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颜丹:中国为何成不了日本那样的“超级巨国”?

作者:

2017年北京当局在寒冬里驱逐上万民工引发抗议,年轻人走上街头呐喊:“我们不是低端”。(视频截图/推特)

最近,北京昌平区香堂村别墅群遭强拆一事,让人再次想起日本那位震惊世界的“钉子户”来。根据网文《浮世绘:一个被底层蝼蚁踩在脚下的超级巨国》所述,那位“钉子户”名叫高尾紫藤,只因“他家菜地位于成田机场的跑道上”,就导致了这个“日本最大的国际航空港50多年一直未完工”。

1951年,由于当时的《土地征用法》规定,政府“可以因为公共利益需要征用私人土地”,因此,不少农民的土地因修建机场的需要而遭到强征。但最终,“机场被迫停工”。1995年,那部《土地征用法》也被废除了,意即“哪怕日本亡国灭种,政府也没有权利征收任何人的一厘米土地”。

此后,首相道歉,政府提高了赔偿标准。于是,大多数农民都搬走了。到了2005年,就只剩下高尾紫藤这一户了。

如今,东京奥运会召开在即,“只有高尾紫藤搬家,成田机场才能扩建跑道,才能缓解东京国际机场的压力,才能解决东京奥运会的航班问题”,“但高尾紫藤依然不搬”。而他不搬的理由也无关居住,只是考虑到“在这片土地不用农药就能做好有机农业”。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即便这个理由与老百姓的基本需求无关,日本政府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有关部门提出,要“花费巨资把高尾紫藤家菜地的土壤全部平移到其他地方”,供他继续搞有机农业。

但这位倔强的“钉子户”仍以“哪怕把土壤搬移到别的地方,也是不一样的”为由,一口回绝了。直到现在,他仍可在自己家中、继续享受着成田机场专门为他执行的“每天晚上11点必须关门”的高规格待遇。

一个能与美国比肩的国家,竟然拿一个刺头儿农民没办法。要放在“厉害的国”眼中,那就是丢人丢到家了。就算是为了举办国际盛会,就算是为了扩建国际机场的跑道,东京政府也得在征用本国人民土地的过程中抓耳挠腮、耗尽心力;如今,什么都不为,只为政府能捞钱,北京当局一声令下,就能让昌平数十万私人别墅在短短75天之内被夷为平地。

看来,中共国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政府碾压蝼蚁的行动力胜过一切。

相比之下,日本政府非但不敢碾压蝼蚁,还对蝼蚁俯首帖耳、毕恭毕敬。然而,就是这样的日本,却能在短短几十年间,就成为全世界都不敢小觑“超级巨国”。被评为“世界最廉洁国家之一”、“世界最富裕国家之一”、“世界受教育程度和教育质量最高之一”、“世界治安最佳国家之一”、“世界食品质量最安全国家之一”、“国民素质道德水平世界排名最高国家之一”的日本,即便没有豪华的机场,也无法阻挡全世界的富豪纷至沓来,并“把一生的财富都向日本转移”。

更重要的是,“核心科技专利总量、全球发明型企业数量、最佳生活品质、绿色能源开发水准……都排名世界第一”的日本,即便用“用硬纸板造床”、“搞一届史上最穷酸奥运会”,也不会让自己国民的利益遭受损失。日本深知,一个国家的任何成就都来源于个体的智慧,而非政府的权威。

于是,有人定义,“真正的超级巨国不在于高楼大厦,不在于军事,不在于科技”;“只有被社会最底层蝼蚁踩在脚下,才是真正的超级巨国”。

在这样的超级巨国,再底层的蝼蚁也有活下去的权利,再卑微的生命也有个体的价值和尊严,再廉价的私有财产、私人物品也不会被抢夺、被侵占。然而,这些最基本、最浅显的道理决不是一个把人民视为蝼蚁的无良政府所能认识到的。这也正是厉害的中共国至今无法与日本比肩的关键所在。

在中共这个暴徒的眼中,任何生命都能被牺牲、被碾压。在“舍小家、为大家”、“没有国、哪有家”的无耻宣传下,中共挥霍着民脂民膏,脸不红、心不跳;不断制造着虚假盛世中的蝼蚁,却让自己变成了肥硕的蛀虫。若没有中共的极权暴政,中国人也不会被沦为刀俎下的鱼肉,任由红色权贵们宰割了。

遗憾的是,中共还未认识到,“国富民穷”终究是难以长久的。纳税人都变成了饥肠辘辘的蝼蚁,政府又哪有血汗可榨、哪有鱼肉可割?

如今,中共加速碾压蝼蚁,就是在加速自己的灭亡。从多年前开始担心“亡党亡国”,到不久前承认要“过紧日子”,短短几十年,中共就开始承受自己所酿造的恶果了。中共马不停蹄的自掘坟墓,看来是等不到中国成为超级巨国的那一天了。

今天的中国要想成为超级巨国,非得让国民充分的发挥出个人的智慧与价值不可。而实现这个目标的前提,就是让中国人重新获得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只有先摆脱奴役、达到身心自由,得到基本的尊重,中国人才有可能去构建让蝼蚁都能幸福生活的超级巨国。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