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林忌:香港人不要自乱阵脚 把希望寄托别人

以往国际新闻在香港不受重视,结果就是类似的道听途说,好似「性交转运」可治千年虫、可「永续基本法」一样迷惑人心。在互联网年代,特别是美国有这么多的企业与人员在香港,美国当然掌握得到目前香港的情况,而不是靠所谓的「传话人」的「汇报」;问题不是美国不了解香港,而是香港人不了解美国,因此要急起直追的,其实是我们香港人自己。

上星期末美国国会网页,更新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消息,把草案提前交上国会,然而美式字眼“Suspension of the rules”引来了香港网民与政界的一阵恐慌,以为是要「暂缓」,到后来才发现摆了乌龙,原来是「搁置争议程序」加速表决;这种英式与美式字眼相反的例子,其实早已遇到,香港人用的英式写法“to table a motion”考虑(通过)一动议,在美国却反而解为「暂缓、延迟」此动议,是「摊冻」在枱面的意思。虽然香港主体为英式英文,但部份用法却参考了美式,于是对两者差异更混淆;类似的疑云,既反映了以往香港忽视国际政治的视野,亦反映了香港人面对目前的困局,感到无助的神经紧张,把香港的希望,几乎都寄托在国际声援上。

从中共先对NBA文攻武吓,到最终自行撤除杯葛,重新播放NBA热身赛;从中共对美国高叫贸易战必是输家,到最终与美国达成初步协议,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中国如今最怕的,只有美国。因此目前能够真正帮到香港人的外援,大家也寄望在美国。然而香港有些人却把美国这个民主国家,视为总统一言堂的国度,幻想美国的侵总统(特朗普)决定一切,这显然不是事实;从近日美国从叙利亚撤兵,以至土耳其立即出兵,攻击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Kurds)一事,有人整理过侵总统近年对库尔德人相反态度的发言,可见只依赖一个总统,或只靠一个政党,其风险是极高,那些“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ong Kong”(特朗普总统请解放香港)的标语既脱离现实,而“Defend our constitution”(保卫香港宪法)更加是不知所云,要守卫的是在联合国登记的国际条约《中英联合声明》,而不是中共自己所写以及任其解释的《基本法》。

1979年1月1日美国卡特总统与台湾断交,改为承认中共,结果美国国会就在3月通过《台湾关系法》,特别是保障对台的售武,来制衡总统与中共结交;在六四屠杀后仍然亲华、对中国保持善意、在任内多次阻止对台军售,因此被喻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美国前总统老布殊(布什、布希),亦遇到国会通过《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去保护六四民运人士,以及今日香港人的护身符《美国──香港政策法》;这两条法案的起草人,正是今日美国的众议院议长Nancy Pelosi(佩洛西),以及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麦康奈尔)。因此长期以来监督中共,以及制衡美国总统亲华政策的,都是美国国会。为何有些人边说要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另一边却不是游说国会,却搞错目标为侵总统?这不是「乌龙」,就是故意「带错路」的「阳谋」。

以往国际新闻在香港不受重视,结果就是类似的道听途说,好似「性交转运」可治千年虫、可「永续基本法」一样迷惑人心。在互联网年代,特别是美国有这么多的企业与人员在香港,美国当然掌握得到目前香港的情况,而不是靠所谓的「传话人」的「汇报」;问题不是美国不了解香港,而是香港人不了解美国,因此要急起直追的,其实是我们香港人自己。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