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张灿辉:永远记得暴政对中大的镇压

作者:
中大校园可以被破坏,教授学生可以被拘捕,两位先辈老师铜像可以被摧毁,但他们代表的大学精神和良知不会亦不可能被消灭,因为守护大学和良知,已经在我们这几天抗争中实现了。因为中文大学不会亦不可能被忘记。我们保护大学每一寸土和事物,我们同时要知道中大的精神和良心是活在我们的心裡。

昨天,11月12号。我在家看电视直播,看到我从1970年开始读书生活研究教学的母校中文大学,受到香港暴警的侵略,残暴对付我们的同学,悲愤莫名。六点左右中大同事发起何草夜话,请我回来讲话,和同学同事分享对当前事态的反思:题目是「守护大学,守护良知」。我责无旁贷立即答应。七点开始出门,但交通全面阻塞,花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办法进入中大。因为我不能到场,夜话我的部份便要取消。无奈被迫回家。十点再看到暴警新一轮攻击,再忍不住悲愤,决定徒步行回中大。沿城门河有十分多年轻人同行,携带不同物资送往中大,因为所有公路已封闭,只有徒步才能回中大。

到了大学站民主女神像前,已有几百个同学集结,处理由各方运来的物资。但最触目的是一条长长的人链,从大埔道崇基牌楼入口,经过崇基图书馆,岭南运动场,然后到中大运动场迴旋处。令我想起上次人链传送物品是差不多四十五年前从崇基旧图书馆传送书到新图书馆。连续几天,师生兴奋欢乐的加入人链,但今晚,人链没有欢欣意义,只有悲哀,愤怒,难过。

我本来想在何草夜话谈「守护大学、守护良知」是什么意思。中大创校其中两个办学精神来源,一是来自新亚的中国人文传统,一是崇基西方自由思想和基督博爱精神。新亚孔子像下的唐君毅铜像是中国人文精神象徵,崇基未圆湖旁的劳思光像是自由开放思想的典范。过去七十年来,他们两位哲人学者正是大学精神之所在,学术和政治良心之实践。如今,他们如果能重生目睹中大惨遭残暴破坏,定会和我们一样悲愤莫名,但会跟我们説些什么?

新亚和崇基都是49年避秦南来的学院,两者都是逃避共产党逼害而建立,事实上是流亡学院。离开了强秦,来此地偷安,和平地在这借来的时间空间自由发展学术,到今天成为世界一流大学。但无奈他们和我们几十年的努力奋斗,现在面对从来没有过的挑战,不是我们的学术有问题,不是我们的研究没有意义,而是受了七十年前的极权癌细胞侵略,表面无声无息,但已入侵了整个社会,大学亦不能倖免。强权、警暴、虚伪、谎言、盲从等等敌挡人文精神的氛围瀰漫着政府上下,以致礼崩乐坏,令香港奉行的自由开放、民主法治(Rule of law)、人的尊严和平等等普世价值正处于存亡关头!

中大校园可以被破坏,教授学生可以被拘捕,两位先辈老师铜像可以被摧毁,但他们代表的大学精神和良知不会亦不可能被消灭,因为守护大学和良知,已经在我们这几天抗争中实现了。因为中文大学不会亦不可能被忘记。我们保护大学每一寸土和事物,我们同时要知道中大的精神和良心是活在我们的心裡。

历史上从来没有政权入侵大学,二次大战时盟军不轰炸海徳堡大学,纳粹徳军也不攻击牛津剑桥。而今天香港多所高等学府被暴警武力镇压,是人类文化的耻辱。我们永记今天暴政反文明的野蛮行径。

坚持抗争,守护母校香港中文大学!

【作者为香港中大大学通识教育前主任、哲学系前系主任】

(标题为编辑所拟)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