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怡:面对无底线黑警 香港青年下一步怎么办?

作者:
现实是:警队不可能崩溃,反而因为获得政府和背后中共给予有史以来最大权力,和一张张禁制令让他们对付示威者更加肆无忌惮;社会上大部份资本家、财团,始终站在有权者一方;国际媒体对香港的关注,已很难得,但不可能长期维持每天都高度关注;几乎肯定政府已组织秘密警察或政治警察;接管港台、废除公共广播改为类似中央台的喉舌角色,对电视及新闻出版加以限制,看来日子都不远了。

蒋芸昨天的文章问:下一步在哪里?她说现在是年轻人最困难的时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也是香港许多人的疑问:抗争的前景会如何?香港是回不到从前了,但往后该怎么走下去?

网上有两篇文章谈到抗争前景。一篇刊在“基进报导”上,讲“军政府时代已来临:抗争运动需要面对的八个现实”。现实是:警队不可能崩溃,反而因为获得政府和背后中共给予有史以来最大权力,和一张张禁制令让他们对付示威者更加肆无忌惮;社会上大部份资本家、财团,始终站在有权者一方;国际媒体对香港的关注,已很难得,但不可能长期维持每天都高度关注;几乎肯定政府已组织秘密警察或政治警察;接管港台、废除公共广播改为类似中央台的喉舌角色,对电视及新闻出版加以限制,看来日子都不远了。文章又指韩国与台湾,从专权政治走向民主都奋战了几十年。因此,香港未来也会经历极长的抗争岁月,或3年或30年,香港目前这种灰暗局面可能成为日常。

另一篇刊在连登。文章引述美国政治科学家Erica Chenoweth作的研究,指出从1900到2006,世界323场社会运动,成功的几个关键:一是参与运动的活跃人数占人口3.5%;二是支持者来自社会不同界别;三是非暴力成功机会53%,暴力行动成功机会26%;四是要作长期经济战,罢工、罢市、罢消费最有效。文章认为,以上几个条件,香港都具备,尤其和勇不分、互相合作,以及罢消费和黄色消费圈等已在实施。文章说见到许多手足被滥捕很心痛,但被捕的手足绝不想抗争者内讧和灰心,累同颓就休息一阵,之后就是继续行动!

两篇文章都各有道理。但我也有些不同意见。

关于一百多年的社会运动的成功率,我觉得应该分开社运是在文明国家发生,还是在专制国家发生。就世界范围来说,相信323场社运绝大部份是在文明国家发生的。在专制国家发生的社运,专权镇压的力度大得多,我相信3.5%人数参加是不会成功的。许多人讲非暴力抗争的成功例子,包括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实际上他们的抗争对象,都是较文明的政府。曼德拉在自传中说他在南非监狱里,常常与狱警对抗,狱警也奈何他不得,因为这些南非种族主义者虽不是好人,但做人还有底线,这底线就是不随便打人。但在中国,和香港的黑警,有做人的底线吗?

此外,韩国、台湾争民主的对象,是本国的强权,强权依靠的外国是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而香港的抗争对手,则不仅是本地的港共,而且是背后更强大更野蛮的中国强权。难度比韩台都大得多。但另一方面,现在的国际形势、全球的主流意识又与数十年前不同了。而中国面临的经济困境,中国对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依赖,美国和西方国家在经济上、在对华方略上,对香港的重视程度,都不是当年的韩台可比。这是对香港抗争形势各有利弊的因素。

中共四中全会后,许多人都去分析中国对香港的未来政策。我同意蒋芸所说,“与其去想当权者的套路、手段,不如找出一条真正可以走下去的道路”。利用现在民意中大幅度倾向抗争者的优势,扩大和延续在经济和社会范围的拥黄制蓝的抗争,保持长期作战的心态,就是可以走下去的路。如连登的文章所说:“要记住:输咩都可以接受,就系唔可以输自己”。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