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强文】区块链集权 具反中华文明本质 提前写下墓志铭

含有进攻意义的积极防御作为招灾行为到了《孙子兵法》思想形成时期,遭到了全面否定,在那里有一句:“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everywhere you defended, anywhere you defeated)。中国历史上杰出的统治者李世民(唐太宗)是由军事家身份转型而来的,他因熟谙这个原则的篇章,所以,治理非常成功。其言曰:“孙武十三篇,无出《虚实》。”

区块链,现在被国际媒体炒得很热,但这不能怪媒体。如果庞兹骗局(Ponzi Scheme, or”Pyramid Scheme”)发生在今天的网络条件下,其规模会扩大到幂级。事实也是如此,发生在中国的诸多P2P崩盘乃其实证。不管媒体如何炒作,或者掀动该次投资热潮的带头机构预设了何等目标,其如追求幂级涨价后套现即返回某种主权货币,都无法改变区块链的自组织、去政府之基本特性。

改变了,来由一个现实的主权控制,那就是“区块链集权”。

即便区块链集权成为现实,它内部一定是多元冲突的。可以预言:区块链集权不过是一个更大的Pyramid Scheme,它的崩溃绝对不亚于全球核战争。这里做一个低级度预言:一旦太平洋西岸的某个区块链集权发生崩溃,日本的琉球群岛南部将是人道灾区——大量的非法移民(难民)因原在秩序崩溃,不得不乘船进入琉球群岛南部。这种情形可能导致一个新国家单元的出现。不过,那是人类文明史家的研究范畴,超出本文(本所研究报告缩略版)主题,存而不论。

区块链集权本身有它的文化逻辑,就是纲举目张的哲学指向。这个指向的理论内含是:一纲控多目,目多到什么程度完全取决于纲权愿望。在通俗经济学领域,纲权是貔貅——大量吞进,绝不排泄。比之于天文学,纲权是超级黑洞。

当然,区块链集权实现的可能性很小,即便实现,一定是“管涌——溃坝”或者黑洞坍塌结果。如彼,不但琉球群岛南部会出现难民新国,而且,在太平洋西岸出现大量新国是可以预见的。这里,基本上没考虑科恩(Saul Bernard Cohen)意义上的香港地缘政治特质。就是说,即便今天没有“反送中”所引发的香港独立意识高涨,香港在全球门户地缘层面也具有独立逻辑。与香港具有同样门户作用的新加坡、摩纳哥、芬兰、巴林、迪拜、特立尼达岛(不包括特多巴哥)、巴哈马群岛,这七个地理单元有五个是独立政治体。迪拜与特立尼达具有随时独立的可能。

至于台湾(本岛,不含政权实控的澎金马)所具有的门户地位,随着印太经济一体化呈现会显示出来。这是纯学术分析,与传统的统独意识形态无关。当然,这里不是为了发展科恩的门户理论,如果是,那么,则有理由期盼琉球南部出现一个新的门户岛屿(拥有良好港口)。

从理论角度看,就算香港抗争运动遭到三十年前北京那样的镇压,她也是区块链集权失败的一个喻体。所以说,区块链在网络属性上是政治化的,是有政府与去政府两种文明力量的心理战产品。不能说有政府理论一方就是野蛮的、过时的,但是,它承担全球秩序崩溃成本则是必然的。而自组织、去政府理论一方则是全球秩序崩溃的净收益一方。

在可验证角度,区块链以法偿替代性为核心特质。简单地说,任何一种虚拟货币必然具有以某一主权货币计价的本质,不然,就是虚拟游戏而非经济活动。法偿替代性被渐渐消去,而蜕变为完全的无政府(高于去政府)系统,目前还不具有可能性。至于未来发展,是否实现自己的虚拟经济国家,还要看全人类技术进步程度。简单地说,有足够的参与者认可一种非主权货币,利用最先进技术而形成自己完整的经济供给、消费系统,才可以。

形象之,去法偿替代性的网络货币,最低限,是经济领域的“摩门教”。

有限的区块链在经济上是可行的,它推动许多小单元体系的运转,为参与者带来类似温和通胀的“好幻觉”,有现实利益可计数。如此,比特币存在,而没有破灭,尽管许多模仿者消失了。还有,脸书天秤币是可行的,只不过它太明显的超国家特征使得主权货币体系有所担忧。预其象也,被主权货币体系所批准,是大概率。

为了防止区块链的自组织、去政府功能强大到消灭一种主权,而采取积极防御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勉强可行也是崩溃性后果。前面已论,此不再述。积极防御作为进攻性体系,包括政权具有向人民进攻的特征,从治理原则上没错误。但是,它是反中华文明的,尽管“中华文明”的概念因意识形态不同,理解者的定义不同。

古典中华治理原则是推崇无为而治的,在无为之治上面还有一层哲学与经济混合的逻辑,其源头在春秋时期。是为东周王室重要辅弼单穆公对周景王铸币政策调整的反对意见,其云:“可先而不备,谓之怠;可后而先之,谓之召灾。”(周景二十一,公元前524,详见《国语•周语下》)这里面的道理是,采取含有进攻意义的主动防御是自招灾难的行为,因为:第一,它将使一个负资产畸高的社会产生震荡,均摊到每个本已严重受损的社会成员身上的成本出现逆反放大效应;第二,是国家体系本身的治理成本会大幅度增加,因为一个负资产畸高的社会其政府系统自身动员能力是非常低的,用现在的话说,“到处是形式主义”。

这里面的一个历史要件必须提到,就是说:东周治理体系本身早已经知道自身意识形态体系失败非止今天,往前追溯,可到周惠时期,内史过跳跃性地由西周宣王反推昭穆两代的败德。(周惠十五,公元前662,详见《国语•周语上》)

因此,含有进攻意义的积极防御作为招灾行为到了《孙子兵法》思想形成时期,遭到了全面否定,在那里有一句:“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everywhere you defended, anywhere you defeated)。中国历史上杰出的统治者李世民(唐太宗)是由军事家身份转型而来的,他因熟谙这个原则的篇章,所以,治理非常成功。其言曰:“孙武十三篇,无出《虚实》。”

基于以上两个中华文明史案例(以言取之,而非以人设之),来判断区块链集权是反中华文明的,应该能得到不少人的赞同。如果那些赞同发生了,那么,这篇短文就是提前给区块链集权写的墓志铭。最后,捎带说一下香港问题,无论是曾经掀起一阵风浪的前几年二十三条立法,还是今日未止运动的肇因“嫌犯送中”,都是“可后而先之”的招灾决策。同理,它背后的宗主全面管控自身社会(如网格化者)更是“可先而后之”的行为。正所谓,灭秦者,非六国也。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经纬战略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