中知识份子占首位,其后则为工商业者,最后是破产农民、手工业从业者、其他劳动人员。

当时王亚樵是满清的秀才,大小也算是个知识分子,加入这个党自然没有难度。

由于能力突出,他很快被任命为社会党安徽支部长(总支部设在肥东撮镇夏家祠堂)。

可惜所谓社会党不过是个没有武装力量的文人政党,力量薄弱,也需要大肆招兵买马。

王亚樵和同志丁鹤龄先后奉命去老家安徽的巢县、全椒、滁县、安庆等地,广召会员。

没想到安徽正是虎踞龙蟠的地方,清政府垮了以后,北洋军阀继续盘踞安徽,而且北洋系在安徽的实力太强,皖系军阀段祺瑞等人的爪牙到处都是。

眼见王亚樵他们革命党敢于在安徽搞武装起义,北洋军阀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1913年,北洋军阀皖督倪嗣冲称社会党为乱党,下令通缉。

社会党安徽负责人之一的丁鹤龄被捕遇害,王亚樵也差点被捕,他慌忙在1913年秋率领一班同志,逃亡到上海,此时他身上又背负了一张通缉令,这是第二张通缉令。

建立斧头帮

在上海期间,王亚樵跟几个朋友生活的非常凄惨,他们身无分文,只好靠做苦力为生。白天干苦工,晚上只能睡在大街上,身上盖一些报纸和茅草。

此时王亚樵拼命讨生活,却始终在关注局势。当时革命总体还是比较顺利,虽然孙中山被迫交出大权,但袁世凯也同意选举总统,遵守临时约法,建立政党内阁,组织国会。

可惜好景有不长,袁世凯很快倒行逆施,宣布称帝。国民党在二次革命中战败,在南方大部分力量被袁世凯消灭,国家开始大乱。

随着袁世凯称帝不遂被气死。北洋军阀开始控制国家,国家更为混乱,到处一片混乱不堪的景象。

当时他目睹皖系军阀段祺瑞在国内胡乱施政后,王亚樵以国民党员的身份写信给孙中山,认为就算军力上不是北洋军阀对手,也可以用暗杀手段对付他们。

王亚樵对孙中山说:中国古代历史上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无论任何位高权重的人都无法阻挡真正的亡命刺客。我最崇拜蔺相如的五步之内,以颈血溅大王的手段。不但秦王都惧怕蔺相如的拼死一击,连雍正爷的脑袋还不是被人割了吗。即使我们力量很弱,但只要有一支精干的刺杀团队,一样能让暴君们胆寒。

王亚樵要求由他去组织暗杀团,炸死段祺瑞等北洋高官。

显然,王亚樵说的很有道理,自古以来无数名人被刺身亡,任你权势再大,你的身体也挡不住子弹。连罗马皇帝凯撒,俄国沙皇,中国皇帝,甚至德国的希特勒都被刺杀过,或死或伤。

不过,孙中山一生都是反对暗杀的,甚至连汪精卫刺杀摄政王他也是反对的,陈其美命令蒋介石去刺杀陶成章之前,他也并不知情。孙中山认为革命是光明神圣的事情,不能采用暗杀个人的恐怖手段,他断然拒绝了。

虽然他的建议没有被孙中山认可,但通过暗杀能够改变中国未来的念头已经深深刻入王亚樵的头脑,他之后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实现。

二次革命以后,孙中山被迫下野,流亡日本。

此时王亚樵再次进行武装起义,以声援孙中山。他离开混迹了几年的上海,追随著名革命党人韩恢到江苏北部一带组织军事力量。

可惜这一次再次遭遇政府的打击!江苏督军李纯得到风声以后,派兵捉拿两人,韩恢被捕后遇难,王亚樵再次侥幸逃脱,被迫隐居在故乡合肥磨店集。这是他得到的第三张通缉令!

王亚樵回到老家以后,又联系众人反对安徽督军张文生,最终张文生被皖系军阀下令撤换。

为此张文生对王亚樵恨之入骨,他派出几个杀手去王的老家追杀他。

还好王非常警觉,而这几个杀手也没什么真本事。王听到他们笨手笨脚的摸到家门口的时候,立即跳出来,将为首一人一脚踢倒,随即拔腿狂奔。几个刺客乱成一团,王亚樵乘机逃脱。此时他已经无处可去,只好跟郑青士、蒋非我两人一同回到上海。

经过三次革命失败,牺牲了这么多好朋友以后,王亚樵开始变得很实际。他说:什么革命,什么主义,只要手中没枪没人,还不都是扯淡!

王亚樵此次到上海,并不再像之前只是一心为了革命事业,他决定要开始为自己打算打算。

就像《上海滩》里面学生运动后的许文强一样,在女友被打死,自己做了3年牢后,许文强决定不惜一切手段也要获得荣华富贵。

王亚樵的想法,跟许文强完全一样。

许文强做第一份工作的时候,那个李老板跟他说:上海同别的地方不同!

这个不同指的就是上海一切生意,几乎都受黑帮的影响。

当时100多万人口的上海,一部分是各国的租界,另一部分则是华界,租界受各国法律管辖,中国政府无权干涉。而这些国家对上海租界的管辖也是出于一个目的,就是捞钱,至于其他一切都是不管的。

所以上海表面上是各国政府管理,实际上还存在一个地下秩序,就是各种帮派。

帮派涉足着上海大大小小的生意,并且和租界政府勾结,狼狈为奸。除了各种正经生意以外,租界最猖獗的就是黄赌毒,租界的洋鬼子们对此熟视无睹,其实他们也在坐地分赃而已。

王亚樵他们到了上海以后,一开始仍然靠出苦力为生。但就算是扛大包的可怜工人,也遭受黑帮分子的剥削。王亚樵凶残的本性让他不可能屈服于任何压制他的力量,他开始考虑自己也搞个帮派,立足上海滩。

其实这并不难,当时上海的安徽籍,江苏籍,浙江籍工人是最多的,号称鼎足三立。

安徽工人之间也有松散的联系,有的也成为青帮的小头目,却并没有成立一个完全安徽人的帮派。

王亚樵来了以后,立即联络这些同乡工人。他以出色的组织能力,普通人无法企及的胆识,很快搜罗一批不怕死的骨干人物,成立了自己的安徽帮。

工人们的敌人一是资本家,二是其他黑帮,三是官府。安徽帮刚刚成立,就遇到安徽工人和一个大资本家的劳资纠纷。

这个大资本家有巡捕房和青帮的撑腰,拖欠了工人大量工资不发。

这些安徽籍工人找到帮主王亚樵要求帮忙,王决定就拿这个资本家开刀。

这个大资本家开始根本没有把王亚樵这个普通工人放在眼里,在王亚樵约他在资本家的公馆面谈的时候。

这个资本家只找了几个巡捕来帮忙,他认为王亚樵他们看见巡捕就会吓跑了。

当时王亚樵他们已经集合了100多人,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武器。

一个工人出主意,有一些安徽籍的铁匠在上海工作,可以帮忙。王亚樵找到这些铁匠,给他们一个晚上时间要求制作100件武器。

铁匠们表示一个晚上时间打不了别的武器,最多打一些粗糙的短斧,王亚樵立即同意了。

于是一个晚上,这些铁匠们制造了100多把短斧,一百多个工人们人手一斧,在王亚樵的带领下冲入资本家的院子。

资本家本以为王亚樵是来谈判的,没想到王他们100多人进来二话不说,拿斧头就砍。

几个巡捕虽然有枪,却也不敢向上百人开枪,不然恐怕立即被砍成肉粉。他们见势不好,立即翻墙逃走,作鸟兽散。

资本家见带枪的巡捕都跑了,吓得屁滚尿流,躲到房子里面。王亚樵他们将院子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部砸碎。

资本家此时已经电话向青帮求援,青帮一个小头目带上十几个打手冲过来。

王亚樵他们正准备冲入资本家的房子里,却正好看到这群青帮的打手。

当时青帮是上海第一大黑帮,已经在当地盘踞了100多年,有几千成员和1万名外围会员,连租界政府也忌惮他们三分。

王亚樵身边的一个工人被吓着了,惊叫:他们是青帮的,不好惹,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王亚樵反而给了他一个耳光,骂道:什么狗屁青帮,老子这一斧子下去看他们还能有两条命吗,给我上去砍啊,一个活口都别留。

说完,王亚樵拿起斧头迎着青帮流氓就冲了过去,手下上百人在王带领下也跟着冲了上去。

这些青帮流氓其实也不傻,他们看对方人多,为首的一个又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的冲过来,他们赶忙转身逃走。

十几个人也瞬间逃得精光,只有两个人逃的较慢,被王亚樵他们拦住乱砍。两人全身被砍了几十斧头,几乎没有一块好皮。

安徽帮一战出名,由于他们都拿着斧头作战,外面也叫他们为斧头帮。

出名以后,斧头帮迅速扩大力量,帮会成员高达上千人,成为一股可怕的力量。

他们作战的武器,也不仅仅是斧头了,而是也有枪支,甚至炸弹。

真的说起来,斧头帮虽然厉害,毕竟是个新兴的帮派,力量远没有青帮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他们雄厚。

可惜再狠的黑帮分子,也还是怕死的。面对王亚樵嗜血成性,疯子一样的性格,黄金荣他们都不寒而栗。

青帮跟斧头帮有过几次交手,王亚樵每次都带着人疯狂砍杀,简直像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的玩命。几次交锋以后,斧头帮都取得局部胜利,砍死了青帮不少人物。

青帮是既得利益集团,不愿意随便跟人玩命,既然消灭不了王亚樵他们一伙,也就默认了斧头帮在上海的地位。

黄金荣也对手下说:不要惹斧头帮,他们是亡命徒!

杀手之王

于是,王亚樵用了短短2年时间就在上海站住了脚,不过随后又出现了生存问题。

此时传统的贩毒、赌博、妓院、敲诈基本都被青帮垄断,斧头帮仅靠一点保护费生活,自然非常艰难。

他们于是开始了两种所谓生意,一个是绑架,一个是暗杀。绑架和暗杀其实区别不大,只是一个有雇主,一个没有雇主而已。

这两项生意做得不错,一时间斧头帮里面的人都是大鱼大肉,衣着光鲜。

王亚樵一帆风顺的时候,上海租界外面却是一片混乱。北洋军阀四面混战,他们的力量很快也涉足到上海。

浙江都督皖系卢永祥同江苏都督直系的齐燮元为敌,两人都想吃掉对方。

当时卢永祥找到王亚樵,希望斧头帮能够帮忙消灭齐燮元在上海的力量。

王亚樵考虑再三,最终同意了,代价是一大笔现款和如果将来卢永祥占领上海必须给予斧头帮特权。

卢永祥既然控制富裕的浙江,自然是不差钱的,当场就同意了!

于是,王亚樵开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暗杀大人物的计划!

徐国梁在上海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他被北洋军阀授陆军中将衔兼江苏省警务处长(当时上海属于江苏省)。徐国梁手下有7000军警可以使用,是齐燮元控制上海最重要的人物。

刺杀这样的人物并不容易,一是风险太大,无论是否行刺成功,事后肯定要被报复,二是这种人身边一般都有严密的警卫,刺杀他们谈何容易。

王亚樵为了这次暗杀专门组织了跟踪队和暗杀队。跟踪队人数众多,负责全天跟踪徐国梁,摸清他的行动规律,并且选择行刺地点。而暗杀队人数很少,但需要二十四小时待命,随时出动。

徐国梁当时已经有所警惕,身边长期跟着十几名持枪警察作为警卫,并且只在人很多的公共场合活动,他认为刺客不敢在这种地方杀人。

而此时王亚樵已经摸清楚了他的行动规律,并且命令几个枪手埋伏在徐洗澡的浴室门口。

这些人埋伏了2个小时以后,终于看到徐国梁从浴室里面走过来。

在王亚樵的命令下,郑益庵、朱善元这两个枪手突然出现在徐的面前,朝他连续开枪。徐身中数弹,当场毙命!

这一切仅仅发生在5秒钟内,两个枪手随后立即撤退。此时这十几名警察才缓过神来,立即向他们开枪。朱善元逃走,郑益庵腿部中枪被捕(后来被王亚樵用重金行贿营救出来)。

徐国梁是什么样的人物,是直系在上海的主要负责人,现在居然被人乱枪打死在街头,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齐燮元又惊又怒,下令立即调查是谁干的?很快他得知,这是斧头帮的王亚樵干的。

齐燮元立即出动军警全力围剿斧头帮,王亚樵赶忙逃到浙江避风。齐燮元不肯善罢甘休,继续出兵进攻王亚樵后台主子卢永祥。

在这段时间,王亚樵接受卢永祥的任命赴湖州任浙江纵队司令。后为军统特务头子的戴笠,当时正在老家江山县担任保安乡自卫团团总的职务(自卫团只有几十人,是对付当地土匪的),属于卢永祥的手下。

这次被王亚樵招了进来,任命为纵队长。

王亚樵和戴笠在这段时间相处频繁,居然相互之间非常欣赏。尤其王亚樵认为年轻的戴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两人最终结拜成了把兄弟。

不过戴笠并没有加入斧头帮,也拒绝王亚樵的邀请,没有做他手下的杀手。

可惜卢永祥的军事力量不是直系的对手,最终全线溃败。齐燮元随后通缉王亚樵,这是王的第四张通缉令。

王亚樵在浙江躲了一段时间,在卢永祥被打败后流亡广东、香港,最后又回到上海。由于斧头帮都在租界中,齐燮元的力量并不能动摇他们的根基。

杀了徐国梁以后,王亚樵的名声大噪,谁都知道他是上海滩的杀手之王,大笔生意也随之而来。

当时民国很乱,仅仅以上海为例,由于到处都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争夺,隔三差五的就有人被暗杀。

所以,在民国时期,做杀手是非常吃香的,往往可以赚大钱。

不过,普通的杀手水平档次都不够,多是小流氓而已,也没有受过什么训练,一般干不了大事。

如果依靠买凶者自己训练杀手也不现实,杀手的培养至少需要几年时间。当时军队中一个优秀的步枪射手,至少要1、2年的专注训练。

而想要出色的使用更难以掌握的手枪,自然需要更长时间。

另外,刺客也和军人不同,甚至和奥运会射击运动员不同,他打的是周围有大量武装人员保护的活人,所以往往机会只有一次。而且一旦失手或者得手,这些刺客一般难逃一死。所以刺客的培养是很艰巨的,不但要具备一定的天生素质,还要经过长时间的专业培训。人家说唱戏的是台下十年功,台上10分钟。刺客就是台下十年功,台上1分钟甚至几秒钟。

如著名小说《教父》里面,每个黑帮家族真正厉害的杀手不过几个人,都是经过长期训练出来的。

各派军阀都需要一个专业组织能够提供杀手服务,为此花费再多的钱他们也愿意。

王亚樵此时也觉得有利可图,他杀死徐国梁获得了几十万银元的巨款,相当于斧头帮几年的收入,这样何乐而不为呢。

此时北伐战争爆发,王亚樵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国民党员,自然支持北伐。

当时蒋介石和王亚樵并没有任何矛盾,他以北伐军总司令的名义,任命常恒芳任安徽宣慰使,王亚樵任副宣慰使,去安徽准备迎接北伐。

王亚樵偕阚培林、刘醒吾等到洪泽湖起兵,副宣慰使署设高良涧(洪泽),有张在中、朱子云、许志远、魏益三等军人接受宣抚,起兵千余人,准备攻合肥、安庆以援北伐。

安徽军阀陈调元大惊,急忙派兵围困王亚樵部于洪泽湖。

王亚樵他们坚持了好几个月,终于全军崩溃。他率部分人突围,突围后仅余随从十余人赴南京。

至于部下阚培林、张在中、殷爱棠、刘醒吾等突围至来安水口镇,被陈调元尾追擒获,四人被活埋于水口镇,陈调元随即通缉王亚樵。这是王亚樵人生第五次通缉令。

此次以后,王亚樵再也没有公开参加革命。

北伐期间,蒋介石在上海清党分共,清除共产党员和上海工人。而王亚樵的安徽帮里面骨干就是工人,自然大受打击。此时杜月笙,黄金荣等人也倒向蒋介石,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屠杀工人,同时乘机打压斧头帮。

王亚樵怎么也斗不过由政府支持的青帮,斧头帮顿时一蹶不振,再也不成气候了。

王亚樵大怒之下,转为彻底反蒋。

宁汉分流期间,王坚决支持汪精卫,被蒋介石下令通缉,这是他第六次被通缉。

此次以后,王亚樵在上海基本没有地盘,还好他还有一支精干的团队,有近百个强悍杀手。再加上之前雇主给他的大批金钱和政治庇护,王亚樵很快形成了一个可怕的专业暗杀组织,王也由此也被称为中国的杀手之王。

组织形成以后,王亚樵开始一连串的暗杀行动,杀蒋介石麾下大将,甚至包括蒋本人,杀的他们鸡飞狗跳。

杀陈调元、宋子文、蒋介石、汪精卫和日本鬼子

北伐期间安徽督军陈调元支持蒋介石,事后被任命为安徽省主席。反蒋派由于陈调元对蒋坚决支持,决定把他除掉。

陈调元在北伐期间差点将王亚樵杀死,两人本来就有严重矛盾,此时又有人出钱,王亚樵何乐而不为呢。

1928年秋,王亚樵派出宣济民、吴鸿泰、王干廷、牛安如、刘德才等几个杀手赶赴南京梅溪山庄刺杀陈调元。这次刺杀由王亚樵左右手宣济民带队,宣济民是一个共产党员,头脑清醒,行动干练,非常了得。

几个人居然干脆直接闯入陈调元别墅,先是乱枪解决看门的警卫,然后直接冲入山庄。可惜的是陈调元当时临时离开别墅,他们只是以枪决的方式,打死了陈调元部下安徽建设厅长张秋白。

虽然没有杀成陈调元,但也把他吓得够呛,陈调元事后请求辞去安徽省主席,不敢去王亚樵的老家上任。

1931年7月23日,国民党内部斗争激烈,反对派再次出钱让王亚樵杀死当时财政部长宋子文。

王亚樵再次派出另一个强力助手华克之带队,带着包括孙凤鸣在内十几个杀手赶往上海。

他们在上海北火车站伏击了宋子文。

但由于宋的秘书唐腴庐穿着和宋完全相同,均穿白哔叽西装,同戴白拿破仑帽,面貌高矮相似,最终做了替死鬼。

当时唐的运气也不好,他居然抢先宋子文一步下火车,当场就被华克之他们乱枪打死。

后来有人怀疑宋子文是故意准备了一个替身,以防备被刺。但不管怎么样,宋子文确实是白白拣了一条命。

宋子文遇刺以后,立即隐居不出。蒋介石知道大舅子被刺,又惊又怒,他下令戴笠立即找出凶手。

戴笠很快报告,是斧头帮帮主王亚樵干的。蒋介石下令立即抓捕王亚樵,而且必须捉活的。显然,蒋介石想知道背后到底是谁指使的。

让蒋介石没想到是,他在全力抓捕王亚樵的时候,王居然杀到蒋介石的头上来了。

广州国民党反对派眼见不是蒋介石的对手,不惜拿出20万银元的预付金要求王亚樵立即刺杀蒋介石,如果成功再给100万银元。

王亚樵派华克之等三个杀手,在两个女人掩护下,巧妙的携带武器上到庐山,并且伏击蒋介石,这就是庐山刺蒋案。

蒋介石凭借好运气才保住性命,这也是蒋一生遭受最危险的几次刺杀之一。

1932年128上海战役爆发,当时奋战的十九路军也是广东一派的。王亚樵再次接受任务去攻击日本人,他靠买通水手在日军舰队旗舰出云号上放了一个水雷,将其炸伤。

随后,王亚樵办了他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刺杀案。

1932年4月29日他和韩国设在上海的流亡政府合作,准备暗杀日军高层。

王亚樵即命其弟述樵密约朝鲜革命党人在静安寺路沧州饭店密议,朝鲜志士尹奉吉,金天山,安昌杰等人参加。王亚樵帮助提供他们全部情报和武器,并且设定了暗杀手段,就是用炸弹突袭。

29日当天,尹奉吉、金天山、安昌杰均穿日本人服装,尹奉吉一手提热水瓶,一手携茶杯。

这个热水壶是王亚樵请人改装的炸弹,威力巨大。尹奉吉是主要杀手,负责第一波攻击。

金天山、安昌杰则各怀一个手榴弹,以尹奉吉失败以后,他们就投掷手榴弹袭击。

王亚樵收买了会场的仆役,三个朝鲜刺客得以成功混入上海虹口公园日本天皇诞辰庆典会场后台。

尹奉吉听从王亚樵的建议,选择了这些高级军官向天皇致敬的时候突然投掷了炸弹。因为此刻这些鬼子全部笔直的站着在一起,人贴着人,根本来不及躲避。

伪装成热水壶的炸弹威力巨大,炸弹爆炸造成重大伤亡。

河端贞次(日本驻沪居民团行政委员长)当场被炸死;白川义则(陆军大将,一二八事变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身中多枚弹片重伤,送院后死亡;植田谦吉(陆军中将,第九师团长,后任关东军总司令)被炸断一腿;重光葵(日本驻华公使,后任日本外相)被炸断一腿;野村吉三郎(海军中将,第三舰队司令)被炸瞎一眼,除了这几个高官以外,还有7人死伤。台上一共20多个日本人,死伤13人!

事后尹奉吉被捕后遇害,日本人知道他背后是王亚樵。没想到国军10万大军在上海打了1个多月也没有毙伤日军一个高级军官,王亚樵的一个炸弹炸死炸伤了5个高层大员。

日本报纸把王亚樵称作中国魔鬼!

需要说明的是,得知王亚樵行刺日本人以后,蒋介石说:这个家伙也算为国家做了件好事。

随后,蒋介石命令戴笠去招安王亚樵,并且暂停对王的追捕。同时蒋介石还送四万大洋给王亚樵,让王亚樵前好友胡抱一送至上海。

王亚樵却并不买账,他对戴笠说:我杀蒋介石固然是有人出钱让我去做的,是个生意。但我告诉你,就算没有给我钱,我也很乐于干这件事。

在这件事以后,王亚樵又在上海行刺张学良。当时张学良已经率部退入关内,事事都支持蒋介石的主张。反蒋派认为张学良是一个威胁,要给他一些警告。

王亚樵的刺客公然在上海的大街上,向张学良的坐车投掷了一个炸弹,张学良被吓得屁滚尿流。随后卫士们发现炸弹并没有引信,里面却有一份信。信里面王亚樵恐吓张学良,如果再跟着蒋介石行动,下一次就是有引信的炸弹。

随后张学良尽量避免来上海,偶尔来的几次都是用大量卫士保护,张还同时联络上海黑道皇帝杜月笙,让他找王亚樵说好话,不要继续行刺他。

1933年,王亚樵进行了他人生最辉煌的一次刺杀,可惜也是最后一次。

1933年,蔡廷锴、李济深等发动福建事变另立政府,与蒋介石中央对抗,王亚樵于是赴福州参加。

福建事变在蒋介石的迅速打击下,很快失败。

此时李济深或者陈济棠再次出大价钱请王亚樵去刺杀蒋介石和汪精卫,下令务必要成功,事成之后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据说陈济棠给了王亚樵一张空白支票,签好了名字,金额一项是空白的,让王亚樵成功以后自己填。

1935年11月1日,国民党中央四届六中全会召开期间,王亚樵的副手华克之,带着孙凤鸣等枪手以记者身份混入会场行刺。

由于现场气氛混乱,蒋介石最终并没有出来,孙凤鸣于是改向汪精卫行刺,对其连击三枪。

汪精卫当场被击倒,其中一枚射入脊柱的子弹导致他十几年后丧命。

孙凤鸣也被汪精卫的卫兵开枪击倒,第二天死去。

部下背叛,死于戴笠之手

蒋介石在汪精卫被刺后,由于急于摆脱自己行刺汪精卫的疑点(当时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大哭大闹,说是蒋介石干的),下令第七次通缉王亚樵,悬赏10万大洋(当时毛泽东的人头不过10万大洋)。

他下令戴笠务必在短时间内干掉王亚樵,无需活人,直接杀掉就行。

戴笠的军统在蒋介石的严令下,只得尽一切力量追捕王亚樵,连续抓捕了他的左右手宣济民,余立奎等人,有四五次差一点就抓住王亚樵。结果不是被王亚樵化妆成女人、消防员逃走,就是差了5分钟没有追上。

不过王亚樵也知道上海情况太严峻,明显是呆不住了。他通知华克之等人立即分散隐蔽,等风声过了再说。

王亚樵本人已经无法在国民政府控制区立足,在李济深的安排下逃到了桂系控制的广西梧州(李济深的老家)。

戴笠一时找不到王亚樵的踪迹,没有办法,他只好全力刑讯被捕的宣济民、余立奎。

没想到斧头帮的人都很硬,宣济民、余立奎受了很多刑法也不愿意同戴笠合作。

戴笠没有办法,找到余立奎的老婆余婉君。戴笠说,如果余婉君同意带领他们去抓王亚樵,就释放余立奎,同时给他们10万大洋。

余婉君毕竟是个女人,并不太在乎什么义气,加上她跟王亚樵也不是很熟,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也就同意了。

1936年9月20日,余婉君赴梧州约王亚樵见面,王不知有诈如约前来。

戴笠为了干掉王亚樵,特别精选了几个武功高超,枪法厉害的特务。

两人约在一座房子里面见面,王亚樵刚一开门,几个特务上去就是一匕首。王亚樵是个有武功的人,他的反应极快。中刀以后,王亚樵大叫一声,立即往后一跳,伸手就去拔枪。

几个特务当时已经持枪在手,见王亚樵拼死抵抗,只好放弃捉活的计划,立即向他开枪。

王亚樵身中5枪,当场倒地毙命。由于久闻王亚樵大名,特务怕他装死,又在尸体上补了两匕首。

由于广西不是军统的地盘,特务们开枪以后不敢久留,立即撤走。

当时戴笠下令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由于天气太热,加上目标太大,显然无法将王亚樵的尸体带走,特务们就想砍下首级带走。

不过首级这么大的目标也不小,很难逃过广西特务的侦查,最终就剥下了王亚樵面皮,因为戴笠和王亚樵见过不少次,对他的脸还是很熟悉的。

这个大名鼎鼎的杀手之王王亚樵最终死在广西,结束了他一生传奇的生涯,他的刺客团队,也随之消亡了。

花絮:宣济民被捕后并没有泄露共产党员的身份,他在抗战前被中共保释出狱,在抗战中做到新四军定滁全支队司令员。余婉君在王亚樵被杀后,害怕被王亚樵党羽报复,拿着10万大洋带着儿子隐姓埋名逃走了,连丈夫也不管了。余立奎在王亚樵死后,仍然被判处死刑,后来因为他老婆多少也算立了功,蒋介石将其特赦改成无期徒刑,他坐牢到1947年。至于王的另一个重要助手,负责庐山刺蒋的华克之,则在王亚樵被杀后走投无路,投靠了中共,成为潘汉年手下一个最出色的特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