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妖魔化蒋介石的三本“力作”

金陵春梦作者唐人死的时候,身上盖着党旗,就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终于浮出水面。原来唐人先生是中共的厅级干部,在香港的时候,背负了非常特殊的统战使命,为革命胜利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在《金陵春梦》一书中,他巧妙地编写了“郑发三子”的故事,对蒋介石进行无情的丑化。说他一生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使蒋介石的流氓形象深入人心。为中共对敌的道德形象占尽上风。在《金陵春梦》和《侍卫官杂记》有大量心理描写和蒋宋两人闺房对话,这不是历史,这是小说!!是虚构的!!!

《金陵春梦》和《侍卫官杂记》有大量虚构的蒋宋两人之闺房对话

《侍卫官杂记》作者宋乔的一些人生轨迹

他原名叫周榆瑞,曾经担任《大公报》驻英国记者(应该是在萧干之前),抗战中曾任西南联大教授,后来又担任《大公报》记者,他的《侍卫官杂记》是写作于驻香港期间,主要取材于他的采访经历,这也是在书中很多地方写到新闻发布会之类公共活动的原因吧。

关于周榆瑞的经历可谓众说纷纭,有一说他是英国特务,在1952年,曾经提供给英国驻港情报机关情报,致使当时在港从事秘密工作的司马文森等8名文化人士被捕并被港英当局驱逐出境,大陆公安机关经过对他的讯问,他供认了自己的罪行。附带说一句,司马文森在回到大陆后基本上是以外交官身份从事的是对外交流的工作,也是一名作家,其作品《风雨桐江》被其女儿司马小加改编为电影剧本,由小加的丈夫吴子牛改编成电影《欢乐英雄》和《阴阳界》,名噪一时。

当然还有说他是被诬陷的。还有说他与1961年香港曾昭科被捕有关。

至于周榆瑞离开大陆则是一个迷。

有说他是50年代离开的,有说他是60年代离开的,也有说他欲往台湾而未得批准则直接到了英国不久就去世。

据当事人回忆,1966年,周榆瑞曾经到过台湾,李敖当时与他有所过从;1972年,董建华之父董浩云曾经在元旦之日邀请周榆瑞夫妇一同用餐;1976年,余光中访问英国时,周榆瑞曾经陪同游览。

他有一篇奇文叫《彷徨与抉择》,登载在《明报》上,可能宣示了他的政治态度。

他的诗作由好友卜少夫编为《周榆瑞在人间》出版。

《金陵春梦》作者唐人死后盖党旗

严庆澍(1919—1981)笔名唐人,江苏苏州人。笔名另有阮朗、颜开、江杏雨、陶奔、洛风、高山客等。抗日战争初期,在南北各地参加抗日宣传工作,后入成都燕京大学半工半读于新闻系。1946年在上海加入《大公报》,任职业务部门,曾赴苏北内战前线采访。1947年调往《大公报》台北分馆(业务机构),业余也作报道,写通讯。1949年分馆被封,转往香港《大公报》。1950年《大公报》增办《新晚报》,从此就在《新晚报》工作,由港闻、副刊编辑、主管直至编辑部领导。1977年起任全国政协委员。1978年严重心脏病发作,1981年病逝于北京。

在他死的时候,身上盖着党旗,就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终于浮出水面。原来唐人先生是我党的厅级干部,在香港的时候,背负了非常特殊的统战使命,为革命胜利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在《金陵春梦》一书中,他巧妙地编写了“郑发三子”的故事,对蒋介石进行无情的丑化。说他一生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使蒋介石的流氓形象深入人心。为我党对敌的道德形象占尽上风。

在《金陵春梦》和《侍卫官杂记》有大量心理描写和蒋宋两人闺房对话,这不是历史,这是小说!!是虚构的!!!

《陈洁如回忆录》也是妖魔化蒋介石的一部力作

所谓的《陈洁如回忆录》本就是一部伪书,而且是伪造技巧非常拙劣的假史料。陈洁如的养女陈瑶光之丈夫是中共地下人员,因此解放以后陈氏母女就留在了大陆,直到陈女士于1962年赴香港定居。陈洁如1971年病逝于香港以后,市面上莫名其妙就出现了这份所谓“回忆录”的英文记录稿,陈瑶光似乎是认可其真实性的,但细看那内容,简直令人啼笑皆非:估计伪造这本书的时候,中国社科院近史所民国室尚未成立,实在没有专家指点,只能遮遮掩掩、马马虎虎地就这么出笼了。其实陈洁如女士如果真愿意爆料,那么她留在大陆的12年中就应该有很多回忆录问世,还可以乘此领一份“文史委员”的高薪饭票,何乐而不为呢?

大家有兴趣可以留意一下,即使大陆的正规民国史论文都从不引用该书的史料,比较正常的历史学家见到此书,都是掩鼻而走、避之则吉,在同行面前提到这本伪书,那就是个笑话!蒋介石问题专家杨天石看了这本“回忆录”也是莫名其妙,他说:“伪造者懂一点历史,但是,又不是很懂,而且作伪时不曾下过功夫”。(《海外访史录》,社科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p.251)连奉命为“回忆录”作序的大陆民国史专家严如平也于介绍了相关真实历史后不得不承认:“以上就是《陈洁如回忆录》所记录的那几个年头里蒋介石的政治生涯,与回忆录的记述出入颇多”。(《陈洁如回忆录》,团结出版社1992年版,p.6)

该书最早刊登于台湾《传记文学》第61卷第1-6期(1992年),著名学者唐德刚曾在该刊第60卷第6期发表《私情的感念和职业的道义》加以推介。但是,许多人不以为然。胡元福、王舜祁先在香港《大公报》发表《<回忆录>外的查访》,后于《民国春秋》1992年第6期发表《陈洁如回忆录几件史事纠谬》,认为是伪作;杨天石在《团结报》发表《陈洁如回忆录作伪举证》,指出,“该回忆录中有若干部分,属于有意伪造”。陈兴唐、王晓华也在《民国档案》1993年第1期发表《陈洁如回忆录质疑》、《民国春秋》1993年第5期发表《记忆的偏差与编造的历史》,指出该回忆录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收藏的蒋介石早年信函、毛思诚之孙毛丁所捐《蒋介石年谱稿本》、《蒋介石日记类钞》等,有许多事实或情节上的根本不合。

《陈洁如回忆录》不仅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在满口胡说,就是描述蒋介石的一些私事也是道听途说的谰言,比如姚冶诚的出身,以及后来蒋和姚夫人的关系,更有甚者,还造谣说蒋介石因患有梅毒而丧失了生育能力。幸好蒋之存放于斯坦福大学的日记手稿本已经逐年解密,清者自清,不待辩驳,有识之士当会一笑置之。这本类同于《金陵春梦》的地摊文学质量之拙劣,令读者百思不得其解,简直痛恨地想——造假也要专业点嘛!唯一可以解释的是,此书制作的时候,那些尚有水准的民国史专家还在牛棚中劳改(即使1972年以后,大陆民国史专家也是边干边学,后来非常出色的杨天石当时只是中学语文教师而已),造假笔杆子们对于蒋介石的履历其实也不甚了然,又没有闲心去二档坐冷板凳查资料,只能胡乱编造一通应付上级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中华民国复兴会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