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萧家怡:在香港警察眼里 根本只剩下一种人

作者:

2019年的万圣节,估计会是我人生中,数一数二难忘的万圣节,因为在这天,我被与我距离不足三米的香港警察,用长枪指住,大声喝令「走啦!」

事缘是这样的,我和朋友趁着「星期四感谢日」到基隆茶餐厅吃晚饭,饭后,同行友人有事要往鸭寮街的食店走一趟,见反正闲着,就随她一同前往,怎料走到白杨街与鸭寮街交界时,只见一队满身装备的警员正在撤退,登上廿四座位旅游巴离开,而在场约有二、三十个街坊(八成人的年龄也是五十岁或以上),大概是为刚在这里出现的搜捕画面不满,满有情绪地向警员喊道「走啦」、「深水埗唔欢迎你哋」、「死黑警」等等,此起彼落。但我见警员已逐一登车离开,估计也不过是「你有你闹,我有我走」,遂留在原地,打算警察离开后再慢慢前往目的地;怎料带头的廿四座一踩油离开时,本来站在我前方的中年男街坊边转身离开、边骂上几句,这时候,车上的警员就打开旅游巴的车门,举枪对着我的方向,喊了一句「走啦!」就这样,一身街坊装,连口罩都没有的我,经历了电影一样「被枪指吓」的情节,但可悲的是,我不是在电影里,而是在现实、平凡得不得了的日常生活当中。

回到家里,心情稍稍平复,遂跟好友分享这次经历,然后就是一连串的「痴线」、「痴孖筋」和不解。

不过,今日在脸书上看了城市广播City Broadcasting Channel(CBC)记录的短片,片中女警面对现场人士时所说的「返屋企啦唔好扮嘢呀你哋,喺度扮无辜呀!」「收咗七千蚊做戏呀喺度?」「唔好扮哂鱼虾蟹呀喺度」,我就明白到:昨晚所骂的「痴线」、「痴孖筋」是多么的不明状况,因为呀,在香港警察的眼内,今时今日的香港只有一类人。嗯!我没有打错,只有一类人。

这一类人,并不是我们熟知的黄蓝二分法,而是支持警察的人—这类人一定不会出现在任何有可能出现状况的现场,只会乖乖留在家中,或如石房有先生那样,站在警察的防线后(嗱,不要问我防线在哪里,我当然不会知道);至于出现在现场的呢?就统统是「曱甴」:收钱的「曱甴」、搞事的「曱甴」、扮鱼虾蟹的「曱甴」……总之就是「曱甴」,可以拿起手中的胡椒喷雾大喷特喷。

可以预见,警权过大这问题一日未得到正视和处理,香港就只会出现更多「拉跳舞街坊」、「跪在大堂搜身」,事关在「曱甴论」提出的一刻开始,香港警察的眼内就只剩下一种人;至于会走在街上的你和我呢?抱歉,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只只讨厌的,曱甴。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