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九行:网红玻璃栈道 我们不是败给了桥 而是败给了‌‌‌‌“人性‌‌‌‌”

作者:
有数据表明,诸如跳伞、蹦极这些极限运动的死亡率,实际上比你遇到车祸还低。比如蹦极死亡率是1/500000跳,高空跳伞是1/100000跳,滑雪是1/180000人,水肺式潜水是1/200000潜……

自从发了篇门票降价的文章后,有粉丝在后台问:

‌‌‌‌“你怎么看景区那些网红游乐项目,全家花了几百块挤上一个叫‌‌‌‌‘玻璃桥’的东西,人头攒动,低头看脚缝里漏出的风景,到底值不值?‌‌‌‌”

怎么看?一个都不会看!

先不说价值几何,光是你们全家的小命,就为你捏了把汗。

几年前,在河南焦作,游客一个保温杯就能把玻璃桥砸得开裂;

而就在几个月前,广西、成都的网红玻璃滑道,也纷纷背上了‌‌‌‌“人命债‌‌‌‌”。游客们自信自己会滑到谷底,却没想到是一下滑到了‌‌‌‌“生命的尽头‌‌‌‌”。

劝你们一句,任何被冠上‌‌‌‌“网红‌‌‌‌”二字的景区游乐项目,都要警惕几分,因为它们都有两副面孔。

A面孔,风光无限,被无数人追捧。一旦你去了,就意味着半个身跨入潮流行列,再发个视频,哎哟,那底下追着你问是哪里的人可多了,简直意气风发。

B面孔,波涛诡谲,蛰伏在后夺命。前一秒还感受在肾上腺素在身体飙升而带来的兴奋,下一秒,就可能出现在阎王爷眼前,把小命给交代了。

并非在耸人听闻,在目前还没被纳入监管范围的新型网红游乐设施,真的是危险死角。

你去追寻刺激,到头来,可能‌‌‌‌“你‌‌‌‌”才是那个被追逐的猎物。

那些‌‌‌‌“玻璃桥们‌‌‌‌”是怎么起来的,可能这要归功于抖音。

在抖音上,一搜关键词‌‌‌‌“玻璃‌‌‌‌”,弹出来的播放量吓人:

排名第一的是‌‌‌‌“玻璃栈道‌‌‌‌”,共有2.7亿次播放,3.1w个视频;紧居其后的是‌‌‌‌“玻璃桥‌‌‌‌”也有上亿的播放量,1.8w个视频;玻璃滑道、玻璃漂流的播放量也很多。

仿佛只要冠上‌‌‌‌“玻璃‌‌‌‌”的名头,数据也差不到哪里去,再加上抖音自带的‌‌‌‌“跟风模仿‌‌‌‌”属性,想获得多几个点赞的人们自然一窝蜂涌到这些‌‌‌‌“网红项目‌‌‌‌”打卡。

而到了现实中,这些景区网红游乐项目也如同‌‌‌‌“会传染‌‌‌‌”一样,一开十,十开百。

光是‌‌‌‌“玻璃桥‌‌‌‌”在全国景区内就开了2300多个,玻璃滑道、玻璃漂流等项目还没统计进去。

到了后来,人们甚至不满足‌‌‌‌“玻璃‌‌‌‌”系列。

更多花样、更刺激的网红游乐项目在景区‌‌‌‌“遍地开花‌‌‌‌”:高空秋千、彩虹滑道、网红热气球、步步惊心(高空跳木板)、蜘蛛塔(在绳网中向后倒去)……

而且,光‌‌‌‌“多‌‌‌‌”是远远不够的,中国人擅长你追我赶,第二名没有意义,于是‌‌‌‌“最高‌‌‌‌”‌‌‌‌“最长‌‌‌‌”这些字眼在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水平。

就在刚刚,重庆某景区宣布在700米悬崖上,建成了‌‌‌‌“世界上最大悬崖秋千‌‌‌‌”。有多少人敢玩,我们拭目以待。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刺激的背后,早已有昂贵的代价在等候。

相信你们还没有忘记抖音上这个视频:在重庆某景区,一名男子戳戳双手,信心满满地跨过一块一块高空木板,到了最后一跃时,背后的绳子却‌‌‌‌“啪嗒‌‌‌‌”一下,断了。

而号称‌‌‌‌“向后倒,忘记一切烦恼的‌‌‌‌”的蜘蛛塔(也有称作‌‌‌‌“一漏到底‌‌‌‌”),也造成了河北一名18岁的女生腰椎、胸椎多处骨折。

烦恼非但没忘,人倒是先躺在医院了。

今年十一期间,山东某景区一对母子玩热气球,结果固定的钢缆断裂,失控飞向空中,两人皆遇难。

而高空秋千真的是不遗余力地发挥出吓人本色。

今年8月,游客在重庆体验著名的悬崖秋千时,钢丝突然脱离,而游客就在摇摇晃晃、18米高的悬崖上体验完最后差点失了魂的十几秒。

幸好,人还是下来了。

而‌‌‌‌“玻璃‌‌‌‌”系列一直都是事故高发地,特别是滑道。

今年5月1日,成都‌‌‌‌“孩子的院子‌‌‌‌”,游客们冒着雨水玩网红滑道,结果摩擦力没了,人无法控制速度,巨大的冲击力护栏没拦住,大人小孩瞬间飞出,导致2人死亡12人受伤。

6月1日,安徽某景区,3名女游客在乘坐‌‌‌‌“玻璃漂流船‌‌‌‌”的时候,腿部、胳膊、头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撞伤。

6月5日,在广西某旅游风景区的玻璃滑道,同样是下雨,同样是护栏没护住,最后1死6伤。

痛心疾首的同时,依旧没能带来警惕。

抬头望去,玻璃桥上,依然人头攒动地挤满了数百个人。

一直以来,外国人都喜欢作死。

但最近,中国人好像对这个结论表示‌‌‌‌“不服‌‌‌‌”。

怎么说?且看——

在我们的认知里,外国人喜欢玩的高空跳伞、蹦极、滑雪、深潜,哪一个不是比我们这些‌‌‌‌“网红项目‌‌‌‌”的危险系数高阶个几百倍?

如果你这样想,可真是大错特错了。

有数据表明,诸如跳伞、蹦极这些极限运动的死亡率,实际上比你遇到车祸还低。比如蹦极死亡率是1/500000跳,高空跳伞是1/100000跳,滑雪是1/180000人,水肺式潜水是1/200000潜……

以上几个,比起万分之一的车祸死亡率,可谓是很低很低了。

因为这些项目,在外国早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拥有严格资质认证的运营商少则都有十多年到数十年的经验(当然前提是你得找对这些运营商)。

比如,拿跳伞来说,看起来简单,像是两眼一闭往下跳的事。

但实际上,麻烦事多着。派专业教练跟随,正式跳时有三重伞进行保障,风速多少,天气如何,控制降落点,携带一些必备物品(如呕吐袋),都有专业人士帮你想着妥妥当当,你只负责飞就可以了。

反观我们景区的‌‌‌‌“新型网红游乐项目‌‌‌‌”,你看着安全,不就是踩踩玻璃嘛,不就是滑下去嘛,又不是上天入地,有个啥子危险的?

这险就险在够‌‌‌‌“新‌‌‌‌”,新到没有任何参考,这真可是要了命。

当你们去问景区:这个有没有建设标准?(摇头),这个需不需要审批手续(摇头),有没有监管机构能管(还是摇头)。

妈呀,简直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是‌‌‌‌“无建设标准‌‌‌‌”‌‌‌‌“无验收依据‌‌‌‌”‌‌‌‌“无监管主体‌‌‌‌”的三无产品吗?又不归游乐园设施管,这哪怕出事了,连条法律条文都翻不着啊。

问景区是怎么建的,答曰:‌‌‌‌“都是靠经验嘛,哪有数据支撑。‌‌‌‌”

这恐怕是我今年听过最恐怖的恐怖故事了。

要说玻璃桥,美加澳新哪个国家没有,可看看人家是怎么管的。

就拿世界著名玻璃桥先锋——美国大峡谷‌‌‌‌“空中走廊‌‌‌‌”来说(我们玻璃桥也是从那搬过来,只可惜搬了皮,没搬骨)。

94根钢柱直插入14米深石灰岩壁,支撑桥墩,使用的特种玻璃也是普通玻璃的十几倍。

这是什么概念?

他们经过了时速160公里的强风力和8级地震测试,桥身可承载2万人的身体重量,同时放700个壮汉进去参观,都是没问题的。

可是,他们每次都仅限120人进桥。

造玻璃桥、玻璃滑道,是来看风景的,不是送命的。

我们不是败给了桥

而是败给了‌‌‌‌“人性‌‌‌‌”

尽管有些人对这些网红游乐并不感冒,可身体还是不知怎的就鬼迷心窍,出现在了‌‌‌‌“玻璃桥‌‌‌‌”上。

一是我们确实没啥新鲜好玩的;二还是免不了‌‌‌‌“跟风‌‌‌‌”的俗。

你想啊,这些所谓的‌‌‌‌“玻璃‌‌‌‌”项目,已经被打上‌‌‌‌“网红‌‌‌‌”标签,你不去玩,别人玩了,到时连谈资都没有。看吧,被‌‌‌‌“网红‌‌‌‌”后的玻璃桥,已经不是看风景这么简单了,还自带社交属性。

你不敢上,我上了,那我就可以标榜自己‌‌‌‌“艺高人胆大‌‌‌‌”,站在几百米高的玻璃桥上,批判别人的‌‌‌‌“怂‌‌‌‌”‌‌‌‌“没胆‌‌‌‌”,那感觉,别提多爽了。

而本身胆小的人,也憋着一口气。在什么‌‌‌‌“挑战自我‌‌‌‌”‌‌‌‌“克服困难‌‌‌‌”这些毒鸡汤的洗脑下,也闭着眼睛,把心一横,上了(但前提一定要是安全啊兄弟姐妹们)。

这种大多数人的心态,简直和景区一拍即合。

自从‌‌‌‌“门票降价‌‌‌‌”了以来,景区的收入眼看着一落千丈,这些新型的网红游乐项目的出现,简直被他们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谁说不是呢,比如安徽芜湖的马仁奇峰,过去的十几年,游客量一直保持在十几万左右,但自从建成了玻璃栈道后,去年游客达到85万,景区收入1.3亿。

这样的数字,已经足以让景区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网红项目‌‌‌‌“先开起来再说‌‌‌‌”,至于安全问题什么的留到后面再慢慢完善吧。

既然能叫‌‌‌‌“网红‌‌‌‌”,人们便出现了错误的危险预判:以为这些项目门槛很低,是个人就能上。

而实际上,玩这些存在危险的项目,严格来说需要医生证明,把高血压、心脏病之类的人群剔除在外,而我们则全凭‌‌‌‌“自己感觉‌‌‌‌”。

这样下去,不出事才怪。而面对目前姗姗来迟的监管,相关部门也只好一股脑关停这些项目。

但关停,又能真正解决问题?

觉得,错的并不是‌‌‌‌“玻璃桥们‌‌‌‌”本身,也不是游客,而是社会风气带动下的景区逐利心态和还在后面跟不上的监管措施。

我之所以站在玻璃桥上,是因为信任。

但某些景区很明显选择了另一条路,为了急功近利,连游客安全都能暂且放在一边,你们又怎么对得起那些买票进场、以为能收获快乐的游客们?

最后,再次奉劝大家一句:

在监管出来之前,尽量别去玩那些所谓的‌‌‌‌“网红游乐项目‌‌‌‌”,如果一定要玩,别选玻璃滑道,特别是下雨天。

离网红远点,保智商还保命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